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创新

把握好“组织裕度”的分寸

希尔:自由度太少可能对创意萌发有不利影响,但自由度太多也不好。成功创新要求企业安排一定的“组织裕度”。

工作似乎往往让帕金森定律(Parkinson’s Law)与本应称为麦克奈特定律(McKnight’s Law)的理论相冲突。

威廉•麦克奈特(William McKnight)在1948年是3M公司的掌门人,当时这家工业集团推出了“15%的时间”制度——鼓励员工在这一小块工作时间里追求自己的创意。它产生的最著名的创新之一是由科学家阿特•弗里(Art Fry)发明的便利贴。

几年后,诺斯科特•帕金森(C. Northcote Parkinson)撰文讽刺了官僚主义,其依据的观念是“工作增加,以便填满可以用来完成它的全部时间”。

根据帕金森定律,弗里将会用光其15%的时间来完成日常工作。很多时候,情况似乎就是这样。当我采访前3M首席执行官乔治•巴克利(George Buckley)时,他提到15%的时间其实可以归结为5%的时间——如果你考虑到有些员工选择不行使创新的自由。

谷歌(Google)借鉴了麦克奈特定律,并将其变为“20%的时间”,让谷歌员工可以自由地为这家搜索公司发明成功的延伸产品,比如Gmail或谷歌新闻(Google News)。

“20%的时间”制度时不时会被宣布死亡。据报道,在担任雅虎(Yahoo)首席执行官时,谷歌前员工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曾嘲笑称,它实际上是“120%的时间”或者“你在正常工作职责之外必须做的事情”。

谷歌向我证实,“20%的时间”制度仍然存在。有趣的是,该公司还推出了一个名为Area 120的工作坊来开发实验产品,“谷歌员工将100%的时间投入20%的项目”。这让我想知道:Area 120的谷歌员工用他们20%的时间在做什么?

对员工来说,更多的思考时间应该会产生更好的想法——这种说法在本能上让人感觉是正确的。本着这种精神,去年1月,我在自己的手机上编程,让它在每周同一时间提醒我至少花一个小时阅读并思考新创意。当然,在实践中,我在多数星期无视提醒,而是利用那些时间来赶稿。这是我迄今未能发明更好的便利贴的借口。

然而,创新的一个矛盾是,自由度太少可能对创意萌发有不利影响,但自由度太多也不好。1998年,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特蕾莎•阿马比尔(Teresa Amabile)在一篇经常被人们引用的文章《如何杀死创造力》(How to Kill Creativity)中总结了这一点。她指出,在超出某个门槛后,增加更多的资源不会增加创造力。然而,让资源过于紧张可能会“促使人们将创造力投入寻找额外资源,而不是实际开发新产品或服务”。

后来的研究表明,成功的创新(比如按最具创造性和实用性的专利衡量)要求在人力、设备和技术等资源上安排一定的“组织裕度”。但是,超出某一点之后,给予过多裕度的结果是员工过度松懈。

我敢打赌,随着技术承担更多日常工作,这些见解将变得更加重要。“裕度经营”是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泽伊内普•托恩(Zeynep Ton)所提倡的优良工作战略的原则之一。她的理论是,安排超出必要数量的人手可以让员工更好地为客户服务,同时也可以发现和传递改进的想法。

同样,总部位于硅谷的“德勤前沿中心”(Deloitte’s Center for the Edge)发表一篇论文,敦促企业利用技术为第一线员工“提供时间和空间,以揭示其相关成员看不见的机会和问题,以及据此采取行动的自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