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领导力

商场上的亲吻法则

专栏作家桑赫拉:全球化打通了各国的边界,地 球村居民喝同样的咖啡,听类似的歌曲。但是, 对于在商场上如何亲吻,大家似乎还没有达成共 识。

位于加尔各答的呼叫中心操作员,处理着英国信用卡的咨询电话。在巴黎,美国的淡咖啡到处有售。拉丁巨星恩里克•伊格莱希亚斯(Enrique Iglesias) 的歌声无处不在。总而言之,全球化要对很多事情“负责”。但随着各国边境的意义逐渐淡化,最棘手的副作用或许是,对于亲吻在商界的作用,人们感到困惑不堪。

曾有一段时间,至少是在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公司里,握手是异性同事间仅有的身体接触。说起这个,就让我想到有那么一段时间,在英国部分地区,握手是夫妻间唯一的身体接触。但如今,在工作交际开始或结束时,很可能会在一边脸颊上亲一下、在两边都亲一下、握手然后在一边脸颊亲一下、每边各亲两下,或是伴着一声“唔哇”空吻一下。最近,我甚至目睹了某人在结束商业午餐时,亲吻了女客户的手,明显可以看到被吻的客户对此极度讨厌,看上去就像肾结石发作那样痛苦。

实际上,唯一的定数就是没有定数。我最近所见也许会有参考价值,我看见在关键时刻,各地的人们都在踌躇、犹豫不决地扭头,本来想亲一下脸,却亲到了鼻子或嘴或耳朵上,被亲以后无法决定是要看上去很高兴,还是要自卫反击。

最高层人物也有这种困惑。2004年,美国总统布什(George W. Bush)对两名女性内阁提名者打了响吻,他随后遭到了嘲笑。布什先生在白宫介绍任命康多丽萨•赖斯(Condoleezza Rice)出任国务卿时,在她脸上吻了两下。而次日介绍新任教育部长玛格丽特•斯佩林斯(Margaret Spellings)时,布什则异乎寻常地在她嘴角上啄了一下,以示祝贺。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社交亲吻的增多以及人们对它的困惑,是出于全球化之外的原因:例如传媒业日益增大的影响力(媒体上空吻司空见惯),或是为了让商业带有感情色彩。现今,单单是做买卖已经不够了,我们还得表现出激情。同时,我刚读了80年代的一篇文章,它坚决把“公司亲吻礼”的出现,归咎于越来越多女性在工作场所穿细高跟鞋。

但我认为,全球化是更重要的因素。我有两个理由:最让我感到尴尬的社交亲吻是和其它国家的人亲吻;得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人类学教授沃恩•布莱恩特(Vaughn Bryant)所做的研究表明,接吻的冲动本质是文化上的,而非明显出于女性或其它原因。在某些国家,夫妻之间的亲吻甚至也被认为是禁忌。

鉴于我们很多人在工作中要跨越那么多不同的民族文化,所以这种困惑没有造成更大损失令人称奇。几乎不可能记住各个民族的亲吻礼仪分别都是什么。在诺曼底,标准做法是4个吻(每边各亲两下)。在其它欧洲大陆国家则亲3下(右边、左边和右边)。有人告诉我,在俄罗斯部分地区,亲吻的次数会超过6下,而在其它一些地区,男人互相亲吻嘴唇也显然没问题。另一方面,日本人和中国人根本不喜欢亲吻。

那该怎么办呢?商务礼仪专家的共识似乎是:别亲吻。不过我发现这很难绝对化。我在英国西米德兰地区长大,父母是印度旁遮普人(不是世界上最热衷接吻的人)。在西米德兰,任何不导致流血和鼻青脸肿的身体接触,都被认为是没有必要的,我在很大程度上认为,同事之间一般的问候和握手已经足够了。同时,我作为旁遮普人(旁遮普人虽然不热衷亲吻,却极喜欢令人窒息的大力拥抱),再加上我的职业(我参加过伦敦传媒界的晚宴,连男主人也会与我吻别),以及一定程度的需要都让我认为,用身体表达爱意没什么不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