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联储

鲍威尔会像1995年格林斯潘那样降息吗?

戴维斯:美联储认为,可以忽视关税升高带来的通胀风险,通过降息来防范经济衰退风险。这与1995年的情况类似。

在金融市场担心美国对来自中国、可能还有墨西哥的商品扩大加征关税范围之际,美联储(Fed)正在讨论如何对这场贸易冲击做出恰当的政策回应。

关键问题是,美联储主要是将这场冲击视为需求萎缩,还是一种不利的供应冲击(类似于1973年的石油冲击),后一种情况可能会使消费者价格上涨整整一个百分点。美联储逐渐认为,它可以忽视关税升高带来的通胀风险,通过降低政策利率来防范日益上升的经济衰退风险。这与它在1995年做的事情类似。

市场显然认为贸易战是对全球需求的冲击,将在不抬高通胀的情况下减少产出增长。政策回应是明确无误的。应该降低利率,而且或许应该以前瞻性的方式降息,以减轻未来经济增长放缓的幅度。目前美国债券市场前端价格反映出今年7月美联储将会降息一次、在2020年底前总计将会降息100个基点,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直到最近,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还没有表明其想法中包含及早降息的选项。事实上,今年3月份的利率预测中位数还显示明年会加息25个基点。

即使在今年5月份,委员会也没有对下一步行动的方向提出任何偏向性的指引,并强调会在改变观点之前保持“耐心”。

当2018年12月出现类似差异时,由于市场担心美联储会坚持加息太长时间,全球股市崩盘。这一次,面对更大的贸易冲击,美联储做出的更快、更温和的回应给市场提供了保护。

近日,美联储的领导层明显放弃了之前的中性政策指引。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表示:

“我们将采取适当的行动来维持经济扩张,劳动力市场强劲,而且通胀水平接近我们对称性的2%的目标。”

这普遍被外界视为,美联储承诺如果经济势头进一步放缓,就会迅速采取行动。

更重要的是,美联储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在CNBC的一篇重磅采访文章中解释说,他“作为委员会的一名成员”将会倾向于审视加征关税对物价水平的初步影响,同时寻求确保经济继续以趋势或接近趋势的水平增长。

这清楚地表明,增长率的任何放缓(如今已经略低于趋势水平)将引发宽松政策,即使当时关税正在推动12个月消费者价格上涨。

克拉里达进一步指出,美联储过去曾推出宽松政策(他特别提到1988年,更重要的是1995年)以防范经济活动的下行风险。他补充说,随着新证据的出现,将会评估在今年采取前瞻性宽松政策的需要。

克拉里达是一位颇有建树的经济学家,他作为政策发言人越来越直言不讳。有趣的是,他似乎已经准备好忽视总统加征关税计划可能对通胀产生的影响。这些影响最初预计很小且可以控制,但最近的估计大幅上升。

这有两个原因:

首先,学术证据表明,最初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对美国消费者价格的影响大于预期,中国出口商或美国批发商和零售商几乎没有吸收这些影响。纽约联储(New York Fed)公布的估计数表明,由于价格上涨和贸易流动扭曲造成的无谓损失,最新一轮加征的关税将使每个美国家庭每年多花831美元。

其次,未来的关税可能比以前担心的要高得多,而且范围更广。高盛(Goldman Sachs)经济学家估计,总统威胁加征的所有关税带来的全面影响(包括最近推迟的墨西哥关税),将使年度通胀率在年底前增加0.9%。其他市场估计值甚至更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