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与FT共进午餐

与收藏家纳哈迈德共进午餐

纳哈迈德家族因三件事而闻名:第一是财富,家族财富估值30亿美元;第二是家族珍藏的毕加索作品;第三是行事极为诡秘。

从事艺术品交易的纳哈迈德家族(The Nahmads)因三件事而声名远扬:第一是财富,福布斯(Forbes)估计其家族财富为30亿美元,据佳士德(Christie’s)纽约拍卖行总裁克里斯多佛•伯格(Christopher Burge)的说法,“该家族售出的艺术作品超过当今世界任何画商”;其二是家族珍藏的毕加索作品;其三是他们的行事极为诡秘,这种行事风格不但对其所收藏的艺术珍品(免税存放于日内瓦(Geneva)机场专门的艺术品仓库中)如此,而且还影响到与35岁的海利•纳哈迈德(Helly Nahmad)午餐会的地点。他经营着家族在伦敦的画廊;另一位与他同名的表兄——两位的名字取自祖父希勒尔(Hillel)——则执掌着该家族位于纽约的另一家画廊。

执掌伦敦画廊的海利同意接受《金融时报》的采访,因为他刚刚在苏黎士艺术之家美术馆(Zurich’s Kunsthaus museum)首次公开展出了家族所藏作品。他选定巴黎作为访谈地,并派他的司机到巴黎火车北站(Gare du Nord)来接我。绕了大半个巴黎城时,对方才告知我吃饭的地方——丽圃咖啡馆( Brasserie Lipp),它还是20世纪初法国讲究艺术和文化修养时代(belle époque)的装潢——熟铁做的树形灯以及陶瓷马赛克依然保持原样,想当初,普鲁斯特(Proust)常在此买阿尔萨斯啤酒(Alsatian beer),海明威(Hemingway)也正是在此文思泉涌地写出一本本小说。

只有常客才能有资格就坐前室,但还没等我验证是否仍是传统的就坐习惯(巴黎人坐里屋,游客坐楼上)前,身着休闲海军套衫以及蓝色开领衬衣的纳哈迈德一头扎进咖啡屋。他身材高大、圆脸、一双蓝色的大眼睛,一头黑色的卷发向后梳理,厚厚的眼镜片后面是浓密的眉毛,他把手伸过那张贵宾专用的、位于正中央的桌子,差不多都能把我搂到怀里——“我们来个热烈拥抱”,同时亲切问候服务员,嘴里还恭维说“您的笑容真灿烂”。

他问我想喝些啥,我则说随便。“可是你可能会不喜欢喝我点的东西!”他高声说道,于是点了伏特加酒与橘子汁。我则要了一杯香槟,以庆祝他的画展成功举办——全面展出了家族所收藏的100多幅艺术珍品,包括毕加索(Picasso)、马蒂斯(Matisse)、米罗(Miró)、莱热(Léger)、格里斯(Juan Gris)等的作品,它们平时“养在深闺人不识”,是纳哈迈德家族的镇馆之宝——这些作品与众不同,极其珍贵,一旦拍卖出去,就很难会再次在市场上流转。

“伟大艺术家传递的最重要信息就是他们能参透作品隐含的内涵——即真实的东西,”纳哈迈德以此作为开场白。“艺术家反对物质世界,就好比这些杯子,”说着他从桌子上取了几个杯子,然后又把它们砰得放到桌上,“这些都是人造东西,只是幻象,丽圃咖啡屋也是如此,”他说得手舞足蹈,把旁边桌子用餐的食客以及穿梭的服务员都吸引住了——“所有这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我喜欢自己从事的工作是由于我们能近距离接触艺术家所创作的人与物,而且可以说,‘我存在于斯,这就是我真实的感受。’”

如此精辟定义现代主义艺术(家族财富倚仗于此)后,纳哈迈德取消了伏特加酒,与我一样,改而要了一杯香槟。“今天是10月24日,我很高兴就坐在雅姬•武尔施拉热对面,巴黎总是阳光明媚,我想在此呆上几年。慢条斯理地感悟生活中的一切。”事实上,他语速很快,说得滔滔不绝。不时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一丝欧洲口音,但发音并不太准;纳哈迈德的第一语言是意大利语,家族说的是法语。“我们都心知肚明人生如白驹过隙——所以得相互珍爱!如果能达此境界,就能避免太多的分心事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