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商业

混不进的商务舱

专栏作家桑盛姆•桑赫拉:对于经常出公 差的 人来说,从经济舱升级到商务舱是件很有诱惑 力、但也很伤脑筋的事。我也耐不住诱惑,大胆 尝试了一回。

出于一大堆理由,我不喜欢乘国际航班,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座位太狭促,连小狒狒都会觉得小。在这样的地方坐上8个小时,真是极大的痛苦。但上周末,我得到纽约去见一位密友,所以我想了个聪明点子,坐商务舱飞到纽约,使这种痛苦减到最小。

这是个好计划,但唯一的问题是,在订票过程中我得知,只有将我的公寓转租出去,并在今年剩余的时间里,搬到伦敦动物园的小狒狒圈养围栏里去住,这样我或许才可能买得起一张商务舱的机票,这是唯一的办法。所以,我打定主意,买一张经济舱而不是商务舱的机票,并尝试下新事物:骗个舱位升级。

杂志文章、同事和bumptracker.com等专家网站不乏这方面的建议。事实上,对于经常旅行、尤其是经常因公出差的人来说,从“动物舱”或“禽类舱”设法升级到商务舱似乎是件伤脑筋的事情。他们中有许多人因为老板近年来的预算意识而受罪。其中有些人如此沉迷于试图升级的过程,以至于在坐EasyJet等低成本航空公司的飞机时也要尝试一番。

那些来源提供给我的一些小窍门有:早些检票、晚些检票、单独出行、带可爱的孩子一起出行、带着结婚礼服、在行李上贴商务舱标签、飞快出示频繁飞机出行人士金卡、与男或女机组人员调情、装怀孕、故意破坏经济舱座位然后要求换地方、声称亲人身故、大喊大叫、反复抱怨、坐轮椅、带一支万宝龙(Mont Blanc)钢笔、戴顶好帽子,还有就是粗看上去像有钱的样子且“配得上升级”。

显然,这些小窍门中,有些比其它的更实用,但我到了希思罗机场(Heathrow)维珍航空(Virgin Atlantic)的检票区时,决定尽量多试几种,重点放在与女机组人员调情和看起来有钱上面。我让几张(借来的)金卡从我的皮夹子里掉出来,匆忙扔出一份《金融时报如何消费》(Financial Times How To Spend It)杂志(还有比这更好的财富标志吗?),并且露出我认为最具有杀伤力的笑容,然而,我偶然发现一个问题:柜台后的那个女人不感兴趣。事实上,她看上去有些不耐烦。当我问她今天是不是过得很愉快时,她只是嘟哝了几声。当我谈到有“更大点的地方可以伸腿”就非常好的时候,她回头瞥了一眼,就好像我刚用万宝龙钢笔扎了她的喉咙似的。最后,我坐到了经济舱55a。这个座位不是按小狒狒大小的尺寸设计的,而是给那些独腿小狒狒设计的。我前面那个座位的下面,横着个黑色金属盒子,那意味着我在飞行期间一条腿得曲着膝盖。到了纽约,我感到我的腿有深静脉血栓的初步症状,那个周末的大多数时候都花在了恢复上。

由于担心周日晚红着双眼回伦敦,返回时我想升级的渴望更强了。坦率地说,要不是满脑子都是被送去关塔那摩湾(Guantánamo Bay)的情形,我原本已采纳了一位同事的建议,检票时在护照里塞上一张100美元的钞票。最终,我再次试图依靠我的魅力,我开始对检票的女士说,我认为她的姓很好听。

“谢谢你,”她说。“姓是哪个国家的?”我继续说道。“是西班牙语,”她说。“西班牙真是个迷人的国家啊,”我说道。“其实我是从厄瓜多尔来的,”她说道。“哦,”我说。她可能感觉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于是接着说道:“先生,恐怕今晚的经济舱会非常满。”我提出了解决这一问题的绝佳方案:她可以把我放到商务舱。“哈!”她笑了起来,然后把登机牌递给了我,登机牌上显示我其实要坐33c,也就是经济舱的一个靠道座位,刚好在一对带着哭闹婴儿的夫妻后面。蜷曲着坐在这个位子上,我想我只能在飞过布里斯托尔海峡时勉强睡上5分钟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