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斯特凡•斯特恩

喜用比喻的管理大师

过去30年来不断著书的查尔斯•汉迪(Charles Handy)在他的新作《Myself and Other More Important Matters》中,继续借古讽今,以生 动的比喻阐述人性化组织管理。

三叶草、空雨衣、公事包、大象和跳蚤:在过去30多年里,查尔斯•汉迪(Charles Handy)借助他的书籍及其标题,不断探究英国语言的隐喻潜能。现在这项工作还在继续。

这些意象的确引人入胜,而且总有一种严肃的深层用意。作为一位“管理大师”,汉迪并非汤姆•彼得斯(Tom Peters)那种喜欢炫耀的人。他说话声音没那么大,没那么戏剧性,但却不乏坚定。

在汉迪新出版的《Myself and Other More Important Matters》对话式回忆录中,他回顾了一生中启发他写下管理和组织方面著作的种种经历。

他把焦点放在生活中的重要瞬间,来阐明一些更深刻的主题。因此,我们很快就能把他生命中的重要时期串连在一起:英裔爱尔兰教区牧师的儿子、攻读希腊哲学家思想的牛津大学生,后来为壳牌公司招募大学毕业生而驰骋于东南亚地区。

书中也勾画了其它重大事件:与引人瞩目的伊丽莎白结婚、脱离壳牌、创立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以及投身自由作家的“公事包生活”。

所有这些事件都支持着书中提出的各种建议和见解。虽然汉迪已经出版了好几本书,但仍有更多的经验可以传授。

他回到经典著作中,特别是吸收了亚里士多德(Aristotle)的 eudaimonia(通常被译作“幸福”)概念,希望从中获得灵感。但是汉迪说,这个词“更好的译法是‘尽情盛放’,或者是尽最大努力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有趣的是,这个概念也用于组织机构中,只是现代商业大师们称之为‘优化核心技能’。我更喜欢亚里士多德的解释。”

不幸的是,很难用“尽情盛放”来形容战后时期的许多英国企业。汉迪在探究许多曾经辉煌的英国企业毁于一旦的问题根源时,对这个问题的感悟很有意思。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许多英国管理人员都受军队管理理论和实践的影响,“一时之间,英国企业热衷于类似军官食堂的做法,管理人员可以享用有3道菜的正式午餐,而低级别的人只能将就着吃盒饭……但商业组织的运营环境却是一个不同的世界。在这里,发号施令的权利要靠自己去争取,而且商业组织不能指望别人会自动接受权威,以及随之而来的特权。”

汉迪认为,英国工业表现不佳的另一个根源在于会计职业的主导地位。直到汉迪及其同事开创了对英国企业老板的正规管理教育之前,在各种职业中,只有会计师能够夸耀获得了公认的正规培训。

“为会计师提供的会计培训并没有错,”汉迪写道,但是,“会计职业却意外地成为了英国的商学院。”汉迪的言下之意是,会计师可以告诉你花了多少钱,但不应告诉你该花哪些钱,以及怎样花。

汉迪说,一个给人印象更深刻的关于组织效用的理论可以在剧院里找到。节目单把每个人的名字列出,而不论他们的贡献有多么微不足道。“演出公司不会把演员称为人力资源——要是这么做,就没有演员会为他们工作了……‘经理’一词只用于管事(而不是管人)的人。”

节目单上最瞩目的位置让给了“与顾客直接沟通的人:演员。而且他们所接受的是指导,而不是管理。事实上,这位导演在剧目进入轨道后就退居幕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