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布莱尔

评布莱尔的《旅程》

巴贝尔:在市场处于巅峰之际,布莱尔及时脱身了

托尼•布莱尔:《旅程》(A Journey),哈奇森出版社(Hutchison),建议零售价25英镑,共718页。

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的自传一定程度上是出于发泄目的的心理剧,同时也在论述现代民主国家领导人面临的种种挫折。该书以一种亲密的口吻写就,带有米尔斯与布恩出版公司(Mills & Boon)招牌式的言情风格。例如,布莱尔在书中透露,1994年,在自己决定角逐工党领袖的那个晚上,他是如何像野兽一样把妻子切丽(Cherie)“生吞活剥”的。此书更宏大的目标是想让自己的政治遗产得以传承,清算旧帐,为伊拉克战争辩护,以及向工党成员发出大胆的呼吁——不要丧失对“新工党” (New Labour)的信心。

布莱尔的自我描述前后矛盾,这令人颇为好奇。布莱尔冷酷无情,但有时却不够自信。他是一位有执着信念的政治家,尤其是发动对外战争的时候;但他的国内改革大多半途而废。他在执行方面颇有不足,唯一的例外是他任内达成的北爱尔兰和解。当初他年纪轻轻就出任英国首相,成为“时尚英伦”(Cool Britannia)的缩影,但到头来落得个遭国人厌恶猜疑的下场。在他占据唐宁街首相官邸的10年中,他与时任财政部长戈登•布朗(Gordon Brownj)的关系最为重要,但也最具破坏力。

要读懂布莱尔,首先必须厘清他与工党之间的关系。他与戈登•布朗和彼特•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共同推动了“新工党”方案,该方案旨在帮助工党摆脱混乱不堪的选举格局。布莱尔离经叛道,但同时也招摇撞骗。他自己也承认:“为了骗过工党,我不得不让自己与公众结成某种同盟。”

这种同盟有多种形式。布莱尔风度翩翩,自诩为受欢迎的人。“叫我托尼就行,”他总是对来访者这样说,即便他们更愿意称他为首相。他也善于把握公众情绪。在戴安娜王妃(Princess Diana)不幸罹难后,他的表现无可挑剔。在国际舞台上布莱尔是一位明星。他高大英俊,的确堪与克林顿和布什比肩。相比之下,欧洲国家的希拉克(Chirac)和科尔(Kohl)之流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群“恐龙”。

当他本人与英国民众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罅隙时,问题就出现了。各种琐碎却又真切的丑闻让他失分不少。但真正让他无路可退的是伊拉克战争,因为发动这场战争是基于一个误判: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当然,有许多人和布莱尔一样,都假想伊拉克确实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还提供证据,表明萨达姆“并未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战略,只是出于权宜之计,将该计划暂时搁置。”但是,他误导英国公众参与了一场灾难性的战争,这种印象很难消除。

布莱尔从性格上讲是个干涉主义者。他在书中写道,有些问题需要“决断”。如若不加理睬,这些问题最终会难以收拾,阿富汗的“基地”组织(al-Qaeda)就是一个例证。

在1999年成功地对科索沃进行军事干涉后,布莱尔在美国芝加哥发表演讲,辩称:一个专制独裁政权自身的性质,就可以证明通过干涉将其推翻的合法性,而不仅仅是看它是否对国家利益构成直接威胁。

“布莱尔主义” (The “Blair doctrine”)挑战了有关国家主权的理念,也大大地降低了付诸武力的门槛。国家主权的理念可以追溯到1648年签署的威斯特伐利亚条约(Peace of Westphalia)。干涉科索沃和塞拉得昂似乎还能证明上述方式的正确性,但出兵伊拉克和阿富汗则是规模迥异的冒险。布莱尔既没有认真处理国家重建的现实挑战,也没有解决更大范围军事干涉所暗含的诠释新“交通规则”的需要。他只是简单地重申: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伊斯兰势力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职责,必须付出代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