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与FT共进午餐

与黄怒波共进午餐

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国际上一夜成名,是因他去年到冰岛买地。下海前,他是中宣部官员;下海后,他仍然是诗人,登珠峰。他承诺将所有资产,一半捐母校北大,一半留给员工。

第一次碰到黄怒波,是在FT上海北外滩的年度答谢晚宴上。他是当晚的演讲嘉宾。这位中坤集团的董事长,国际上一夜出名,是因为去年他不远万里去冰岛买地。他一脸笑意,用中文演讲。过了一道翻译,仍赢得中外来宾满堂喝采;紧随黄怒波身后的年轻助理,20多岁模样。旁人提醒说,这是黄董事长的公子黄斯沉。只见他毕恭毕敬向宾客介绍他的老爸:“这是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总......”。在两个身份之间,他游走自如。旁人看来,颇见幽默。

第二次见面,就是相约与FT共进午餐,在中坤的大本营北京。时隔两月,冰岛买地发生变故。原本志在必得的300平方公里冰岛土地,遭所在国政府相关部门否决而流产。

午餐,黄怒波订在昆仑饭店的日餐厅。一个大包间,中间置放一长条黑色餐桌。墙上,挂着几幅日本的浮世绘。我先到,喝茶等候。黄斯沉来电,堵车,随后就到。身高一米九零的黄怒波跨进门,餐室立时矮了些。他叫过伺应生说,他是这家餐厅的常客,点菜由他代劳。随即报出一串菜名。任何FT午餐最费事的点菜程序顷刻完成,齐了。

这顿午餐,我听黄怒波自己的故事。

A

“现在,我每谈论一个观点,都会起一场风波。前些时候,一家国际媒体的记者让我很生气。我给中欧商学院捐了一千万元的教席,有记者来采访。我先声明了我不谈冰岛。这个记者说,那就不谈冰岛,但想问你一个问题。他说,现在,世界上很多人都觉得中国共产党挺恐惧的,你怎么看? 这个问题,我没法不回答。我说,这是一种后冷战思维。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现在是市场经济阶段了,全球化了,你不要再说你的党好、我的党不好,大家不要互相为党派而打架。我说,中共现在有7000多万党员。改革的三十年,主要还是执政党带着中国做出了成绩。中国经济发展这么快,给世界经济做了多大贡献,你能说它不好吗?

反过来,你要说你的美国民主党好,共和党好,我也会有意见,你的党好,怎么把金融危机带出来了? 怎么华尔街都被占领了呢?如果你攻击我的党、我攻击你的党,那就回到冷战时代了,没必要。我说我们应该回到市场经济来看,谁执行的市场经济规则好,谁执行的不好,要把意识形态去掉。我觉得我说的有道理,那位记者也说我有道理。但是网上的文章出来,标题就变成“黄怒波说冰岛购地受阻,主要因为他是中共党员。这就完全文不对题了。”

B

“买冰岛这块地,可能十年都没有收入,也可以永远没有收入,但最后也未必不赚钱,就跟我投资西藏一个道理。但是我必须去西藏。我这么大一个国际度假板块,游客想去的不一定全是我赚钱的地方。很多地方我要赔钱。冰岛是一个道理,如果想回收快,去北欧投资确实有很多问题。但是我要做一个长远战略,这是民营企业。国企不会考虑十年之后,我必须考虑十年、二十年后我的板块将是什么样子。冰岛人没什么商业经验,觉得一个傻傻的中国人跑来干什么。对我来说,现在正是金融危机,它的地卖得很便宜,才800多万美金。若你要价8000万美金,我肯定不会去,我有我的商业利益考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