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领导力

丑陋的印裔人

专栏作家桑赫拉:我本人是英籍亚裔,但这些年 来,我发现商界的年轻英籍亚裔相当讨厌,有位 女强人甚至奚落我握手无力。

最近的一个周三晚上,我原定参加Tie的一个“非正式交际之夜”。Tie是一个组织,名字代表了“才华、创意和事业心”(Talent, Ideas and Enterprise)。请柬上说,它的成员“包括在英国的部分最富有、最成功的亚裔人”[编者注:在英国,亚裔人(Asians)一词通常是指南亚国家的人]。但此前数天,我就开始感到紧张,到了周二,我考虑用任何借口(甚至想到了受河马袭击这个借口)避免出席。

焦虑部分是由于我对“交际”(networking)这个概念的不情愿:当一整天都在向人解释为何我无法写点有关他们公司的文章后,我最不想做的事就是再花一整晚做同样的事情。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这些年来,我发现商界的英籍亚裔确实相当讨厌。

在我被指控煽动种族仇恨之前,我应强调,不但我本人是个英籍亚裔人,而且我不是说所有英籍亚裔生意人都难以对付。总的来说,第一代人是乖孩子。但他们的后代却毫无魅力可言。而且例子举不胜举,让我不知该从何说起。

一个突出例子是鲁本•辛格(Reuben Singh)。1999年时,我为《金融时报》采访过他。我们吃午餐时,他不断夸耀自己:他是英国最年轻的靠自己打拼的百万富豪,年仅22岁就拥有一辆本特利,他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劳斯莱斯车主”。更气人的是,他坚持要在他的意式蔬菜调味饭里放上蕃茄酱。

接下来的例子是赛拉•可汗(Saira Khan),她曾是联合饼干(United Biscuits)的推销员。她在英国电视系列节目《学徒》(The Apprentice)第一季中的表演,被批评家斥为“脸形瘦削”、“脾气暴躁”、“比Daleks(科幻片中的一种机器人)更吓人”。

我去年采访过她,认为这样的评价一点没错:我们享用午餐时,她带着河马般的“细腻”处理各个问题,暗示我是个漂亮的亚裔小毛孩,并威胁说如果我不写点好话的话,将对我施以“可汗的愤怒”,还因为我握手没用力而奚落我。

跳入我脑海的另外一个例子是赛义德•艾哈迈德(Syed Ahmed)。他是一个31岁的企业家,说谎成性,并喜欢说“我没有任何弱点”之类的话,这使他在今年的《学徒》中成了反面角色。他是我的一个亲戚,最近在一次家族葬礼上遇到了他,这是10年来我们的第一次碰面。他当时这样介绍自己:“嗨,我刚花8万英镑订购了一辆保时捷卡宴。”

为了找出为什么这么多英籍亚裔生意人有着像新德里一样大的自负,我觉得我应该跟亚裔企业家方面的英国权威人士斯平德•达利瓦尔(Spinder Dhaliwal)谈谈。他是萨里大学(University of Surrey)的一名讲师。不过,虽然听到她说“大肆吹嘘”、“这么做的不只是少数族裔”等评论让人安心,但她把这些都归咎于“不安全感”却不能让我信服。

因此,为了对此问题进行研究,我决定还是去参加“非正式交际之夜”。所有出席者都异常地兴致勃勃,我把这个话题抛出来让大家讨论以后,觉得这个现象有三个最主要的原因。

1.亚裔文化中的物质主义令人难以置信。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印度人在海外经常被认为是精神为本、超脱尘世的,而即便一些印度穷人也佩戴黄金首饰,中产阶级喜欢炫耀房子和车子。过去,在英国的亚裔人行事低调,为了融入英国而强压这种冲动。但第二代亚裔人在英国享受着安逸舒适的生活,就觉得没必要这样做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