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创新:让电路“讲故事”
丁梦琪:看似寻常的一幅中国水墨蒲公英图,对着画布轻轻一吹,便有彩灯蒲公英纷纷飘落,纸板背后铺满了复杂的电路图和感应器。这是华裔女孩齐洁设计的创新式科学教育。
我们被科技主宰了吗?
福鲁哈尔:大批IT工程师致力于让你把更多时间和金钱花在网络上,软件甚至被用来影响选举结果或吸引穷人借入掠夺性贷款。
2017全球创新指数中的“创新特征”
石泽:宏观层面,全球投资增长率处于低点,除中国外的中等收入国家投资增长率降至接近发达国家水平,研发支出需要增强。
中国“一带一路”应避免成为豪赌
李江、李帅宇:中国不仅需要考虑如何在推进“一带一路”中获得显性收益,更需要切实保障国内资本和人员安全。
以健康心态看待国际难民问题
刘波:各国在难民事务上拥有近乎绝对的自主权。可以有不主张帮助难民的人,但不同主张者之间不宜相互道德绑架。
现在是加杠杆的时机吗?
蔡浩:因监管机构政策从长远看并无本质变化,且边际上已出现收紧迹象,金融机构现在加杠杆并非明智之举。
美联储调息机制及其对实体经济的影响
欧阳辉、孟茹静:美联储调息会对全球金融市场和经济发展起到重要影响,本文简要介绍美联储的调息机制,以及其影响实体经济的传导机制。
特朗普总统的科学工作不及格
王元丰:在科研人员和预算问题上,特朗普的工作都不令人看好。他不以事实为依据的作风,也让科学界难以接受。
FT社评:A股被纳入MSCI指数是一场考验
MSCI指数纳入A股,是对中国股市的一场考验,而不是认证其满足全球标准,或保障其未来融入全球市场。
如何分析中国经济转型?
邹至庄:十多年来笔者在报纸上写文章介绍和分析中国和世界经济发展趋向;中国经济转型背后的动力是什么?历史因素是什么?
A股纳入MSCI是好事
苏培科:国人应积极看待A股纳入MSCI,但也不要放弃另起炉灶和图谋金融定价权的雄心。
四面楚歌中的特里萨•梅
非非马:英国首相最近出席了一个募捐午宴,我有幸在场,目睹了处于政治生涯低潮中的“铁娘子”2.0如何表现。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真正原因
熊焰: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既是为能源集团打破紧箍咒,缓解美国制造业颓势,也有利于特朗普与共和党内保守派搞好关系。
中国企业家怕不怕到美国当“恶老板”?
刘裘蒂:福耀玻璃在美国跟员工和工会形成“文化之战”的新闻传遍美中两国后,中国企业家到美国投资还有戏吗?
被德国误解的“统一总理”科尔
斯图德曼:德国统一的推动者科尔上周去世。当年在推动统一的过程中,科尔无视经济影响,坚定推进统一。
“债券通”有何意义?
巴晴:成熟债券市场对人民币承担国际货币职能起到支撑作用。债券通为之提供国际制度和平台,减低交易成本和信息壁垒。
关于朝鲜的五个错误看法
邓聿文:五个错误看法一是血盟友谊,二是地缘缓冲区,三是意识形态一致,四是朝鲜内政说,五是朝核无害无关论。
汲取伦敦火灾教训
贝利:我在格伦费尔大楼附近长大,因此我对这场大火感到尤为悲痛。这场火灾因何而起?是否本来可以避免?
利率曲线熊平后的演化路径
周文渊、毛毳:“去杠杆”政策驱动下,货币政策不会马上转向,但或出现长端利率下跌快于短端利率,债券投资者如何应对?
关于“数据垄断”的几点思考
杨建辉:数据产业刚起步,各种商业模式还在探索之中,暴露的问题还不彻底,解决问题的新方法、新手段也还在酝酿之中。
质疑耶伦和美联储的五个理由
萨默斯:美联储“基于菲利普斯曲线抢先狙击通胀”的策略存在问题。更佳选择是“看到通胀的确凿证据再开枪”。
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南海?
薛力:作为崛起大国,中国有必要跳出南海看南海,制定新的方略,服务于中国崛起为综合性世界大国的战略目标。
债市熊市交易性机会如期到来
蔡浩:近期市场对债市乐观情绪渐浓,不过谈熊市拐点为时尚早,目前情形更可能是漫漫熊市中出现的交易性反弹。
破除对人工智能的误解
弗洛里迪:有人认为,人工智能的关键在于耦合人造的主观能动性与智能行为。然而,反过来理解似乎才更有道理。
在华外企与本土初创公司的中国式创新答卷
在移动互联、社交媒体和电商主导的时代,在华外企如何在中国市场调整策略?初创企业如何在创新中找到痛点?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