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风险投资

风投面对传承难题

FT专栏作家加普:风投合伙制有时会创造异乎寻常的投资回报,但这背后往往也包含私下里的激烈斗争和利益纠葛。如何传承投资知识与品牌价值,值得每家企业思考。

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是硅谷成立时间最长且最受尊敬的风险资本公司之一。该公司与其前初级合伙人鲍康如(Ellen Pao)在旧金山对薄公堂一案,让这家宁愿保持低调的机构受到公众的关注。鲍康如指控称,自己在凯鹏华盈曾遭到性骚扰和歧视(鲍康如案已于美国时间3月27日宣判,法庭裁定鲍控告凯鹏华盈性别歧视的说法不成立——编者注)。它引发的疑问是,凯鹏华盈事实上的领导人约翰•多尔(John Doerr)在多大程度上了解他自己的公司。

多尔最近在法庭上表示:“这是一种合伙关系。没人真正按合伙关系办事。我们一起做决定。”凯鹏华盈的某些女性高管不这么认为。有人告诉律师史蒂芬•赫希菲尔德(Stephen Hirschfield),它“越来越像是一种个人崇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品牌。”凯鹏华盈在2011年聘请赫希菲尔德调查鲍康如的指控。

如果凯鹏华盈因为不能顺利地转交给下一代合伙领导人(无论男女)而衰落,那将是一种可怕的浪费。不久前鲍康如进入了证人席,该案表明,集中在硅谷Sand Hill Road周围的顶级风投公司最需要担心什么。

一份持久的合作关系——凯鹏华盈在提交给法庭的辩护状中将这种关系称为“一个偶尔会争吵的家庭”——在风险资本中具有巨大的价值。它不仅仅是在营销时拿来用一用,结果却在私下里激烈争斗。它也会带来实实在在、有时异乎寻常的金融益处。

整体而言,风险资本是一个普通的资产类别,尽管私人股本公司、对冲基金和共同基金也有投资于技术的冲动。资金长期锁定,回报率也不足以让投资者获得补偿。多尔表示:“大多数风险资本公司不是非常成功。风险资本行业的回报率甚至比不上存折储蓄。”

但有些风投企业做得非常好,在不同基金和代际间仍然表现出色。Andreessen Horowitz等新入行者有时会挤入第一阵营,同时其他企业则会消失——凯鹏华盈必须避免这种命运。但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阿塞尔伙伴公司(Accel Partners)、Benchmark以及其他风投企业则会继续存在。

正如Index Ventures合伙人萨尔•克莱因(Saul Klein)描述的那样,其中的佼佼者实现了“不只是普通、而是惊人的回报率。那种回报率你不可能在其他领域获得的,除非你发现了油矿或者垄断某种自然资源”。外部投资者竞相将他们的资金投入表现最出色的基金。

它们的成功部分归因于多尔等人的投资本能——多尔因2005年押注于绿色能源没有盈利而声名受损(公司在2013年向投资者推荐时宣称,他始终在追求“下一个重大事件”,在技术领域颇具远见)。部分归因于洞察力——他们的合伙人带给所投公司董事会的运营专长。

然而,它们成功的最主要原因是随着时间积累起来的网络效应。尤其是在诞生了许多“独角兽”(指价值10亿美元或者以上的技术初创企业)的硅谷,接受了这些风投公司投资的初创企业可以在其他地方轻易地筹集到资金。当多尔证实,凯鹏华盈“是幸运的”,“在竞争投资的时候80%会胜出”,他这是谦虚的说法。

在过去两年里风投回报率有所上升,这得益于Facebook和Twitter的首次公开发行(IPO),以及包括谷歌(Google)以32亿美元收购智能温控器公司Nest在内的退出——凯鹏华盈对Nest有投资。美国康桥咨询公司(Cambridge Associates)编制的指数显示,去年第一季度美国风投资本的十年年化回报率达到10%。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