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中国民企的生死之战

中国经济放缓和改革失去势头,成为中国民营制造企业面对的一道严峻考题。驱使民企老板们调整商业模式的动力并非政府号召,而是生存的本能。面对愈演愈烈的挤压,如果不能在业务低迷之际谋求转型,随之而来的将是“灭顶之灾”。

许先生无奈地两手一摊:“出口情况不太好,国内市场也不怎么样。集装箱出口的运价已经跌了一半……货运公司和工厂现在都在担心会破产。”

虽然中国金属生产商被指责在国际市场上倾销,但许多生产商本身已经倒闭,原因包括产品大量过剩,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以及全球经济前景不明。浙江巨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GKO)已采取对策,一方面促使供应商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开发价值更高的新产品。

在借助中国建筑和汽车市场的繁荣做大后,该公司正试图进军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另一块仍在增长的领域——旅游业。

最近巨科新材开始生产轻型铝制旅行箱,其产品在外观上与备受中国游客喜爱的新秀丽(Samsonite)和Rimowa的豪华版旅行箱相似,但价格低了一半。巨科新材原本专门从事生产用于制造汽车配件和建筑装饰的巨大铝卷板,现在该公司投资了新的机器,可以将铝材压制成旅行箱。

许先生说:“如果只卖简单的铝制品,我们是很难赚钱的。所以我们必须找到新的业务线,否则我们只能坐以待毙。”

在浙江省及其以南的福建省、广东省的中国工业腹地,无数类似于巨科新材的企业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全球需求依然疲软,欧洲仍在艰难摆脱持续多年的经济危机,美国经济复苏乏力,巴西、印尼等新兴市场受中国对大宗商品需求减弱影响,经济也陷入困境。

中国经济继续放缓,相较于2000年代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两位数增长,2015年第三季度官方GDP数据已下降到6.9%。许多分析师对官方数字提出质疑,认为中国真实的经济情况还要更差。

由此形成的负反馈回路意味着,对中国经济的担忧正在进一步削弱各方对发达经济体的信心。美联储(Fed)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最近专门指出“对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的关注加重”是美国经济复苏面临的威胁之一。

如果说宏观形势不好,那么中国制造企业(它们是中国经济增长、创新和就业的重要引擎)的微观前景也好不到哪里去。

中国政府并不发布全国失业人数和企业倒闭的全面数据。但根据受尊敬的财经新闻机构财新网(Caixin)发布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国内工厂两年来一直在裁减工作岗位。

财新网的采购经理人指数包含了更多民营企业,而官方数据偏重于大型国有产业。两个数据都显示10月份制造业进一步收缩。

工厂为求生存采取了削减成本和提供折扣等手段,这加剧了通缩压力,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指数已连续44个月下降。

在产品价格下降的同时,其他成本仍居高不下,且呈不断上升趋势,尤其是劳动力这一往往占到出口商成本四分之一左右的要素。据美国商业游说团体——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的数据,过去三十年,中国工人的平均薪资上涨超过三倍,

中国政府想到的首选方案是企业应“向价值链上方移动”,打造更先进的产品,增强品牌价值。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这需要资金,而许多小型民营制造商很难获得贷款,因为政府推动国有银行继续支持挣扎中的国有产业。

中国制造企业受到愈演愈烈的挤压,它们不得不在业务低迷之际谋求结构性转变,告别低成本生产。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