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页岩气

页岩气革命将拉大美欧差距

FT专栏作家邰蒂:页岩气不光降低美国的能源成本,还让人们对技术创新心怀敬意。欧洲抵触页岩气的时间越长,欧美生产率的差距就会越大,彼此的心理落差也会越大。

今年冬季,英国亿万富翁、化工制造商英力士(Ineos)的创始人吉姆•拉特克里夫(Jim Ratcliffe)希望掀起一场本土的页岩气革命。他提出,如果社区或土地所有者与英力士合作开发页岩资源,就会给予他们6%的未来收益,这远远超过英国以前的分成比例。

他表示:“这将改变局面,”并解释称,6%分成的想法是从美国照搬过来的。自2010年以来,美国类似的分成计划帮助启动了页岩气的大规模开采。

实际上,这种分成承诺得到广泛认可的几率并不高:在英国,页岩气开采仍备受争议,迄今为止基本上遭到否决。但我们有必要为拉特克里夫的尝试欢呼。要明白这一点,先让我们看一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周公布的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报告吧。

该报告中有一份不起眼的补充阅读,试图计算出页岩革命对美国行业的影响。无论对欧洲工业集团还是对纳税人和政界人士来说,其结果均发人深省。

正如IMF所指出的那样,美国的页岩革命导致国内天然气价格大幅下跌,即便欧洲和日本的价格却在上涨。这是因为,与石油不同,天然气不容易在全球运输,这意味着,区域天然气价格可能会因资源位置不同而有极大的差异。

今年早些时候,美联储(Fed)在其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估计,自2006年以来,这种价格差异使得美国制造商的产出扩大3%,投资增长10%,就业增加2%;具体的能源相关行业受到的影响则更大得多。然而,IMF的研究显示,能源成本的差异导致美国制造业出口增长6%,并辩称,美国天然气价格相对欧洲每下降10%,工业产出就会高出0.7%。

乍一看,这个0.7%的差距可能听上去不太重要。但如果这个差距维持多年的话,它对竞争力和产出的影响将是巨大的。重要的不仅仅是生产率数据;页岩气革命还产生了一些IMF报告没有提及的东西:大西洋两岸的心理差距。

对于如今美国很多的企业领袖而言,页岩气不仅降低了能源成本;它还培育出人们对技术创新的新的尊重。想想看,就在十年前,美国打破对中东石油进口的依赖还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更别提让一些“锈带”行业获得竞争力了。

态度的转变帮助激发了第二种变化:随着美国企业享受到能源成本下降带来的好处,环保主义者、政界人士以及能源组织升腾起一种新的合作精神。以科罗拉多州为例。此前,环保组织强烈反对大规模开采页岩气,但现在美国环保协会(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等一些环保组织正与该州州长约翰•希肯卢珀(John Hickenlooper)合作,以设法解决甲烷气泄漏或水资源污染等问题。“现在的共识是人们需要合作,”美国环保协会负责人弗雷德•克鲁珀(Fred Krupp)认为,“这种共识正扩大到其他州。”

欧洲则并非如此,或者说迄今尚未如此。最近,英国自由民主党领袖尼克•克雷格(Nick Clegg)表态支持页岩气,但英国的很多政界人士仍对压裂技术存有疑虑,环保组织也表示强烈反对。法国和德国对页岩气的反感甚至更为强烈。法国前财长埃德蒙•阿尔方戴利(Edmond Alphandéry)哀叹道:“(欧美态度)天壤之别。”

这种态度上的差异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地理上的差异:英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岛国,而在法国,页岩气储量集中在巴黎和普罗旺斯等地。关于土地所有权的法律架构也存在巨大差异。但另一个问题似乎在于当下的一种时代思潮。美国企业领导人(以及选民)愿意押注于大胆的技术革新;而在欧洲,则很难奢望此类惊喜。

或许,拉特克里夫等少数大胆的开拓者能够帮助改变这种局面。这样想当然不错。但欧洲对页岩气的反感时间越长,欧美生产率(和心理)的差距就会越大。在欧洲亟需任何增长机遇之际,这是一个坏消息。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