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Sam Pa

分析:徐京华被捕与中非贸易

徐京华在北京被带走调查,将在那些与他达成过协议的非洲国家引起巨大反响。一矿业高管预料,中国政府或许寻求切断徐京华的关系网,与非洲国家重新谈判协议。

本月早些时候,徐京华(Sam Pa)在北京某酒店被捕。七年前,在中石化(Sinopec)北京总部,徐京华坐在一张豪华的会议桌前,对面坐着一排身穿深色西装的中石化官员。

当时的徐京华也是戴着眼镜,蓄着山羊胡,上身穿一件亮粉色的线衫。那是2008年圣诞节前夕,彼时他意气风发。4年前他第一次为中国与安哥拉的石油商人牵线搭桥。这次会议又一次展现了徐京华的“关系”,而这位有着7个化名的中间商就是凭借关系,促成了一桩桩数十亿美元的交易,从而推动中国进军非洲。

徐京华吹嘘自己与中国情报机构的关系,不论在北京还是在非洲各国的首都都有门路。通过为中国国有企业集团获取非洲大陆的资源,他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徐京华本月的公开落网,将在那些与他达成过协议的非洲国家和政府(往往是非洲大陆上最专制腐败的政府)引起巨大的反响。

据了解徐京华关系网的人士透露,对于非洲一些领导人坚持让中国企业用徐京华当中间人,北京方面的一些人士早就感到恼火。在安哥拉,一位资深矿业高管预计,中国政府或许寻求切断徐京华的关系网,非洲石油国家的财政危机让中国得到了议价能力,北京方面可能会利用这一能力与这些国家的政府重新谈判协议。然而,2008年那次中石化会议上坐在徐京华身边的那个安哥拉人仍位高权重。曼努埃尔•维森特(Manuel Vicente)与徐京华一起建立了位于香港的“金钟道集团”(Queensway Group),当时他是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Sonangol,简称安石油)的首席执行官,现在是安哥拉威权政府的副总统。

目前尚不清楚徐京华的具体情况,他仍有可能获释,继续在世界各地从事他的交易撮合活动。安中石油(China Sonangol)新加坡分公司的一名律师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该公司的商业利益不依赖于任何个人。安中石油为金钟道集团与安石油合资成立的公司。这位律师强调徐京华的正式身份只是该集团的顾问,虽然与他往来的外国政府都认为他是金钟道的高管。

据中国媒体报道和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在共产党的命令下,徐京华于10月8日在北京一家酒店被带走。之前一天,中国官方媒体宣布,原中石化集团公司总经理苏树林因“涉嫌严重违纪”正受到调查。在2008年的那次会议上,苏树林坐在徐京华的对面。这次调查是在中石化下令对其大举收购的海外资产进行全面审计后进行的。

在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起的反腐斗争中,一些有影响力的中国人纷纷落马,如果徐京华也成为了这个还在变长的名单中的一员,他领导的这个经营业务广泛的集团公司看起来就岌岌可危了。“关系不可买通,也不可转移,”一名前合作伙伴说,“共同走过多年的旅途才能建立起信任。”除了在安哥拉的根基以外,徐京华还与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等非洲国家强人领袖建立了友谊,并与迪拜、莫斯科,以及(据一名亚洲官员的说法)朝鲜建立了商业关系。

北京方面已经在采取行动转变中非关系的基础,试图将其从如徐京华所积累的个人关系转变为通过多边发展银行等更正式的机构来运作。12月,南非将举行最新一届中非合作论坛峰会,这一论坛使或许是非洲大陆最活跃的对外关系正式化。习近平将出席峰会。

从2003年徐京华崛起以来,中国对非洲大宗商品的需求以及非洲对中国投资建设的基础设施的需求为他提供了机会。金钟道集团就是利用这种机会盈利,也借此逐渐扩张到其他领域,包括从新加坡到曼哈顿等地的房地产业。

国内经济放缓抑制了中国对非洲原油和矿产的需求。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迫使依赖于能源的非洲政府削减预算。对徐京华来说,就算不考虑他在国内的共产党老板那里遭遇的麻烦,经济风向似乎也正转变为对他不利。

韩碧如(Lucy Hornby)北京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