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领导力

金融城要“过”华尔街

近年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日趋稳固,远 超巴黎和法兰克福等欧洲竞争对手,甚至可与纽 约媲美。是什么让伦敦金融城取得成功?

如今,伦敦金融城确实有些牛气——这源于成功的自信。这种牛气增强了它作为欧洲领先金融中心的地位,也是吸引全球各地资本和人才的磁石。

这座“新城”的牛气明显反映在日新月异的天际线上——无论是绰号“小黄瓜”、风格张扬的瑞士再保险(Swiss Re)大厦,还是东区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鳞次栉比的银行大厦。

“伦敦金融城”更多地是指一种心态

它反映了伦敦金融城地理范围的扩大,私人股本公司、对冲基金和咨询公司集中于伦敦西区,而大型投资和综合银行都涌向东面恢复了活力的伦敦码头区(Docklands)。“如今,‘伦敦金融城’更多地是指一种心态,而不仅是伦敦市中心那一平方英里,”一位资深基金经理人表示。

这种牛气也反映在人的身上,比如伦敦证交所(LSE)首席执行官克拉拉·弗斯(Clara Furse)。她于5年前接受任命,领导这个不听指挥的机构。历史上,伦敦证交所陆续出台过多个现代化方案,但都办砸了。弗斯女士一开始进行得磕磕碰碰,但随着伦敦证交所股票交易蒸蒸日上,并于去年挫败了3次潜在竞购,弗斯女士和伦敦证交所现在洋溢着自信。来自美国纳斯达克(Nasdaq)的最新竞购提议,突显该机构的价值。

那么,是什么让“金融新城”(New City)获得成功,谁指引着它,它又将何去何从(无论好坏)?

首先,这里的人都明白,伦敦不能沾沾自喜、骄傲自满,它付不起这个代价。英国财政大臣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上周似乎承认这一点,当时他宣布了一项巩固伦敦金融中心地位的方案。竞争永远不会休止,而且伦敦金融城有一个伤口至今未愈——90年代末,它在关键的欧洲国债期货合同上输给了德国。再说,目前市场充斥着廉价资本,我们可能接近信贷周期的高峰。谁知道退潮时会留下什么样的残骸呢?

尽管如此,伦敦目前的牛气与90年代末期的状态截然相反。当时,许多权威人士警告说,欧元的问世可能会帮助巴黎和法兰克福从伦敦手中夺取大量业务,这两个城市都有发展金融服务业的雄心壮志。

“伦敦正与纽约齐头并进”

事实上,趋势一直在向相反方向发展,伦敦金融城还缩小了与华尔街的差距。“伦敦不再是第二城,”美国投资银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董事长詹姆斯·凯恩(James Cayne)表示。“现在伦敦与纽约齐头并进。”

当然,伦敦长期以来一直是欧洲领先的金融中心。然而过去5年里,在伦敦传统上领先的许多领域,其市场份额一直在上升或保持稳定,而在某些最重要的新机遇方面,它也夺取了很大份额。现在,伦敦占跨境银行信贷的市场份额从1992年的16%上升到了20%。同期的外汇市场交投总额份额从27%升至31%。伦敦在国际债券二级市场的份额达70%。据悉,欧洲半数的投资银行活动都是通过伦敦进行的。

近10年来,伦敦在交易所场内交易衍生品份额方面可能有所下降,但它加强了自己作为定制、场外交易产品领先中心的地位。据悉,在迅速增长的信贷衍生品市场,伦敦所占的份额约为45%。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