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风险投资

美国风投仍然低迷

FT专栏作家邰蒂:尽管各央行向系统中注入了数量令人瞠目的流动性,但美国风险资本融资却连年萎缩。这不仅表明金融体系两极分化严重,也意味着将资金导向亟需领域的效率极低。

最近几个月,投资者似乎爱上了押注高风险企业。这样说是因为,随着各央行向系统中注入了数量令人瞠目的流动性,高收益债券和杠杆贷款的息差大幅减少,因为投资者“吞下”了那些风险。

不过,在这股买入狂潮中,公司资本市场中还有一个明显无人青睐的角落——风险投资。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在本月召开的年度会议上披露了最新的筹资数据,该数据由该协会、MoneyTree和普华永道(PwC)共同编制。

数据情况不容乐观。今年头三个月,仅有35家美国风投基金筹得资金,筹资总额仅40亿美元,同比减少12%。而去年还是一个十分糟糕的年份:2012年风投基金筹资总额仅280亿美元,是2000年筹资总额的四分之一,也是上世纪90年代末水平的一半。

更令人吃惊的是,2012年的数据不仅低于2007年,甚至也低于2011年。而在欧洲(那里的风投行业从未成过气候),风投基金筹资额下滑趋势更为明显。

这从整体上对经济有没有影响?一些乐观主义者也许会认为没有影响。

毕竟,2000年一年的风投基金筹资额就超过了1000亿美元,而当时这些慷慨投出的资金大部分都被浪费在了不值得投资的风险企业身上。随后当互联网泡沫破裂时,这一点当然大大拉低了风投资金的投资回报率,以至于在过去十年里,风投行业的整体回报率比投资公开股指的回报率高不了多少。

考虑到这一点,也许投资者们目前的疑虑就不那么令人意外了。另外,考虑到首次公开发行(IPO)市场的疲弱表现,令风投基金很难找到退出的策略,这种疑虑就更容易理解了。但无论如何,风投行业的衰落并未阻止一些创业者获得资金,至少,那些超级乐观主义者是这样认为的。

如今,在互联网上从小投资者那里筹集贷款的众投(crowdfunding)平台,成为一个新的资金来源。而一些大型的工业集团最近开始为初创型公司提供种子基金,这也有助于填补风投行业的资金缺口。

而在欧洲和美洲,许多小企业如今正通过亲友或信用卡融资。这并不完全是一项创举:正如考夫曼基金会(Kauffman Foundation)所指出,美国大多数小型初创企业从未使用过风投资金,在硅谷以外尤为如此。

不过,尽管以上补充说明令人略为放心,风投资金的减少仍然令哪怕是老练的观察人士大吃一惊。

至少,这引发了一个重要问题:将来谁会为大规模风险创新提供资金。毕竟,正如美国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联合创始人威廉•詹韦(William H. Janeway)在一本书中所指出的*,最近几十年美国的技术创新是由国家投资(比如说通过军方)与私人部门对研发的押注(通过风险投资)共同推动的。但如今政府拨款如今正在枯竭,就连来自私人部门的资金流似乎也正在干涸。

这对有的初创型企业不一定会造成问题,小区便利店或软件开发者可以从亲友那里获得资金。但是,比如说,生物科技企业就没法仅从亲友那里融资。正如我的同事阿普里尔•丹博斯基(April Dembosky)最近报道的,投向生命科学的风投资金也在日益萎缩。

当然,如果你相信资本市场的自我调节能力,你会认为这种状况最终会改变。投资者们最终将对购买政府债券或高收益基金感到厌倦,并开始搜寻新的目标。

而当业绩数据逐渐不再反映互联网泡沫破裂后那段时期的亏损时,投资者可能会再次关注风投资本,特别是,假如股市的不断攀升使得万分重要的IPO变得更容易实施。

但是,哪怕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预测称,风投领域即将迎来大幅反弹,也别指望投资者即将重新关注风投资本。

换句话说,就目前而言,风投行业的现状是个可悲的信号,提醒我们:金融体系的两极分化仍然非常严重。或者也可以这样说,这个信号提醒我们:各央行的刺激性政策在将资金导向经济中亟需资金的领域(这对长期增长至关重要)方面非常低效。

* 《创新经济中资本主义经营》(Doing Capitalism in the Innovation Economy),威廉•H•詹韦(William H. Janeway)著

译者/简易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