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中国滑雪场:还差口气

吉密欧:中国滑雪场的基础服务和急救医疗设施亟待改善。中国人大多把滑雪视作休闲娱乐活动

飞机进入北京城上空后,从机窗向下俯瞰——如果强风把雾霾吹散的话——映入眼帘的白色小细带如创可贴般贴在棕褐色荒凉的中国北方广袤地区。这些细长带由人工降雪而成,即所谓的滑雪场,这儿(北京与张家口)刚刚夺得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权。

2000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此后经常去滑雪,但听到北京将于七年后举办冬奥会的消息,着实让我和许多朋友深陷矛盾之中。中国拥有十分糟糕的人权记录,这让很多活动组织公然抨击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的决定,该决定让北京成为有史以来首个举办夏季及冬季奥运会的城市。环保人士也是义愤填膺,因为2022年冬奥会的比赛用雪多数来自人工降雪,此举会消耗掉全北京超过1%的供水量,而北京多年来一直深受干旱少雨的困扰。

尽管冬季气温低于零度,但降雨量稀少却是北京冬奥会面临的最大现实问题。负责申办工作的党政官员信誓旦旦地宣称:去年冬天,北京郊外的山区(届时将举办户外项目)总降雪量达20-70厘米。2010温哥华冬奥会(Vancouver Olympics)因降雪量少而饱受批评,尽管举办户外项目的惠斯勒山(Whistler Mountain)冬季平均降雪量超过了11米——这几乎是北京山区降雪总量的16倍。

过去15年里,中国滑雪产业无论是设施建设还是投资额都有了长足进步,但相比其它国家与地区,仍存在较大差距,尤以基本服务设施为甚,差别最大的是安全与医疗设施建设。但是,申办冬奥会引发的关注度及投资额也许会促使滑雪产业快速发展,并让基础服务设施以及全民意识(目前仍缺失)得以改善。

本人从八岁起就在新西兰北岛中部的一处活火山开始学滑雪,也曾是中学滑雪队成员,当过滑雪急救队志愿者,是加拿大与美国西北部地区(US Pacific Northwest)滑雪场的常客,还曾在科罗拉多当过滑雪板教练。

2000年初,我移居中国东北地区(Manchuria,当时气温低于零下30度)后,带上自己用过的滑雪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我在中国的第一次滑雪是前往吉林的北大壶滑雪场(Beidahu in Jilin Province),从因特网上得知,这儿是中国最好的滑雪场,也是中国国家队冬季项目的训练场地。但我们搭乘一辆破旧的士费尽周折抵达那儿后,发现滑雪场的设施差强人意,这让我们这些感受过西方先进滑雪场设施的人错愕不已。

我们没有入住山脚下索道处价高质次的苏式酒店,转而选了一家当地饭馆。我与两位朋友吃住都在土炕屋里——这种传统石床从下面生火取暖。装着烈性酒的大玻璃坛里泡着各种珍奇动植物(从红蚂蚁到鹿鞭不等)。喝了这种劲酒,我们才有胆量去上饭馆的露天厕所。所谓的厕所,仅是几块厚木板而已,它们底下径直就是一坨坨冰冻的大便,后来者排的大便会稍稍融化一些陈年旧屎,冰冻前的大便阵阵恶臭味扑鼻,令人作呕。

除了来自韩国的一家初学者外,整个雪场显得空空荡荡。虽说这儿的滑雪条件没得说,极目望去,只见一条条陡峻蜿蜒的雪道(覆盖着刚下的雪)直抵树木繁茂的山头。雪场员工看到我们的滑雪板甚是激动,因为他们说这是平生第二次看到滑雪板。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他们以收取电费的条件同意开放久未启用的升降索道,而事实上这钱直接进了他们的腰包。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