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央行

美欧央行政策差异的挑战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为了完成各自的使命,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应该出台不同的政策,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采取的行动正确。说到底,这两家央行都过于保守。

欧洲央行(ECB)最近放松了货币政策,尽管还不足以取悦市场。但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Fed)即将提高短期利率。全球最重要的这两家央行的这种政策差异可能被证明意义重大。这对它们各自的使命有道理吗?这种差异可能给世界带来哪些复杂局面?

乍看之下,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有道理。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应该出台不同的政策,因为它们所在的经济体处于截然不同的位置。

正如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最近指出的那样,美国经济自“大衰退”以来持续复苏。失业率从危机后的10%的峰值降至5%。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消费价格指数(CPI)也接近(尽管低于)2%的目标。鉴于所有这些事实,我们似乎有理由说,美国经济正以远高于潜在增长率的速度增长,而且足够接近充分就业,启动收紧的条件已经具备。

欧元区的情况则截然不同,正如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最近在纽约所做的重要演讲中指出的那样。欧元区没有从“大衰退”以及随后的欧元区衰退强劲复苏。相反,在今年第二季度,欧元区实际内需水平仍比危机前低3.5%。失业率从2013年初12.1%的峰值仅仅降至10.8%。正如德拉吉强调的那样,欧洲央行未能实现价格稳定的使命——它对价格稳定的定义是:CPI“低于但接近2%”。今年10月,核心CPI指数同比仅上涨1.1%,整体CPI仅上涨0.1%。实际上,自2013年3月以来,欧元区核心通胀率同比一直低于2%(见图表)。

为了完成各自的使命,这两家央行应该出台不同的政策。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即将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的使命不同,也因为它们都过于保守。

先说美联储。4个反对加息的理由仍然很充分。首先,没有迹象表明存在显著通胀压力,同时美元强势也遏制了通胀。第二,如果说美联储实施了对称政策,那么通胀应该时而高于、时而低于2%。实际上,自2008年末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核心通胀率一直低于2%。第三,一个切实的风险是,收紧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将超过预期,尤其是如果它被视为多次收紧的第一步(无论怎么渐进)。鉴于此,一个重大风险是,利率将在下一场衰退(可能很快就会来临)中猛然下调至零下限。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尽管失业率保持低位,但参与率同样不高。如果让经济在“高温”下运行,更多工人很可能被拉到劳动力大军里。同样可能的是,这将加速投资和生产率增长,遏制通胀。因此收紧的风险超过等一等的风险。

一些人将会辩称,推迟加息有可能进一步破坏金融体系的稳定。这种观点存在问题。如果稳定实体经济供需的货币政策破坏了金融体系的稳定,那么问题出在后者。必须有力而直接地解决这个问题。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让市场感到失望。这本身并不重要;欧洲央行的工作不是取悦市场,而是稳定欧元区经济。话虽如此,欧洲央行只是将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将每月600亿欧元的量化宽松计划延长6个月,至2017年3月,但规模不变。这确实算不上果断的行动。

德拉吉在纽约的演讲中似乎认识到了这一点。他提出3个根本观点:如今的激进政策正在见效;最近的政策放松规模可观;以及“我们在使命范围内动用政策工具以履行使命的意愿是没有限度的”。这些观点是合理的。即便如此,欧洲央行本应宣布将继续量化宽松直至达到通胀目标。欧元区经济的不必要疲弱已经持续太久了。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