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谈艺录

中国艺术家不能“融入”西方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可佳:多年中西方艺术实践,徐冰悟出,中国艺术家不能光接轨、融入西方,而是必须带给他们思维范畴内没有的,对他们才有价值。

(编者按:艺术家徐冰,现工作、生活于北京和纽约。2007年起,就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作品曾在纽约现代美术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伦敦大英博物馆等多个艺术机构展出。1999年获得美国最重要的个人成就奖,麦克阿瑟“天才奖” (MacArthur Award)”。2010年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授予人文学荣誉博士学位。2015年被授予美国国务院颁发的艺术勋章,被美国康乃尔大学授予安德鲁-迪克森-怀特教授称号。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可佳女士在北京专访了徐冰先生。)

吴可佳:九十年代在美国的中国艺术家回国后也比较活跃。您当时是否觉得自己的创作状态和他们很不同?

徐冰:我当时在威斯康辛,后来又去South Dakota(南达科他州),Dakotas 是印第安语“玉米地”的意思,这是美国“农村”很偏的地方。我当时在South Dakota University(南达科他州大学)学手工书的制作、铅排、造纸,美国中部的这方面比较强。到美国两个星期以后我也去了纽约,后来和咱们的很多艺术家接触以后,觉得他们的气氛不太好,就感觉谁还想在美国做点儿事儿,就说明谁还不了解美国。你要了解了美国,你就不会再有想在这里做点儿事儿的愿望。

吴可佳:那您当时的想法是什么?

徐冰:我当时的想法,去美国就是想了解当代艺术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在中国似是而非的各种各样的听说,总的感觉就是这个东西在西方太难。特别是对于一个不属于这个文化范畴和背景的艺术家就更难。我就不明白这东西到底难在哪儿,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是想去了解。去了纽约以后,我又不太喜欢这个环境。既然来了美国,就想试一试。后来我又回到麦迪逊,在那里做了我的第一个大的个展,现在改成Chazen Museum(前艾维翰美术馆)。那个确实是挺成功的展览。因为很大,像天书、鬼打墙、五个复数系列三个大的系列都在里面。那个展览当时也被评为美国当年十大最好的展览之一。

吴可佳:当时在纽约东村的艺术家是比较挣扎的。

徐冰:所以他们后来说,徐冰是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因为我后来就回麦迪逊了。回去以后,美国的版画教授格莱科勒来我住的地方看我的东西,他挺吃惊的,觉得中国这个年轻艺术家居然能做出这种东西。他们的博物馆做过一次中国卷轴画的展览,所以他们对中国艺术的理解可能就是卷轴画,但是我从他的眼神里能感觉到,我的东西对他有启发。因为这几件作品都和印刷有关系,“天书”用中国活字印刷的方式把一个版给打碎了以后,再组合、再印。“鬼打墙”是把一个有高低起伏的现成物用中国的拓印的方式转印,但是它居然把长城的一段墙面和一个烽火台的几面给揭下来。另外,五个复数系列也是带有很强的版画的特性和实验性的东西。

他后来就说,你应该在美国发展。我说美国有种族歧视。他就说,这里没有种族歧视,我明天就和你去Chazen Museum见馆长,我让他给你做展览。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