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投身慈善未必好玩

专栏作家桑赫拉:不少职业激情消失的青年人宣 称,准备放弃高薪投身慈善机构,但他们错了, 那里并非他们的心理疗养院。

非常不幸,我发现所有那些空洞的、描写“青年危机”(quarter-life crisis )的杂志文章其实并不怎么空洞。这里说的青年危机,是指人们在接近30岁时可能出现的极度迷惑不安的情况。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几乎所有快30岁的人,都突然变得行为古怪:结束一段长期的恋爱关系;宣布与明明是个疯子的人订婚;不切实际地放出狠话,要辞掉他们在伦敦金融城污秽的高薪工作,转而去做一些压力较小但更有意义的事情。

这些幻想破灭了的律师和金融家们薪水是我10倍,一般而言我也并不介意倾听他们抱怨办公室权术和“你死我活的竞争”。但事情总要有个限度,当他们开始吹嘘要辞职去“为慈善事业效力”时,我就到达了丧失耐心的那临界点。这种事经常让我感到愤怒,因为我兄弟在一家房屋慈善机构任经理,多年来我知道了这样一些情况:

■与经商相比,为慈善机构工作的压力更大。在金融城当中似乎有这样一种观点,转向志愿服务行业是一种减压行为。但事实并非如此,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与慈善事业相比,商业的目标更简单。比如,确保税前利润增长7%要比消灭贫穷要容易得多。

还因为,尽管疲倦不堪的年轻高管人士可能不太喜欢典型的公司权力结构,但它却十分简单:首席执行官向董事会汇报,员工向首席执行官汇报。而一家慈善机构的首席执行官要应付多个利益相关人:从援助受赠人到捐赠人、志愿者以及权力颇大的受托人委员会,这些人往往不按照别人告诉的行事。那可是个费劲的工作。

■慈善机构未必不会出现办公室政治。另一个普遍假设是,由于慈善机构工作人员的精力,都集中在拯救世界上,他们没有时间互相在人背后捅人一刀。但事实上,正因为他们都对自己做的事情非常热心,他们就更可能这么做。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英国电信集团(BT Group)董事长克里斯托弗•布兰德爵士根据其经历很好地解释了这一点:“一个团体存在的诽谤、暗斗和欺诈的数量,与其目的的高尚程度成正比关系。”他补充称:“作为管理咨询顾问的7年中,我所发现的最为恶劣的行为发生在伦敦北部的一个残疾儿童收容所,因为一家大型医学院对其进行密切的医学追踪。与这相比,英美烟草(British American Tobacco)的行为相对好得多。

■慈善机构未必没有企业文化。《高处不胜寒》(It’s Tough at the Top)一书极好地阐释了这一点,该书是慈善机构Directory of Social Change的首席执行官黛布拉•阿尔科克•泰勒(Debra Allcock Tyler)新写的一本管理指南,这家慈善机构为其它慈善机构提供培训。这本书针对志愿服务行业,但从其维恩图解(Venn diagrams)和对“以行动为中心的领导”的讨论而言,它很像大多数针对私人行业的管理书籍。有充分的理由解释这一点:仅就英国的慈善机构而言,其年收入为263亿英镑(合492亿美元),随着实现捐款价值的压力日益增大,它们的运作也越来越商业化。

■为慈善机构工作未必意味着每天给麻疯病患者洗澡。那些放出狠话要辞职从事慈善工作的人通常都以为:他们的新生活将需要亲自参与救援工作。他们忘记了慈善组织也像公司一样需要运营,如果他们在一家慈善机构担任律师或信息技术管理者,那么从事的很可能是法律或IT方面的日常事务,而不会成为救助全球不幸人群的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式人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