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与FT共进午餐

与托夫勒共进午餐

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在中国颇有知名度,他被管理咨询公司埃森哲列为对商界领袖最有影响力的第三人,仅次于盖茨和德鲁克。近期他对未来又有什么新的高见?

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曾建议在洛杉矶的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进午餐,但为了便利起见,我们将地点选在了洛杉矶贝尔艾尔酒店(Hotel Bel-Air)的露台。此处距离他与妻子兼合著者海蒂(Heidi)同住的钢/玻璃结构住宅不远。

变化是非线性的

我很高兴能在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好莱坞名人经常出没的地方,采访现年77岁、全球最著名的未来学家托夫勒。我甚至有可能看到沃伦•比蒂(Warren Beatty)和南希•里根(Nancy Reagan)在他们常去的隔间里吃午饭呢!在等待托夫勒到来的时候,我点了一杯维斯珀(Vesper)马提尼酒——洛杉矶现在正流行这种复古情调的、由杜松子酒和伏特加酒对半混合而成的烈性酒。我对自己说,这是对托夫勒核心思想之一的印证:变化是非线性的,可以倒退、向前或横向发展。

36年前,他和海蒂出版了他们的第一本重磅著作《未来的冲击》(Future Shock)。不到十年后,他们出版了《第三次浪潮》(The Third Wave),书中预测了“分众化”(demassification)、多元化、基于知识的生产、以及变化的加速。然而矛盾的是,托夫勒目前在巴西、中国和韩国等国的名气比他在本土更大——在本土,他所预言的未来或多或少变成了现实。美国新闻界对他们的新书《财富的革命》(Revolutionary Wealth)并未作太多报道,只有《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今日美国》(USA Today)刊发了一些不错的书评。不过,此书已在德国和意大利引起媒体关注,并已在中国和印度成为畅销书。他刚访问日本,他在那里被视为真正的哲人智者。

欧洲已经落后

打过招呼之后,托夫勒开始悲叹中东事态。这并非我想讨论的话题,因此我脱口问出第一个问题:你在自己的国家里是一位无名的预言者,这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倾听你的观点呢,还是因为美国人已经彻底接受了你的观点,以至于再没什么可争论的了?他多多少少接受了后一种解释,并提到欧洲对他重新兴起的关注,似乎缘于“欧洲已经落后”的观点。“革命的财富体系,完全是关于分散经营、细分市场、灵活性以及权力的分散和下放,而欧洲领导人却试图建立一个庞大国家。”他表示。“欧洲人的机构和社会运转非常缓慢。他们为这一点感到骄傲。这没啥不好,但总会有代价。较大的欧洲国家,如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与美国和亚洲相比正陷入相对衰退之中。

我建议我们点菜,因为这看来会是一次长谈。托夫勒点了一份带有烤虾的柯布沙拉和苏打水。我点了火腿、甜瓜和一杯黑品乐葡萄酒。我们继续谈论他的预言在哪里引起的反响最大。托夫勒列举了这些年来听取他和海蒂建议的领导人,这份名单令人印象深刻:1986年,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策划改革之时;1988年,中国改革派总理赵紫阳;从中曾根康弘(Nakasone)到小泉纯一郎(Koizumi)的多数日本领导人;马来西亚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印度的阿卜杜尔•卡拉姆(Abdul Kalam)。韩国的金大中(Kim Dae-

jung)和委内瑞拉总统雨果•查韦斯(Hugo Chavez)曾在狱中阅读过他的著作。托夫勒最近的交谈对象是墨西哥电信业巨头、全球富豪之一的卡洛斯•萨利姆•埃卢(Carlos Slim Helu)。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