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领导力

建立更有道德的企业文化

自安然事件以来,立法与治理准则的大量增加, 反而鼓励了公司建立一种合规文化,使问题变得 更加糟糕。我们需要比法律更高一层的合乎道德 的行为,来确保公司运作符合更广泛的社会利 益。

公司治理准则在大量涌现,商业道德也是个迅速发展的行业。但公司行为改变了吗?丑闻还是层出不穷:近几个月来,花旗集团(Citigroup)、美国国际集团(AIG)、大众(Volkswagen)以及SK公司(SK Corp),都不得不在行为不道德的指控面前为自己辩护。与此同时,公司董事薪酬和向离职高管支付昂贵分手费的现象有增无减,而公司业绩却没有任何相应改善。演员们把提词掌握得更好了,但他们似乎忘了剧情。为什么会这样?对于财务和商业上严重的道德缺陷,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应当做些什么?

如今,许多公司董事会采取的报酬形式都是股票或股票期权,在这种环境下,多数公司丑闻都涉及做假帐,以使股价不断上涨。另外,首席执行官们承受着来自基金经理与分析师的空前压力,要他们“达到预期的数字”,这就是问题的关键。董事会与下级部门的激励结构,以及咨询公司的商业战略,都使公司发展与合乎道德的行为方向背道而驰,而且必须指出,这也与公司长期业绩的方向背道而驰。普通的金融市场参与者与商界人士在提出道德问题时,感觉他们会受到惩罚,而不是支持。

在美国,“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没有充分解决这种个人激励与合乎道德行为之间的失调。该法案规定,公司对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要有一套道德准则,这是想当然地以为,可以通过立法让公司循规蹈矩。可是事与愿违,自安然(Enron)事件以来,立法与治理准则的大量增加,反而鼓励了公司建立一种合规文化,使问题变得更加糟糕。

今天,道德与治理已被简化成了打勾练习,许多准则也成了玩世不恭的公关任务。有太多董事会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公司道德官,道德官则又将定义公司价值观的任务外包给了咨询公司。随后,这些“价值观”又被公司董事与雇员忽视,被认为是毫无意义的吹嘘。虽然不是每家公司都这么玩世不恭,但即使是那些认真对待道德问题的公司,由于兼并、产业剥离及裁员可能带来的企业变化,也很难让雇员坚守核心价值观。

仅仅依靠法律还不足以确保公司行为不会违背更广泛的社会利益。法律确定的总是最低要求的普通规范,与经济和市场的变化比起来,仍显落后。而且公司活动还有外在性的副作用,目前仍未得到市场以及法律法规的充分监管。因此,我们需要比法律更高一层的合乎道德的行为,特别是在那些经理人面临两难选择的灰色地带。

要讲商业道德的另一个更深层理由是,信任是商业关系以及市场有效运行的根本。当信任崩溃时,经济就会萎缩。受合同约束的交易越多,商业过程就会变得越麻烦,成本也越高,因为所有事情都不得不经过谈判才能达成协议,而且必须引入法律程序并强制执行。简单地说,道德标准是一种替代公司内部控制以及外部监管的低成本选择。如今,许多金融界人士都在费力地适应运作、市场以及信贷风险方面的新规则,可他们应该记住,道德在风险管理的宏观与微观层面都能发挥作用。安达信(Andersen)、安然与世通(WorldCom)的破产,都展示了道德荡然无存时会出现什么情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