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如何利用信息碎片化?
利思:在信息媒介多样化和碎片化的环境中,领导者如何有效传达信息?特朗普政府的策略从长期来看风险很高。
“美国优先”的前生今世
沙玛:对移民问题,美国向来呈现分裂特质。美国的力量和道德权威源于其异质性,但本土主义者的偏执从未远离。
港警判决争议中的“后真相”困境
赵剑飞:假如人们都看过警察殴打曾健超的视频,争论恐怕就会少很多。我们常犯的错误是未了解真相就早早下判断。
马琳•勒庞不再是黑马政治家
哈扎里辛格:法国大选意外频出,在右翼失势、中间派地位不稳、左翼内讧的情况下,唯一的受益者是马琳•勒庞。
人工智能是一种“全新生产要素”
桑希尔:人工智能正缔造一种新的“虚拟劳动力”,与其他生产要素不同,人工智能不会随时间流逝而贬值。
中国会爆发债务危机吗?
陈艾亚:中国债务激增日益引发投资者疑虑,但应注意到中国债务并不依赖外国资本,央行也能较好控制货币状况。
我们如何纪念肯尼斯·阿罗?
徐瑾:阿罗既奠定了古典经济学的基础,又能超越于此。是少年得志的他还是年老狐疑的他,更能代表经济学未来走向?
价值投资在A股市场是否适用?
侯延琨:散户主导的A股与机构主导的发达国家市场有诸多差异。散户大军偏好高波动性和高风险股票,所以小盘股跑赢市场不足为奇。
谁能驯服特朗普?
寿慧生:特朗普不会轻易与制度妥协。对此事的剖析有助于深入了解特朗普及其团队的执政逻辑和可能后果。
社交网络对我们的记忆做了什么?
刘易斯:几周前,我读到一篇自己曾经写过的文章,结果发现我不记得写过它了,根本一丝一毫都想不起来。
社交媒体的“焦虑黑洞”
雅各布斯:社交媒体让人们习惯于把所有事情都当成危机来对待,实时更新的新闻进一步催生了内在的危机意识。
特朗普:美国民众套向跨国资本“野马”的缰绳
张小彩: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盛行40年,但所带来的问题也到了无法回避的程度,存在诸多“政治正确”的无解难题。
特朗普唤醒“水门记忆”
德鲁:从忌惮泄密、怀疑政府员工,到敌视媒体,尼克松和特朗普的类似之处很多。美国重现宪法危机并非不可能。
读者有话说:大学生村官项目知易行难
读者hxl_mj:大学生村官项目确实是个好项目,但这份工作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的,里边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
FT社评:机器人税有道理
考虑到受自动化影响的就业人数,以及自动化好处的分享不均,机器人税有一定道理。关键是要确保更公平地分享增长。
FT社评:硅谷有责任构建性别平等的未来
女工程师揭发自己在优步受到性骚扰和不公正对待一事,突显出硅谷性别失衡问题之严重。解决这个问题需从学校教育抓起。
金正男之死的启示
曹辛:金正男被暗杀,反映了当前中国在朝鲜半岛面临的严峻现实。中国对朝鲜要有个符合当前实际的基本战略。
如何让节日内容营销出彩?
窦文宇:节日是营销行业从业者做内容的绝好时机,但不少企业的节日内容营销缺乏思路、主题,沦于平庸。
大学生村官政策的成就与反思
何国俊、王绍达:大学生村官被称作“新上山下乡运动”,这一政策对中国农村的发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如何让人工智能造福人类?
沃特斯:人类往往无法界定自身想要什么,所以确保人工智能在不带来意外后果的情况下造福人类是很难的。
人民币贬值趋势拐点出现了吗?
沈建光:人民币对美元企稳主要有三点原因。今年上半年人民币兑美元会企稳,而下半年不确定性将会增加。
特朗普为何向媒体宣战?
吕晓波:美国总统出语惊人,称媒体是“人民公敌”,向美国立国之本之一新闻自由宣战。他为何如此敌视媒体?
“再融资新规”缺乏合理性
苏培科:规范和优化上市公司再融资行为非常必要,但限制再融资的数量和次数是否科学?对中国股市是否有益?
雇主凭什么让女员工穿得性感?
雅各布斯:女性怎么穿戴,应该是她们自己的选择。老板要求女雇员穿着性感,这本身就侵犯了女性的选择权。
中国能否成为新的全球化领导者?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在填补世界领导力真空上,中国有着雄心和优势,但中国在自身开放上还需更有作为。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