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领导力

何种工作才快乐

专栏作家桑赫拉:法拉利试车手对工作的满足感 竟然不如软饮料品味师?看来在工作满意度方 面,只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有着不同的 需求。

为了弄清楚人们工作上的满足感到底来自何处,过去一个月里,我曾与两个人进行了接触。一个是在我看来应该有着极大满足感的人——现年59岁的法拉利(Ferrari)首席试车手达里奥•贝努齐(Dario Benuzzi),另外一个我觉得根本不会有太大满足感——现年55 岁的伊泽贝尔•霍尔(Isobel Hoare),她是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生产的黑醋栗饮料利宾纳(Ribena)的软饮试味师。

与后者相比,我更盼望与前者会面,其原因不言自明。与卡梅隆•迪亚茨(Cameron Diaz)的男按摩师或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银行经理人一样,法拉利首席试车手听起来就属于那种可望而不可及、令人梦寐以求的工作。

不幸的是,当我驾驶着大众波罗(VW Polo)汽车,沿着意大利高速公路辛辛苦苦地开了三个小时,终于抵达位于意大利北部小城马拉内洛的这家汽车制造商总部时,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会感到失望。出于某种原因,我本来想着,作为生产全世界最漂亮汽车的公司总部所在地,这座城市应该……嗯……蛮漂亮的。但是,马拉内洛给人的感觉却是一个巨大的工业区。

当达里奥出现的时候,他看上去阴郁乏味。当问他能否带我试驾时,他回答说没时间。我装作没有感到失望。当他发现我不会讲意大利语时,眼睛转了转,其后的采访不太自然,也有些做作。我用英语提问(“你工作多少小时?”),他用意大利语详细作答,而法拉利公关人员进行简短的翻译,几乎词不达意(比如说“达里奥说这要视情况而定”)。

这种失望情绪一直伴随着我,直到我返回伦敦,阅读一份此次采访的全文翻译稿。尽管达里奥表示热爱自己的工作,他似乎并不像我所想的那么开心。当被问及他是否从事着世界上最好的一份工作时,他回答:“人们都这么说。”对于自己的薪酬和状况,他并不是真的很满足。他曾透露说,“我和工程师挣一样的钱。”他接着补充说,自己的座驾并非法拉利,而是阿尔法罗密欧(Alfa Romeo)。“不过,钱永远都不够用。”

与此恰恰相反,我前往英格兰西南部迪恩森林中的利宾纳工厂,拜访伊泽贝尔的经历却很愉快。身为该公司试味师团队的一员,伊泽贝尔似乎热爱她工作的方方面面。试味师的意见有助于确保利宾纳在口味上的一致性。

那天早上,我在工厂的经历是从参加一个试尝会开始的。我先被带到一个小房间,拿到了一份果汁饮料样品,然后被要求尽可能详尽地描述其味道。伊泽贝尔花了五分钟时间对第一份样品进行嗅味、啜饮及思考,之后向同事们描述了她的感受。

“该样品色泽淡红,不含气体,水质清亮,且有反光。” 她开始说道,“杯沿儿上有少许气泡,然后逐渐散开;饮后,杯壁无残留物——样品似乎与清水浓度相近;它有温和的黑醋栗糖果味道,令我想到了红酒口香糖;此外,略略有人工甜味剂的味道;它有种温和的味觉冲击感——酸度适中,黑醋栗用量也适中;入口质感类似于水的醇和,入口后有轻微至温和的干燥感;饮后有温和的酸涩回味,喉中有轻微至温和的贴喉及烧热感。”

此前,达里奥的言多意乏令我惊讶,而伊泽贝尔让我吃惊的是,她居然能用如此多的词语来描述如此少的内容。我自己对样品的描述是:“看起来像牙医漱口水,闻着像泡泡糖,质地如同清水。”这种拙劣的描述只能说明,我属于那90%不具备利宾纳试味师所需资质的大众。但是,伊泽贝尔(对工作)的热情深深感染了我,以至于我离开工厂时在想,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以试饮利宾纳为业,也不愿靠试驾法拉利为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