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商业

伦敦:在地铁里说声你好

专栏作家桑赫拉:在地铁与陌生人交谈的,不是 醉鬼、外国人,就是疯子。但伦敦爆炸案后,34 岁的教师多米尼克发起一场改善地铁气氛的活 动。他的行动奏效吗?

在撰写这个专栏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做了一些颇令人尴尬的事情:比如穿着扮成大猩猩的服装,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花钱聘请一名陪同打发夜晚时光;吃蘸着猫粮的面包片。然而上周,我做了一件如此尴尬的事,甚至在7天后的今天,想起它我还脸红。

简单的说,当我在伦敦地铁中遇见陌生人,祝他们早安。

我觉得,非伦敦居民可能需要一些背景信息:人们在搭乘英国首都公共交通时,彼此间不作任何交流。没有谈天说地,也没有眼神接触,什么都没有。正如某人曾经说过的(很可能是在《标准晚报》(Evening Standard)上),如果上帝希望人们在地铁中说话,他就不会创造《标准晚报》。(编者注:《标准晚报》是伦敦地区最受欢迎的一份大众晚报之一。)

您可能会问,那么是什么使我在上周五早上打破了这一禁忌呢?这要从几周前说起,在伦敦爆炸案未遂后的第一个星期四清晨,我醒来时感到一丝恐惧,我想:“我今天要骑自行车上班。”但转念又想:“还是坐地铁吧。”然后又变卦,“还是骑自行车的好。”

最终惰性获胜,我步行至附近的地铁站。在车上,当一名神情紧张的亚裔血统男子坐到我旁边时,我的焦虑变成了一种更为紧张的情绪。他表现出媒体报道中提及的常见自杀性炸弹袭击者的很多特征:肤色较黑、年龄在20至35岁之间、多汗、提着一个大袋子。于是下一站我就下了车,沿着车外径直走到车的另一端,然后步入一节车厢。

在新的车厢中还惊魂未定时,我发现站在我对面的是一位神情和我同样紧张的伦敦金融城职员。我想到对他报以微笑,但作为伦敦人,我没这样做。但当他在下一站下车、沿着车外一路走,进入另一节车厢时,这种离谱的现实使我突然悟到:事实上我自己也已表现出许多特征,和媒体报道中提及的常见自杀性炸弹袭击者相似,这回他被我吓着了。

接着,一股愤怒油然而生,先是对他,然后是对自己,后来又想:在这样一个“恐惧换车症的时代中”,我这样的亚裔人该怎样做,才能不再使同车厢人看到我不害怕。显然,不提一个大公文包会有帮助。然而,即使我们将工作证别在夹克衫上,或拿着一本《傲慢与偏见》,或在苹果iPod上大声播放喷火战斗机乐队(Foo Fighters)的新专辑,就能使伦敦地铁乘客相信:我们是完全融于西方腐朽世界中的一分子吗?

最近几周里,我把以上几招试了个遍,有时几招连用,但怀疑的目光仍在继续。与此同时,同样感到类似疑惧心理的亚裔职业人士提出的一些议论,也没有更好地解决问题:某人曾在一家网站上承认,他现在外出,都用透明的聚乙烯材料箱包装行李;还有一位虽然是滴酒不沾,但外出时,总揣着一瓶葡萄酒;还有一位更绝:佩戴一个夸张的标签,上书:“别大惊小怪,我是锡克教徒。”

然而,上周我在一份当地报纸的文章里看到,一位名叫多米尼克奈尔德(Dominic Nelder)的34岁教师,发起了一场旨在改善地铁气氛的活动。读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未尝试一个显而易见的策略:聊天。这个月以来,多米尼克每天都在地铁车厢中向乘客致意,以鼓励乘客们互相打招呼。上个周四我在地铁线银禧线(Jubilee line)上遇见了他。他身着一件喜剧里常见的细条纹服,头顶一个写有“热情问候,挥手道别”的圆顶硬礼帽,很难逃出人们的视线。“现在已经有7190个人跟我打招呼了!”他握着我的手大声宣布,“我的目标是到8月31日达到3.1万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