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远观中国

蒋经国:台湾民主“开闸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魏城:今天是台湾大选前夕,也是蒋经国逝世24周年纪念日。如果没有蒋经国临终前的解严开禁之举,台湾的民主进程可能会延迟多年。

全球的目光,至少是全球华人的目光,如今都聚焦在明天(1月14日)举行的台湾大选上,但我这篇文章,却想聚焦于今天(1月13日),这是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纪念日,但这两个日子却有着某种关联。

24年前的今天,台湾前领导人蒋经国逝世。就在他逝世的13天前,台湾宣布解除报禁;就在他去世的半年前,台湾宣布解除戒严、开放党禁。这些决定打开了台湾民主化进程的“闸门”,也使明天举行的多党竞争的总统、立委选举成为可能。

记得1987年蒋经国解除戒严时,我还在中国大陆媒体工作。当时与一位大陆媒体人谈及此事,他说,蒋经国领导的国民党毕竟是中国民主先行者孙中山创立的,蒋经国也一直受到孙中山三民主义思想的熏陶和培育,民主意识如果没有流淌在他的血液中,至少也潜伏在他的DNA中,蒋经国解严开禁之举,便是他一心想在告别人世之前实现孙中山“军政-训政-宪政”遗训的体现。

此言似乎并不完全与事实相符,因为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蒋经国都不像是一个为民主化进程“开闸”的人,更别说主动设计、建设台湾的民主制度了:

首先,蒋经国属于“太子党”,是老独裁者蒋介石刻意栽培的蒋家第二代“接班人”。在蒋经国接班时,全球各国,除了君主制国家之外,无论是右翼独裁政权,还是左翼专政体制,只要名义上号称“共和国”,子承父业的国家还不多见,那时的苏联阵营诸国,虽属极权,但既然号称“无产阶级专政”,权力转为家族世袭便难以想象,至于朝鲜金日成公权私授,搞金氏家天下,则是后来的事。而当时的右翼独裁政权,如南越、南韩等,只要不是君主制,权力世袭也颇为罕见。从这个意义上说,蒋经国似乎是台湾版的金正日。据说他掌权后,还有意培养一个台湾版的金正恩——他的二儿子蒋孝武,只是因为后来外界怀疑蒋孝武卷入了暗杀美籍台湾作家江南的行为,蒋经国才被迫放弃了培养蒋家第三代“接班人”的努力。

其次,蒋经国曾主管过台湾情治部门,台湾很多侵犯人权、压制自由、迫害异见人士的行动都与他有关联。从这一点来看,他又仿佛是台湾版的贝利亚。

再次,蒋经国没有在西方民主国家留过学,反而曾在斯大林治下的苏联长期留学和工作,前前后后呆了12年,并且具有中共党员与苏共预备党员的双重身份。台湾历史学家许倬云说过,蒋经国回到中国时,“思想里还有不少社会主义的成分,自由民主思想是没有的。”虽然回国后血缘亲情战胜了马列信仰,蒋经国与父亲一起坚决反共,逃台后又共同建设所谓的“自由基地”,但他头脑中仍然没有什么自由民主思想。1955年,美国学者怀丁(Allen Mhiting)访问蒋经国时,蒋经国曾对怀丁说:“在亚洲,一党专政是唯一统治的办法。政工、特务、青年救国团被共匪攻击得最厉害,美国的误会也最深,但惟有如此,才能反共。……只要中共存在一天,我们就永远没有民主。”就这一层面而言,他又是台湾版的苏哈托。

但就是这个看似集金正日、贝利亚、苏哈托于一身的蒋家第二代独裁者,却在临终前不久打开了台湾民主化进程的“闸门”。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