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意大利

意大利会否退欧?

沃尔夫:意大利既太大而不能倒,又太大而救不了。该国新政府是否会触发危机?如果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意大利不是希腊。但并不是所有的差异都令人鼓舞。意大利经济的规模是希腊的10倍。该国的2.3万亿欧元公共部门债务是希腊的7倍,在欧元区成员国里最高,在世界上排名第四。意大利太大而不能倒,同时可能太大而救不了。问题是,该国新政府是否会触发这样的危机?如果是,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

到目前为止,市场只是略微感到紧张。周一(5月21日),30年期意大利国债收益率仅比德国高出220个基点,为3.4%。这远低于2011年467个基点的利差峰值和7.7%的收益率峰值。唉,情况可能会大幅恶化。(见图表)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数据显示,在2007年到2017年之间,除了希腊,意大利民众对于欧盟(EU)的“凝聚感”下滑程度是欧盟成员国中最大的。到2017年,意大利在这方面的排名已跌至28个成员国中的第23名。

这不仅仅是由经济危机引起的。在欧元区成立之初的1997年至2017年之间,意大利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仅增长3%,比希腊的表现还要糟糕。意大利人还觉得他们被抛弃,主要靠自己去应对移民危机。

简言之,许多意大利人觉得自己同欧盟是半独立的。他们还看不起本国的体制。这就是在思想上不合拍的左翼和右翼民粹主义者能够组成联合政府的原因,前者在南方更强大,后者在北方更强大——这一分水岭可以用鲜明的地区经济分化来解释。

这个乱摊子是意大利和欧盟两方面的过错。后者未能实现目标通胀率或产生足够需求。这使得在危机过后进行必要的竞争力调整变得困难。德国拒绝承认这些是问题,导致局面变得更糟。但意大利人也未能理解,要想繁荣发展,该国就必须推行彻底的经济和体制改革,尤其是处在一个包含德国的货币联盟当中。

也许已经太晚了。民粹主义的螺旋式下滑轨迹是:不满意的选民;不负责任的承诺,糟糕的结果;甚至更不满意的选民;更多不负责任的承诺;以及更糟糕的结果。故事还没有结束。它可能才刚刚开始。

五星运动党(Five Star Movement)和联盟党(League)的共同计划足以引发与欧盟和欧元区的冲突:增加支出、降低税收、抨击欧元区的财政和货币政策规则。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已拉响了警报。强硬派的联盟党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轻快地回应道:“我争取选票……不是为了继续走在贫穷、危险和移民的道路上:意大利人优先!”

自满的假设是债权人将会说了算。如果新政府要打破规则,欧洲央行(ECB)就帮不了它。如果发生冲突,金融不稳定将让意大利方面就范。但这只适用于意大利不愿使用违约这件“末日武器”的情况。2017年底,非居民持有6860亿欧元的意大利政府债券(占36%)。另外,2018年3月,在“Target 2”体系中,意大利央行欠合作伙伴(最重要的是德国央行(Bundesbank))4430亿欧元。如今,欧洲中央银行系统(European System of Central Banks)内部的债务人和债权人头寸超过了2012年危机期间的水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