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读者有话说

读者来信:应具体分析香港的问题

香港读者hkeye:《政改风云洗礼后的香港》一文提到了香港的许多问题,对此应具体分析,区别处理,因有的问题是香港独有的,有的问题则是很多国家共同面临的。

作者在《政改风云洗礼后的香港》一文中提到香港问题所在————即:制造业空壳化、楼价持续高升、贫富差距扩大、政治生态走向偏激且扭曲、行政立法恶斗不止和特区政府管治愈趋弱势、基层市民缺乏向上流动机会、中产阶级负担沉重“向下沉沦”、富人阶级安于现状得过且过,利益集团积极制定游戏规则寻求更大权钱利益等等。

这些问题可以分为不同的类别。

第一类是香港独有(或者虽非独有但却比较其他地区过于严重)的问题。比如:制造业空壳化、楼价持续高升、政治生态走向偏激且扭曲、行政立法恶斗不止和特区政府管治愈趋弱势。

1. 香港批评政府的人经常拿新加坡作比较。说新加坡政府在转移低成本制造业的同时也保留了高附加值的制造业。使得新加坡的制造业没有出现空壳化的问题。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是事实。新加坡在低成本国家划出一块块“工业园”,将这些工业园变成自己制造业的“飞地”,并将“飞地”创造的价值“虹吸”回新加坡。

其实香港的资本家也是这样做的,只不过他们将价值“虹吸”回自己的集团而不是香港整体社会。说香港整体社会都没有享受到这个“虹吸”红利也是不对的,但不像新加坡那样明显。

出现这一区别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新加坡从整体上很像一个大的集团公司,而香港从港英时代起,除特别直接关系到民生的问题之外,基本上都是放任自流的。香港产业的空心化从80年代既已开始,即使是彭定康也没有想扭转这一趋势。(是不是打着港英旗就解决问题了呢?)

2. 香港的“楼价持续高升”有其特别的地方。本土人士认为只要是卡住内地人来香港(包括投资、工作、就学)这些问题都会解决。其实翻看70、80年代的资料(更不要说更早的50、60年代)住“鐺房”的现象比现在严重得多。

纽约、伦敦、北京、上海都有房价高的(离谱)的问题。解决的办法是大量建房。市区不够郊区建,郊区不够扩到隔邻的地区。负担不起纽约房价的可以住在新泽西(现在新泽西的房价也太贵了)。

香港人虽然完全可以住在新界东北即将开发的新市镇(如果立法会能通过新界东北计划的话)。 但因为香港和深圳有边界,很难让在香港工作的人选择在深圳住。这个问题在新加坡和邻近的柔佛地区也存在(虽然新马之间人员来往是自由的,但新柔长堤的物理限制还是存在的)。

第二类不是香港独有,而是很多国家(目前最明显的主要是南欧国家)面临的问题。包括基层市民缺乏向上流动机会、中产阶级负担沉重“向下沉沦”、富人阶级安于现状得过且过,利益集团积极制定游戏规则寻求更大权钱利益等。

解决有关问题,可能要看马克思的原著或者是Thomas Piketty写的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了。

香港读者:hkeye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