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克什米尔

克什米尔恐袭令印中关系再度紧张

宣称对事件负责的穆罕默德军已在2002年被列为恐怖组织,但印度将该组织领导人列入恐怖分子名单的努力一再遭到中国阻挠。

1999年的平安夜,我在新德里的寓所看一部假日电影时,听闻一架印度航空(Indian Airlines)的飞机在从加德满都飞往德里的途中被劫持了。机上约有176名乘客,这架飞机先是降落到印度的阿姆利则(Amritsar)机场,在那停留了约45分钟;然后飞往巴基斯坦拉合尔加油;接着飞往迪拜,在那里释放了26名人质;最后飞往塔利班控制下的阿富汗坎大哈机场。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当时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政府一直难以让人质获释。劫机者想让新德里方面将三名伊斯兰武装分子领袖从印度监狱中释放出来。心急如焚的人质亲属则激动地要求政府不惜一切代价让他们的亲人平安归来。

新年前夜,新德里方面认输了。印度风度不凡的外交部长贾斯旺特•辛格(Jaswant Singh)一周内似乎老了十岁,他护送那几名武装分子前往坎大哈交换人质。当天获释的几名伊斯兰武装分子中有一个名叫艾哈迈德•奥马尔•赛义德•谢赫(Ahmed Omar Saeed Sheikh)的巴基斯坦裔英国人,他后来谋杀了美国记者丹尼尔•珀尔(Daniel Pearl)。还有一个是马苏德•爱资哈尔(Masood Azhar),此人后来成立了以巴基斯坦为据点的穆罕默德军(Jaish-e-Mohammad),该组织据说在2001年对印度议会发动了一次袭击,差点儿导致印巴两国开战。

近20年过去了,爱资哈尔重又登上新闻头条:印度动荡的克什米尔地区上周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44名后备警察部队人员遇害,穆罕默德军宣称对这一事件负责。袭击发生后,新德里方面谴责长期以来的死对头巴基斯坦给爱资哈尔“充分自由”,让其策划对印度领土的袭击,并要求立即对爱资哈尔采取行动。

但印度的愤怒针对的不仅仅是巴基斯坦。最初的震惊渐渐平复,现在印度人也在对另一个罪魁祸首中国表示愤怒,因为中国一再阻挠印度让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将爱资哈尔正式列入恐怖分子名单。

印度自2016年初就开始为此事努力,当时印度的一个军事基地被据称与穆罕默德军有关联的武装分子袭击,穆罕默德军在2002年就被列为恐怖组织。安理会的大多数成员都支持印度提出的对该组织领导人采取类似制裁的请求。但与巴基斯坦有着密切战略关系的中国否决了这一提议,并自那以来一直阻挠此事,一再否决印度的要求。

现在,在克什米尔袭击事件之后,这一曾经鲜为人知的外交冲突重新回到公众视线。印度分析人士、政策制定者和记者们高呼,北京方面正在保护一个他们认为策划了一系列致命袭击的人。社交媒体上群情激愤。

“对于谁在保护穆罕默德军的问题,不要有误解。巴基斯坦只是个小角色……保护穆罕默德军的真正世界大国是中国。今天死亡数字往上蹦的时候,我们都不要忘记,中国一直以来是如何阻止对穆罕默德军采取行动的,”专攻军事与战略事务报道的电视记者希夫•阿罗奥尔(Shiv Aroor)在Twitter上写道。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驻班加罗尔(Bangalore)分析师R•K•米斯拉(RK Misra)在Twitter上发帖称:新德里方面应该“像美国那样,打击(中国的)要害”。他建议新德里方面对所有中国产品征收100%的进口关税,因为“印度没有中国手机也能生存”——这一情绪得到广泛认同。

向来不太发表煽动性言论的《印度快报》(Indian Express)在一篇社论中宣称:“如果北京方面继续在与恐怖主义相关的问题上袒护巴基斯坦,新德里方面不能继续保持沉默,必须表明其不惜限制与中国的双边关系和商业关系的立场。”

这一切将北京方面置于尴尬境地。由于悬而未决的边界争端和固有的竞争,中印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但在面临美国的敌意之际,北京方面试图改善与印度的关系。印度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中国对印贸易存在约600亿美元的顺差。

很少有问题能像恐怖主义威胁那样引起印度人的共鸣。中国现在必须审慎考虑,它愿意在多大程度上保护爱资哈尔,否则,印度公众要求阻止潮水般涌入的中国商品的呼声肯定会越来越高。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