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气候变暖

各国央行正视气候变化挑战

邰蒂:两年前,英国央行携手法国和中国同行,创建央行与监管机构绿色金融网络。该网络对世界的影响将远超任何环保抗议活动。

3月底,旧金山联储(San Francisco Fed)发布了一份“经济学信函”,提出“未来几十年,气候变化……将对美国经济产生日益重要的影响”,这些影响将是美国央行的“相关考虑”。

你可能会想,这没什么稀奇的。如果你住在加州,考虑到最近的森林大火(以及其他种种气候冲击)的毁灭性影响,你几乎不可能忽视气候问题。但对明显现实的这个平淡表述,掩盖了投资者不能忽视的一个惊人变化——无论他们对气候科学有何看法。

直到4年前,央行官员们几乎从来不谈气候变化。但在2015年9月,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宣告气候变化已成为一个金融稳定风险,此言在(基本上)平庸刻板的金融官僚中间引发了一阵骚动。

他的一些同僚起初对此不屑一顾,视其为嬉皮士般的姿态,或者是典型的“使命偏离”。但在两年前,英国央行携手法国央行(Banque de France)和中国人民银行(是的,没错)创建了所谓的“央行与监管机构绿色金融网络”(Network for Greening the Financial System,简称NGFS)。

该网络启动时只有8个成员。但它最近宣布其成员已增至30多家央行和监管机构,覆盖全球一半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以及三分之二具有全球系统重要性的银行和保险公司。

的确,仅有的两个值得注意的“钉子户”国家是巴西和美国。尽管鉴于特朗普政府在气候问题上的立场,没人预计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会很快加入,但美国央行的一些官员正在酝酿一场反抗。旧金山联储在NGFS会议召开前夕发表的上述博客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炉的,它以一种不那么微妙的方式表示支持,展示了美国联邦架构的力量。

一些怀疑者可能认为这只是摆一摆姿态。这也可以理解。最近NGFS在巴黎开会时发布了一份充斥各种数字的报告,解释他们为什么认为气候是一个金融稳定风险。

例如,该报告指出,“在过去10年里,有7年自然灾害造成的全球经济损失超过了1400亿美元这一30年平均年度数字”,而“研究估计,取决于升温平均值,处于风险中的金融价值可能高达全球资产的17%”。哎呀。

然而,该报告也承认,气候影响模型被笼罩在不透明和不确定的迷雾中。此外,虽然NGFS承诺采取实际行动,但现在要由三个国际工作组把这种口头承诺转变为监管现实。这可能需要多年。

NGFS的报告标志着一个绿色分水岭。直到不久以前,环境金融主要是由少数内心不安的投资者推动,他们积极地希望在世界上“做好事”。比如那些殷切的瑞典养老基金。

但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需要明白的关键点是,如今推动这种趋势的是人们对于“做坏事”成本的惧怕——换句话说,就是风险管理。更具体地讲,既然各国央行已表示,气候问题与金融稳定有关,任何高管都不能忽视这一点,否则他们将面临股东诉讼的风险。

如果(或者一旦)金融监管机构开始把这些问题纳入压力测试,风险管理课题就会出现。卡尼表示,可能在两年后开始这种做法。

这样做的后果之一将是各方竞相扩大初生的绿色会计、衡量和咨询体系。另一个后果将是数万亿美元资本的流动(或重新分类)。摩根大通(JPMorgan)估计,全球市场中约23万亿美元的资产(比10年前多得多)已经在按照所谓的环境、社会和治理原则的某些元素得到管理。在接下来10年里,该数字很可能增加一倍或两倍。

应该承认,这一变化不会像环保活动人士希望的那样戏剧化。也不会像“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在伦敦和巴黎的抗议那样成为头条新闻。这是一场无声的革命。

但从长远来看,我敢打赌,NGFS最近的举动对世界的影响将远远超过任何抗议活动。活动人士并非总是穿着扎染的衣服扔石头。有时,他们穿着乏味的西装,选择平淡的央行博客作为武器。灰色也可以是绿色。

译者/马柯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