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方三本学院如何“做教育”?
陈振铎:体制坚硬,时局艰难,我倒愿意在夹缝中找机会。四年多的实验,我在刚性教育体制和学生自由培养之间找到了平衡。
特朗普政府如何利用信息碎片化?
利思:在信息媒介多样化和碎片化的环境中,领导者如何有效传达信息?特朗普政府的策略从长期来看风险很高。
社交网络对我们的记忆做了什么?
刘易斯:几周前,我读到一篇自己曾经写过的文章,结果发现我不记得写过它了,根本一丝一毫都想不起来。
社交媒体的“焦虑黑洞”
雅各布斯:社交媒体让人们习惯于把所有事情都当成危机来对待,实时更新的新闻进一步催生了内在的危机意识。
读者有话说:大学生村官项目知易行难
读者hxl_mj:大学生村官项目确实是个好项目,但这份工作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的,里边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
FT社评:硅谷有责任构建性别平等的未来
女工程师揭发自己在优步受到性骚扰和不公正对待一事,突显出硅谷性别失衡问题之严重。解决这个问题需从学校教育抓起。
中国逾一半省份报告H7N9型禽流感疫情
中国国家卫计委在会议中证实,今年1月,中国31个省份中,已有16个省份报告H7N9型禽流感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
大学生村官政策的成就与反思
何国俊、王绍达:大学生村官被称作“新上山下乡运动”,这一政策对中国农村的发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中国中产阶级正走向网络舆论前台
李玲:中产阶级从网络舆论中沉默的少数这一角色转换出来,成为主导力量,背后是中产阶级对于自身处境的担忧。
政治游说是变相的腐败吗?
王韵墨:美国政治游说可能会造成不公平,让金钱影响政治。但是,政治游说也可以是一个抑制灰色腐败的机制。
亚洲老龄化问题将比西方严重
到2050年,在泰国、中国等国家,65岁以上人口比例将高于西方发达国家。这些国家将未富先老,老龄化速度奇快。
中国“粉红经济”崛起?
陈亚亚:聚焦LGBT人群的“粉红经济”在西方因商业目的被质疑,在中国内地则客观上增强了这个群体的可见度。
中国男同社交应用吸引数千万元投资
中国最大男同社交应用Blued本周宣布获得《新京报》数千万元人民币融资,尽管官方仍限制同性恋形象出现在媒体上。
春节酒店价格暴涨合理吗?
周健:春节酒店价格暴涨并没有带来服务水平的提高,反而增加了很多低收入人群“小长假”外出旅游的经济负担。
正月里的造句
老愚:富二代炫贵酿成的穿山甲事件,在舆论挤压下一点点分泌出“事实”,广西官方的慢动作恐怕遮掩不了真相。
调查人员:对释永信的举报查无实据
中国河南的一个调查组称,未发现这位少林寺方丈利用所持股份获益、转移股份、伪造账目、私侵寺产等问题。
北京市长承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
蔡奇表示将减少北京市的功能,就像剥掉“白菜帮子”一样,优化北京市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瘦身健体、提质增效”。
你在社交媒体上关注了谁?
邰蒂:你在Twitter上的关注对象,也许都是与你有类似意识形态背景的人,不妨将其中半数换成持相反观点的人。
我为何抵制去美国旅行?
库柏:我不想在一个对穆斯林颁发旅行禁令的国家度假或旅游。特朗普已经在全球创造了新一代的反美主义者。
“同温层”使你更自恋
李佳佳:在社交网络时代,信息的流动与同温层大气非常相似,人们只愿意接受与自己立场相近的观点,对其他视而不见,彼此间的对话变得愈加困难。
“人虎相残”背后的法律、伦理与社会困境
李昊: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法律、规则与伦理?就此进行超越个案的探讨,可以避免人虎相残后陷入无谓的相互伤害。
女性读MBA应受到鼓励
帕斯妮文洛:我希望,随着职场杰出女性越来越多,读MBA的女性也越来越多,人们的态度将是赞赏和鼓励。
如何预知“不可预知”的灾祸?
库柏:今天的世界发生灾难的风险正在不断上升,然而我们预测灾难的能力却足够糟糕,这可如何是好?
不要再次辜负你的新年愿望
新年许愿不是拍拍脑门说说而已,它关系到行为方式的改变。无论如何,这都应是一件极其艰巨的壮举。
我们为何总离事实如此遥远?
斯卡平克:我们抱怨社交网络让我们变得轻信和盲从,但人类的这种特性在脸书和推特诞生前就已存在。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