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与FT共进午餐

与彼尔•埃莫特共进午餐

《经济学家》主编埃莫特最近突然宣布辞职。回首13年主编生涯,有何得意与失落之处?他为何选择此时离开?本报记者邀请埃莫特共进午餐,为读者一探究竟。

当比尔•埃莫特(Bill Emmott)走进Matsuri St James's日式餐厅的时候,他谨慎地环顾四周。这家忙碌的日式餐厅就位于《经济学家》(The Economist)杂志社伦敦办公室的马路对面。埃莫特在这家杂志社当了13年的主编,但就在最近,他突然宣布辞职,准备改行写书。他不希望在这家餐厅看到手下的员工坐满桌前,吃着寿司低声议论谁将接替他的位置。(该杂志董事会希望在本月底之前任命一位继任者。)

幸运的是,这儿似乎没有任何他认识的人。当我们在日式铁板烧烤架前落座时,他说:“嗬,有点儿怪啊。”

已有163年历史的《经济学家》一直坚称自己是一份报纸,但却在新闻周刊领域占据独特地位。当它的很多竞争者面临销量急转直下的局面、迫于压力而沉默的时候,该杂志的财政状况仍然非常健康,坚持对全球政治经济问题进行尖锐分析,同时,始终忠于其创始人、苏格兰制帽商詹姆斯•威尔逊(James Wilson)提倡的国际主义、自由贸易理想。它的读者群包括一些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领导人,而它的作者却总是隐身于其出色的匿名文章背后,其中包括英国间谍金•菲尔比(Kim Philby)和英国前首相赫伯特•亨利•阿斯奎斯(H.H. Asquith)。

当然,该杂志也不乏批评者。一些人表示,它的文章过于自信,太自以为是了。另外一些人认为,这份杂志的全球性观点令其更加肤浅,并导致影响力下降,特别是在英国本土。但在埃莫特的领导下,杂志的全球发行量已经从他开始做主编时的约50万,提高到重要的心理大关100万,其中在英国以外的发行量约占五分之四。要延续这一趋势,任何一个接替他的人都任务艰巨,这未免让人怀疑他离开的原因。

我们要了一些啤酒。埃莫特说道,杂志社里的人至少3年前就开始猜测他离开的问题。他说,10年通常被认为是离开的好时间,但当他正式宣布辞职的时候,员工们还是大吃一惊,因为他没有给出任何要走的迹象。他表示:“这绝对预见得到,却完全是个意外。”

由于发行人大卫•汉格(David Hanger)去年宣布退休,埃莫特宣布离开的时机变得复杂了。埃莫特称,为了避免两人同时辞职给公司带来不稳定,他得选择比汉格早一年或晚一年退休。他说:“我没想在他之前离开,因为感觉太早了。因此,我在他走后又呆了一年,同时也可以帮助汉格的继任者。这样,才没有发生同时‘大换血’的情况。”

有人猜测他是被迫让位,原因是传言中的继任者之一、美国籍编辑约翰•米克勒斯维特(John Micklethwait)接到《旁观者》(The Spectator)杂志邀请,聘请其担任后者的主编一职。对此,埃莫特矢口否认。他说:“我是圣诞期间决定今年春天离开的。这真的是计划好的。”

铁板烧架子开始烧得咝咝作响。曾担任《经济学家》杂志驻布鲁塞尔和日本记者的埃莫特细心地将我的采访录音机朝自己移近了一些。接着,让我颇为尴尬的是,他看见我速记水平欠佳,扬了扬眉毛,将录音机移得更近了。

英国培生(Pearson)传媒集团持有《经济学家》50%的股份。该集团也是英国《金融时报》的东家。埃莫特的《经济学家》从业生涯并不平坦。当年,他即将从牛津摩德林学院(Magdalen College)毕业时,曾得到一个面试机会,但最终没有被录用。另外就只有一家财经杂志Investors Chronicle给了他面试的机会。当时,他与后来担任《观察家报》(The Observer)主编的威尔•赫顿(Will Hutton)都进入了最后一批候选人名单。不过他们两人都未应聘成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