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领导力

测测你的“风险智商”

智商的种类越来越多了。先是情商,然后是创意 智商,现在又冒出“风险智商”。
智商有多少种呢?至少在商业领域,智商的种类似乎与日俱增。先是情感方面的智商,即情商(EQ),用来衡量我们能否很好地管理与他人之间的关系。然后是创意智商(CQ),衡量我们的创造和创新思维能力。现在又出现了“风险智商”(risk IQ),用以测评我们理解和学习风险的能力。

“风险智商”一词,是咨询师兼培训师大卫•阿普加(David Apgar)的发明。他在新书《风险智商:学习管理我们不知道的风险》(Risk Intelligence: Learning to Manage What We Don’t Know)中阐述了这一概念,并具体讲述了它的应用。阿普加的前提假设是,我们对风险了解得越多,管理风险的能力也越好,而这进而又会减小我们的风险暴露。很少有人会反驳他的断言:许多企业和经理人对风险的理解不够好。但如何加以改善呢?阿普加在书中提出了一些答案。

这本书的主题不是风险管理,而是如何对风险管理进行管理;它旨在说明如何评价企业和个人了解和评估风险的能力。该书首先将风险分为两类:随机风险和非随机风险(或“可学的”风险)。前者是不可预测的,也无法预测,而后者可以预测并加以研究。

该书的重点是可学的风险。它告诉我们如何测评我们的风险智商,以及如何发展“风险战略审核”。后者实际上是一种方法,用以对各种风险进行优先排序,并针对增长需要来平衡风险,以及创建适应性网络,帮助我们了解并更有效地评估风险。该书在最后一章对所有概念进行总结,说明如何系统地使用这些工具,以提高企业评估风险的能力。

该书有些章节非常有意思,但并不是每一章都引人入胜。例如,有关运用网络和伙伴关系的章节非常精彩,值得一读。

然而,“风险战略审核”这章却主旨不明。作者有时谈到对现行战略进行审核,而有时又在讲如何创建战略。

书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章节,讲述了风险战略与增长战略的平衡问题,而紧随其后的章节有点儒家味道,讲述“风险战略模式的四季”和“收割播种与培育战略”。

作为该书的主题,随机风险与可学风险的区别问题是该书一个更为严重的缺陷。既然我们很明确地是在应对非财务风险,那么随机风险与非随机风险的区别是什么呢?该书作者没有明确阐述,之后,他承认某些随机风险可能是可学的,使这一区别更加混淆。哪些风险是我们应该作为“不可学风险”来处理的,而哪些风险是我们应该加以研究的呢?

该书开篇叙述了弗吉尼亚州北部一位成功的农场主威尔默•麦克莱恩(Wilmer McLean)的故事。他的农场在1861年遭到破坏,当时这里成为美国内战首个重要战役布尔伦河战役(Bull Run,又称马纳萨斯战役)的战场。麦克莱恩后来迁往弗吉尼亚州的阿波马托克斯,在那里成为一位成功的食糖经销商。1865年,他的住宅成为罗伯特•E.•李(Robert E. Lee)将军领导的南军向北军投降的地点。获胜的北军将士毁坏了这幢房屋,并盗取了麦克莱恩的家具作为纪念品。

这是一个精彩的故事,但作者暗示,如果麦克莱恩能够更好地权衡各种风险的话,他本可以避免这场麻烦。那么如何来权衡呢?从农场主和食糖经销商的角度来看,这两个事件似乎都应该是随机的。阿普加却认为不是;但如果我们接受这一观点,那就很难理解什么是随机风险。即便我们真的理解两种风险之间的区别,又能有多大的帮助呢?许多风险管理咨询师建议,企业关注他们认为最可能发生的风险,而不管这些风险的随机程度。这样的建议似乎更具实用价值。

对此,《风险智商》提出一个重要观点:我们有必要加深和改善对风险的理解。阿普加警告称,否则的话,我们有可能会选择充满固有风险的战略,甚至有可能被误导,认为它们的风险不大。

译者/刘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