FT社评:iPhone中的血与汗
生产iPhone的工厂滥用学生劳动力并非最令人发指的剥削事例,但财力雄厚的苹果未管好自己的供应商仍是不可接受的。
西方学生上文革课常发“奇想异见”
丁学良:哈佛本科生对中国的背景知识欠缺常引发令人开怀的效果,但他们思维独立不羁,联想对比的活跃度非同凡响。
Lex专栏:亚洲股市涨势是否可持续?
近期香港、日本和韩国股指出现强劲涨势。要评估亚洲股市的这些涨势是否可持续,不妨看看是什么因素在驱动着它们。
产业政策:世行迟来的反思?
夏俊杰:世行过去对产业政策一直持有保留态度甚至直接反对,但最新制造业报告中不再回避产业政策,这是否标志了世行态度的重要转变?对中国有何启示?
全球通胀率为何如此之低?
戴维斯:在一段时间内,通胀和利率仍将持续位于历史低点,摩尔定律及技术创新的步伐可能是各国央行实现2%通胀目标的重要阻力。
如何利用区块链跟踪债权生命周期?
仲惟晓:使用区块链技术跟踪债权生命周期的一个明显好处是,可以确保交易的真实性和可靠性,规范交易流程。
幼儿园安全与中产自救
刘远举:对政治冷感,只愿看到正能量,试图用钱进行自救的中产,再一次被拉进了和农民工同样的陷阱。
Lex专栏:趣店股价过山车
中国一份暂停审批网络贷款公司的通知,让中国小额网贷公司感受到寒意。上月刚刚在美国上市的趣店昨日股价应声下跌。
“老大哥”对民主社会未必有害
马戈利斯:我们无法从眼下这个互联互通的世界退回过去,那我们为什么不将这种技术的潜力用于有益的目的?
如何纠正经济数据与现实的偏差?
科伊尔:GDP当然有改进余地,但长期而言我们主张摒弃GDP作为衡量进步的指标。再过10至20年,GDP将走下神坛。
美国贸易问题的源头在哪里?
福鲁哈尔:只有1%的美国公司对外出口产品。白宫若想解决贸易问题,最好反思本国的三大错误,再和中国的做法比较一下。
“去杠杆”为何容易走形?
周浩:回溯过去数年的金融监管历史,最新征求意见稿中各项意见并不鲜见。监管部门也一直要求金融机构控制风险、做好内控,但为什么却难见效果呢?
稳健中性货币政策的八大“底气”
钟正生、张璐: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政策的基调和方向或许都很难发生重大转变;面对一系列尚未完全尘埃落定之事,央行与其“无端抢跑”,不如“静观其变”。
克林顿:接地气的高超演讲者
利思:在面临弹劾的危急时刻,克林顿在白宫早餐祷告期间戴上眼镜对着一张纸读稿,在暴露自己脆弱性的同时,表露自己的认真。
“一带一路”与中国的“新改革开放”
薛力:“一带一路”意味着中国从“开放自己”到“既开放自己也开放别人”,周边发展中国家成为外交优先方向。
现金贷与“威尼斯商人”
许可:莎士比亚的喜剧《威尼斯商人》提出了和现金贷一样的难题:高利贷是否正当?
国债市场近期为何显著下跌?
张明:10月份以来国债收益率显著上升,与经济基本面的温和走弱形成鲜明反差,可以从需求、供给、通胀预期与交易行为等层面解释这一现象。
中国公益的内在危机
周健:穷人把贫困当作工具,富人把公益当成审美,这些漂浮在中国慈善公益头上的魔咒,几十年阴魂不散。
2018年:五因素有望催化A股向上
李海涛:中国展开新一轮改革和对外开放的决心坚定,预计未来将不断有政策落地,而新的制度红利有望带动资本市场风险偏好的进一步回升。
中国应核算真实GDP增长率
佩蒂斯:中国增长奇迹已然后劲不足,允许债务激增,才能满足GDP增长。政府强调更有切实意义的经济目标,原因也在于此。
中国大陆ETF产品分析
中国ETF产品覆盖的市场和资产类型不够丰富,不仅妨碍了投资者构建多元化的投资组合,也阻碍了中国智能投顾市场发展。
FT社评:特朗普亚洲之行的混乱信号
美国总统出访亚洲期间针对朝鲜核武威胁呼吁地区团结,却在经贸关系问题上发表生硬的经济民族主义言论。
银泰商业陈晓东:“豁出去了”做新零售
银泰商业CEO认为,百货商场不改变就是自取灭亡。在被阿里“收编”后,银泰全场商品线上线下同款同价,还启动付费会员制度,宗旨则是“顾客开心就好”。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面临四大挑战
粤港澳大湾区未来的发展,令外界有诸多的遐想,但除了制度阻隔外,该地区还将面对四大挑战。
今天的英国精英如何看待鸦片战争?
何越:我以邮件采访为主要形式联系了英国各界精英,不出所料,在我收到的回邮中,受访者一致谴责鸦片战争。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