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华为徐直军:不会直接向第三方销售AI芯片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首次向外公布了华为的AI发展战略、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以及基于达芬奇架构的的两款AI芯片:昇腾910和昇腾310。

之前外界盛传已久的华为“达芬奇项目”,在10月10 日上海举行的第三届HUAWEI CONNECT 2018(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得到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的证实。徐直军在此次大会上首次向外公布了华为的AI发展战略、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以及基于达芬奇架构的的两款AI芯片:昇腾910和昇腾310。

至此,又一家巨头进入AI芯片战局,而且华为给出了准确量产时间。

AI芯片背后的全新架构

关于这两款AI芯片,华为对其性能进行了简要介绍。用于服务器的昇腾(Ascend)910,主打高性能,采用7nm工艺制程,最大功耗为350W。据华为提供的数据显示,其半精度算力达到256 TFLOPS,是目前单芯片计算密度最大的芯片,比英伟达 V100高出一倍,将于明年二季度上市。而主打低功耗的昇腾(Ascend)310,是12nm制程,最大功耗只有8W。目前已经量产。 明年华为还将发布三款昇腾 IP:Ascend Lite、Ascend Tiny、Ascend Nano。

徐直军在会后的媒体沟通会上透露,昇腾310更多是用在边缘计算产品上,但是也是可以应用在云上,昇腾910更多是用在云上,给大家提供强大的训练算力。其他的Lite、Tiny、Nano主要是用于物联网、行业终端和智能手机、智能穿戴等消费终端,是以IP方式跟其他芯片结合在一起服务于各个产品。

徐直军表示:“这两个芯片我们都不会以芯片对外销售,而是以芯片为基础开发AI加速模组,AI加速卡,AI服务器,AI一体机,以及面向自动驾驶和智能驾驶的MDC(Mobile-DC)进行销售。”

“华为不直接向第三方提供芯片,所以我们跟芯片厂商没有直接竞争。我们是提供硬件和云服务,当然跟提供硬件和云服务厂商应该会有竞争。”他进一步补充道。

华为之所以构建一个全新的架构来支持人工智能芯片,其原因徐直军也作了解释:“我们需要是云到边缘、到端、还有不同物联网终端,全场景支持人工智能,因此必须要开创一个新的架构,而且这个架构要在技术上行得通,可实现。幸运的是找到了这个架构,我们开创性达芬奇架构就能够解决,从极致的低功耗需求到极致的大算力需求全覆盖。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市场上有其他架构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个时候推出芯片其实是一个很自然的行为,”华为战略Marketing部首席战略架构师党文栓表示,”我们已经有多年芯片设计经验,比较而言,虽然人工智能芯片有这么多要求,坦率讲人工智能,特别是目前神经网络芯片所面临的工程领域的挑战,也是多个年来华为一直在致力于解决的问题。“

对于之前外界盛传微软有意将华为AI芯片用于微软中国数据中心的说法,徐直军予以否认。

AI战略强调“全栈全场景”

这两款AI芯片,自然是此次HC大会的最大亮点,但在芯片的背后,是一整个AI发展战略和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

据徐直军介绍,全场景,是指包括公有云、私有云、各种边缘计算、物联网行业终端以及消费类终端等部署环境;全栈是技术功能视角,是指包括IP和芯片、芯片使能、训练和推理框架和应用使能在内的全堆栈方案。

华为的全栈方案具体包括四个方面:

Ascend: 基于统一、可扩展架构的系列化AI IP 和 芯片,包括Max,Mini,Lite,Tiny和Nano等五个系列。昇腾910和昇腾310。

CANN: 芯片算子库和高度自动化算子开发工具。

MindSpore,支持端、边、云独立的和协同的统一训练和推理框架。

应用使能:提供全流程服务(ModelArts),分层API和预集成方案。

党文栓表示:”我们这次发布的全栈方案,是一个基于开放架构的方案,客户有权利选择其中任何一层或多层。”“第一,我们从一开始考虑全场景,因为不同企业不同应用,可能部署不同环境,一定要考虑多场景支持;第二,当前,AI发展处于早期阶段,这个时候全栈协同优化更能带来价值,这是我们为客户创造价值做出的选择。”

但徐直军明确表态不会做应用,“我是打造一个平台,大家基于这个平台去解决各种问题。比如,依图给我们介绍他们的医疗影像识别,我就不会去做。但是各行各业都需要算力,需要框架,这个我要做。”

“对华为来说,一个个应用我们做不过别人,但是我做芯片,做平台,不断在里面夯实,尽管傻一点,笨一点,但是可以持续。”他补充道。

外界将华为此次高调公布其AI发展战略解读为一次”转型“,但徐直军本人却明确表现出对这种解读的反感:”什么是转型,转型是从原来的转到另外一个,华为没有这样做。在华为内部最讨厌的两个字就是“转型”。

但徐直军也表示最大的难点在生态的建设:“整个战略里面全栈、全场景解决方案里面,最大挑战是我们mindspore作为计算和推理框架,未来能不能构建一个生态,大家会不会用,这是唯一的挑战。”

(作者邮箱:man.yan@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