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邮轮:汽笛声背后的空气污染巨兽
环境网站“中外对话”:一艘大型邮轮造成的空气污染相当于一百万辆汽车,为何邮轮公司迟迟不愿采取行动?
东三省经验对于中国改革有何启示?
王家卓:发挥比较优势核心何在?合理产业布局应建立在国家还是地区的层面?《吉林报告》思路和新结构经济学所倡导的比较优势理论核心存在不相容之处。
能源行业面临民粹主义风险
巴特勒:能源企业很容易成为民粹主义者的攻击目标,它们应该努力证明自己既不贪婪也非剥削者,而不是静等民粹主义浪潮过去。
“美国优先”人气下降
民调显示,美国人对“美国优先”政策的支持已不及去年,多数人更青睐美国曾长期奉行的更为国际主义的政策。
常怀感恩的越南船民
茉莉:在北欧,我看到曾经历海上惊魂的越南船民长期定居下来,怀着感恩之心勤勉工作,在融合等方面做得不错。
特朗普对伊朗策略注定失败
纳弗:特朗普近日宣布将不再认可伊朗核协议符合美国国家安全利益。该决定是一场高赌注、低赢率的赌博。
Lex专栏:一则有趣的假新闻
谷歌以90亿美元收购苹果的说法,很快让人反应过来这是“乌龙新闻”,但这两大巨头如果合并,的确可以发挥互补优势。
FT社评:世行不应向特朗普妥协
对于中国在资金方面还有何缺口需要世行填补,应展开辩论。但如果世行轻易向特朗普屈服,其公信力将严重受损。
马云做了一次伟大的演讲
王元丰:马云做了一个具有世界性、时代性和精神性的大格局讲演,并具有我们平时难得听到的人文主义情怀。
中国为什么加强对朝鲜的制裁?
邓聿文:此次北京一改过去的被动消极,表现出积极主动的姿态,有一定的自主成分,这背后是否有特别的考虑?
定向降准到底释放多少流动性?
蔡浩:由于定向降准条件改变,市场多数观点认为所释放流动性规模相当于1-1.5次降准。但实际上释放的流动性增量或远低于预期。
Lex专栏:中美5G之争
如果中国成功在5G专利方面拥有更大份额,美国芯片集团高通将受到冲击,中兴、华为将受益,而中国移动运营商将为此买单。
当自动驾驶遭遇伦理争议
何姗姗:如果我们愿意在交通拥堵时把驾驶任务交给系统,那么我们是否愿意把驾驶中出现的概率极低的两难局面也交付给系统?
行为经济学的秘密
朱睿:《无畏的女孩》的出现,巧妙地营造出一个参照点,反击人们头脑中根深蒂固的观念,提醒人们女性领导力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走近理查德•塞勒
桑德布:凯恩斯曾认为,经济学大师必须是具备多种天赋的罕见结合体。在如今仍健在的经济学家当中,没有几个人比塞勒更符合这一描述。
美国债务上限及其影响
当美股处于历史高位,VIX指数处于历史低位,债务上限问题或将动摇金融市场对于特朗普执政能力和政策前景的信心。
慈善工作如何影响了石黑一雄?
周健:通过做慈善公益,了解社会底层人的经历,石黑一雄在人与社会、政治以及伦理问题上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公开数据属于谁?
福鲁哈尔:无论是担忧反垄断商业活动,还是维护言论自由,我们不得不应对一件事:我们既是网上售卖的原材料,又是终极消费者。
特朗普的对伊朗战略是玩火之举
加德纳:如果特朗普宣布退出2015年伊朗与美国及其他五个世界大国达成的核协议,此举将成为他迄今采取的最具破坏性的行动。
在中印之间左右逢源的毛里求斯
这个印度洋岛国想成为面向非洲的金融中心,为此希望深化同印度的传统关系,并与中国发展新关系。但它能否容得下两个亚洲巨人?
土耳其与美国很难重修旧好
戈登:奥巴马曾希望美国和土耳其建立一种“模范伙伴关系”。不到十年后的今天,两国却迅速陷入一个相互怨恨的怪圈。
与长寿相伴随的难题
韦布:很少有人为退休做出正确的规划,即使做了规划,寿命延长也意味着,他们进行计算所依据的假设是完全错误的。
现代青少年缺了什么?
当今这一代青少年有了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却失去了成长过程中的冒险自由,难怪有这么多孩子出现精神健康问题。
重塑俄美关系应“立足北方”
伊诺泽姆采夫:如果能够让俄罗斯人觉得他们不属于“东方”,而属于“北方”,将改变现有的地缘政治博弈格局。
机器人浪潮将会冲击谁?
“中国制造”曾经严重冲击美国传统产业,未来可能出现的“机器人冲击”会不会更加严重?人工智能的波及面更广,这又意味着什么?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