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与FT共进午餐

与纽约富豪布兰特共进午餐

他是实业家、收藏家、名模的丈夫,被形容为“有品味的唐纳德•特朗普”。多数人会把他归入1%的富豪,而他自认为属于99%。

彼得•M•布兰特(Peter M. Brant)——63岁的实业家,房地产业的大佬,杂志的所有人,艺术品收藏者,马球玩家,一位超级名模的丈夫,九名子女的父亲(两任妻子所生)——多数人会把这样一个人归入1%之列。(译者注:2011年“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自称为99%的人,对应1%的富人。)他的财富净值据报道在5亿至14亿美元之间;他对构建帝国有特殊的爱好(他有四名成年子女在他的商业帝国里任职);他在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Greenwich)拥有一块53英亩的地产;他酷爱“安德森与谢泼德店”(Anderson & Sheppard)缝制的衣服。来赴我们的午餐时,身穿灰法兰绒的双排纽扣套装、蓝白相间的细条纹衬衫,佩戴海军蓝的编织领带、白色的口袋手帕、金质打结的袖口链扣。如果你想描绘出一副标准的商界巨头形象,大致会很像这个样子。

但布兰特本人会不同意。事实上,在吃饭时他很明确地说:“我自认为属于那99%。”

这一声明让人有些犹豫。尤其是因为,布兰特选定的餐馆Sant Ambroeus,位于1%富人生活区的中心——曼哈顿的上东区,靠近惠特尼美术馆(Whitney Museum)。而且,我们吃这顿午餐的最初原因之一,就是要讨论布兰特作为对艺术的大资助者的角色——艺术资助通常也是一件1%的人做的事。

布兰特在格林威治有他自己的艺术基金会。他也和第二任妻子史蒂芬妮•西摩(Stephanie Seymour)及四个子女住在格林威治(包括一名继子,系西摩与前夫、吉他手汤米•安德鲁(Tommy Andrews)所生)。该基金会名为“布兰特基金会艺术研究中心”(Brant Foundation Art Study Center),2008年创立,目前由他和第一任妻子生的女儿艾莉森(Allison)执掌,每年举办两次展览,同时也是研究机构。最近一次展览是去年11月举办的,主要展出的是大卫•阿尔特默德(David Altmejd)的作品。阿尔特默德是一位加拿大艺术家,曾代表加拿大参加2007年的“威尼斯双年展” (Venice Biennale),其著名作品是一些巨大的、常常令人不安的雕塑,将身体器官与其他有触感的物质(水晶、毛发、织物)混合在一起。恰巧,挑战性的艺术,又是一个通常会吸引1%的人的东西。

但布兰特还是说,“我不认为艺术品收藏是专属于那1%的,”这是在我们坐下,点了饮料之后(他点了冰茶,我是苏打水)。我们还回忆起,我们之前也曾一起吃过饭,那是在时装设计师阿瑟丁•阿拉亚(Azzedine Alaïa)主持的餐桌上。布兰特的妻子和阿拉亚关系很亲密。去年夏天,我到巴黎报道女装时,曾住在阿拉亚经营的简易酒店“三间房”(3 Rooms),当时布兰特的儿子哈里(Harry)也在那里,报道为布兰特家族拥有的《访谈》(Interview)杂志举办的一些展览。该杂志是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在1969年创办的。在布兰特家族的世界里,利益和私人关系常常交织在一起。例如,在和我共进午餐后,布兰特将前往迈阿密-巴塞尔(Miami Basel)艺术展(他每年都会去),共同主持一场宴会,庆祝《采访》俄罗斯版的创办。该杂志授权给俄罗斯亿万富翁弗拉德•多罗宁(Vlad Doronin),他恰好是娜奥米•坎贝尔(Naomi Campbell)的男友,坎贝尔则是阿拉亚和西摩的又一位密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