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低通胀世界是如何“炼成的”?

沃尔夫:当今世界以超低实际和名义利率为特点,实际上,早在金融危机之前,实际利率就在下降,世界处于总需求结构性疲弱的“长期停滞”。

如果我们要理解世界经济今天所处的状况和明天会走向哪里,就需要梳理一下我们是如何走到这里的。“这里”指的是如今这个实际利率和名义利率超低、民粹主义政治大行其道以及对全球市场经济充满敌意的世界。最好的解释是实际需求与全球信贷兴衰之间的相互作用。至关重要的是,这种作用还没有结束。

令人惊讶的是,在2009年之前,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从未以低于2%的短期利率向银行发放贷款。虽然不低于2%,但利率已经足够低了,可以应付拿破仑战争、两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Depression)。然而,十年来,英国央行的放贷利率接近于零。无独有偶。美联储(Fed)虽然成功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至2.5%,但过程极为艰难。欧洲央行(ECB)的利率仍接近于零,日本央行(BoJ)也一样。自1995年以来,日本央行的利率一直接近于零。然而,日本央行仍未能将通胀率推高至零以上多少。通胀疲弱不仅仅是日本的问题。其他地方的通胀也低得惊人(见图表)。

事实上,我们不应对这种通胀持续疲弱和实施极端激进的货币政策的世界感到惊讶——这些政策包括央行的直接资产购买和给银行的优惠长期贷款。桥水(Bridgewater)的雷•戴利奥(Ray Dalio)在他最近出版的重要著作《债务危机》(Principles for Navigating Big Debt Crises)中阐述了其中的逻辑。核心观点是,债务以本币计价的国家的政府可以控制过度信贷造成的危机的影响。最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将调整放在很多年的时间进行,从而防止因大规模破产和需求崩溃而造成的巨大萧条。戴利奥称之为“美丽的去杠杆”。它是通过四个要素的混合来实现的:紧缩;债务重组和直接违约;央行“印发”货币,主要是为了维持资产价格;以及其他形式的收入和财富转移。这种去杠杆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将长期利率保持在名义收入增长率之下。这一点实际上已经做到了,哪怕是意大利。

美国政策制定者在全面反应方面最为成功。上世纪90年代,日本花了太长时间才推出了正确的政策组合。欧元区在2008年之后也是如此,这主要是因为此类货币联盟在推行积极财政政策方面存在障碍,也是因为意识形态上对于让央行动用全部能力有抵触。英国的反应介于美国与日欧之间。

即使成功推出必要的政策,它们也总是不受欢迎的。尤其在金融危机之后更是如此。分担金融危机带来的损失,随后是不可避免的疲弱复苏,总是会引起公众的愤怒。

那么今天我们处于什么局面?答案是,从四个方面来说,不是我们想要的局面。首先,虽然成熟经济体中金融和家庭债务相对于收入下降,但政府和非金融企业的债务并没有下降。其次,跨大西洋危机引发了其他地方的债务爆炸,特别是在中国。第三,遭受危机冲击的经济体仍远低于危机前的趋势产出水平,而生产率增长也普遍较低。最后,左右翼的民粹主义政治仍在开足马力。所有这一切都与过去爆发严重债务危机的经验相符,这些危机总是给未来蒙上长期的阴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