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读者来信

别把民粹当民主

读者穆王满:很多民众现在开始严重质疑民主,那些操弄媒体、号称知识分子的功不可没。这些人打着民主的旗号,宣扬感性化和道德上的民粹,利用社会矛盾,把水搅得更混,忙着为自己成名牟利。

FT中文网编辑:

我认为,读者丁一本在《中国人的民主“饥渴症”与“拒食症”》提出的这个问题,中国国内那些媒体和号称知识分子的应该负全部责任。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争论也就是最近这十几年的事情。最早相信自由派的民众应该是主流,那个时候几乎不存在抗拒民主甚至拒绝民主的。因为官员腐败,社会贫富不均,权势作威作福,让民众深恶痛绝。能限制官员的民主自然也就成了民主的期待。本来,以中国社会的矛盾程度,民众应该很一致的站在民主的立场上才合理。

但是后来事情慢慢变了,有一伙人应声而起,利用媒体的操弄,开始垄断所谓的民主解释权。这些人不停地美化民主,美化选票,不停地把当今所有的东西都抹成黑的。而其粉丝,动辄以道德的帽子扣人,好像反对民主就是人渣败类一样,绝不容许任何反对意见。

仔细想想,这些人根本就是利用社会矛盾,把水搅得更混。民主只不过是旗号,其所宣扬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民主精神,其思想基础是感性化和道德之上的民粹。

如同当年宣扬西方人过得水深火热一样,后来资讯发达了,很多人也出国看过了,民众们也发现,宣扬民主拯救世界本身就象宣扬当年西方水深火热一样,根本就是个谎言。民主制度下烂国家一抓一大把。为什么如此基本的事实一直被忽略?有些人像打广告一样,只挑西方发达国家美好的一面给人看。

民主其实更应该律己、尊重他人,而不是去苛责他人。宣扬民主和支持民主的人应该有一些基本素质,比如责任心、理性、尊重事实、尊重别人、尊重法治。这是一个民主社会的基本要求。良好的民主社会对公民要求甚高,就像一个家庭失去家长仲裁,子女们就要比别人更懂事,否则只能天下大乱。而最近这十年涌现的各个媒体及其包装的知识分子,几乎看不到哪个人有如此素养,更别提那些支持他们的普通民众。还是拿着红卫兵的那一套来套民主。

在社会矛盾严重的时期,挑动民粹是最容易让自己得利的。当年的清末革命党,内战时期的共产党,包括台湾民进党起家,都是靠着民粹的东西许给民众美好诺言。事实是,他们都无法兑现美好的许诺,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脱离实际,不理性,把问题感性化、情绪化、理想化。华人地区这三个政党的崛起都不是平静的,都造成了社会大动荡。

我想到今天,很多民众开始严重质疑民主,甚至嗤之以鼻,那些操弄媒体、号称知识分子的功不可没。如果不是这些人寄生于民主话题上,忙着自己成名得利,如果他们能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情况有所了解,再诚实地传达给民众的话,不会有这么多人来质疑。

民主不是万能的,这是那些质疑民主的人提出来的。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台湾学运中,那些绿色教授鼓励怂恿学生冲击一个民选的、代表民意的立法机关,在现场讲课,讲什么公民不服从。如果我们的社会也被如此操弄,不天下大乱才怪。

其实本质上,中国大陆地区宣扬民主的也跟民进党高度相似,逢中必反换成逢政府必反,把这个宣传给年轻人,灌输仇恨,给反对者扣道德帽子,张口闭口民主自由,却对我们社会一系列基本的经济文化问题视而不见。

话又说回来,如果中国真的有甘地,曼德拉,昂山素季这样致力于融合的人物,民众会支持么?我看未必,中国人历来是感性观念强,不是理性观念强的民族。从农业社会脱胎的我们,跟商业社会崇尚的契约和法律条文观念不同,我们的社会关系是建立在各种关系之上的,并非建立在死的法律条文上的。中国人非常不情愿用法律条文来约束自己的行为,而倾向于散漫的生活方式。都说日本人冷若冰霜,台湾人热情。但是热情的台湾人冲击立法院也不以为然,日本人却循规蹈矩,不肯越雷池半步,甚至想都不敢想。

读者:穆王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