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创业者

别上炒作的当

约翰逊:说来惭愧,我好几次都醉心于荒谬的赚钱机会

有筹钱的能力,并不一定意味着有赚钱的能力。但投资者总是会把这两种技能混为一谈,于是就导致了具有破坏性的资金配置。

从本质上讲,早期风险投资是押注于其中的创业者。对于预期收入和利润的预测永远都会偏高:但谁都无法预知未来,我见过的所有商业计划,最后几乎都以失败告终。一般来说,项目启动所需的成本和时间都会超出预算水平,而且经常还会出现整个商业模式出现问题的情况——但有时候会出现其他机遇,并成为企业的救星。在这种“终极博弈”中,赢家与输家之间的区别,完全在于你支持哪个人。

我认识一些很有才干的推广人才,他们非常善于为新项目拉来资金。他们能够流畅自如地从一个项目转到下一个项目:十年前是互联网,然后是中国概念、采矿业、基建行业,凡此种种。在他们心目中,拥有真正的专业技术并不是必须的。他们拥有抓住时代精神的伟大天赋——这正是当下最火的资产类别。他们学习一套脚本,招揽一批“专家”,再准备一份颇具说服力的商业计划书。他们熟悉时下所有的热门词语——可攀登性、牵引、杠杆、烧钱率、特别保护权,等等。他们懂得结构性交易的错综复杂之处,从而为自己牟利。然而上述种种优势,都不意味着他们能够在现实世界中实施伟大的远见。

但热切盼望参与最新时尚投资的机构投资者以及一些私人投资者,却争相为他们提供支持。于是公司上市了,初创企业拿到了风投——如果不是因为推动这些事情的人魔鬼般的超凡魅力,恐怕没人会认真对待它们。这些人物深谙“讲故事”和“忽悠”听众的重要性。我研究了一些公司的IPO,奇怪他们究竟是怎样获得融资的。然后我想到了在金融界,形式胜于实质的情况也十分普遍。正如剧作家席勒(Schiller)所言:“外表统治世界”。(Appearance rules the world.)

推广者是一群非常有趣的心理学研究对象。他们大多十分自恋且惯于浮夸,这也是他们作为表演者,在对未来的合作伙伴施展财务魔法时所需的魅力的一部分。他们异常自信,不知羞耻:一个项目失败后立刻转投下一个项目,对他人的损失漠不关心。他们唯一的兴趣就是做交易——对于他们来说,花费多年时间,亲身建立一家企业的艰巨工作太慢,也太无聊。

说来惭愧,我也有好几次醉心于一些荒谬的前景——比如秘鲁的木材、女性专用健身房、新颖的汽车报警器,等等。这个单子长得让人压抑,它们当时看起来似乎都是明智的点子,但回想起来就觉得毫无新意。大多数情况下,我都被巧妙的演示所蒙蔽,被出面来谈的人说服——他们训练有素、侃侃而谈,热情洋溢且一派乐观。他们懂得一段出色表演的力量。

但来之不易的经验告诉我:应当更深入地审视。现在我更青睐的是不那么浮华、更平凡、低调而务实的商业提案。我会回避热门行业和超高回报率。要有一个在职业生涯中实际经营过一家盈利企业、有经验的经理人。要了解专业领域的知识和实际状况,而不是营销技巧或虚夸的宣传。有野心和希望不难,但真正重要的是一个强大的团队、良好的记录和一项真正经得起仔细审核的业务。

尽管如此,我倒不认为所有疯狂的梦想家都是危险的。我们需要有一些有远见的人,才能推动产业进步,尽管他们的许多发明和策划最终归于尘土。毕竟,每一位伟大的商业领袖身上,都有一些江湖术士的元素——我们都知道他们都练习过如何讲话,而他们的奉承也都恰到好处。有能力说服投资者的人,常常也能激励员工。一位坚忍不拔的经营者,配上一个善于鼓动的推广者,简直是无人能敌的绝配——这样的合作怎么可能失败呢?

译者/王柯伦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