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香港

骚乱后,香港民主何去何从

香港民主党深水埗区议员袁海文:伤口未曾痊愈,不满情绪却不断升温。这次无论示威者的暴力如何被谴责,香港特区政府的支持度并没有因而增加。若两极化越来越严重,可能出现更激烈的冲突,输的将是香港市民和社会。

农历新年旺角骚乱,香港人有太多的情绪和复杂的感受,黑白对错混在一起。这边见到新闻播着警察被袭,逼得警察用枪指向示威者和向天开枪,那边又看到记者们采访时被示威者和警察袭击。有人同情示威者,亦有人同情警察。有人谴责暴力,认为无论如何也不应该为施暴者开脱;有人却认为更应该谴责香港政治制度的暴力。有人认为掷砖头等暴力行为已超越香港人的底线,有人却认为与外国示威者相比,掷砖头不算什么。有人认为在“高墙与鸡蛋”之间,应永远站在鸡蛋那边,有人认为已经是“高墙与砖头”。结果,这个农历新年制造了更多的对立,社交媒体里欢迎“解除好友”的言论随处可见。

香港人都清楚骚乱背后不只是单纯的小贩管理问题,而是免费电视发牌、雨伞运动、网络二十三条、高铁和三跑超资及拨款、铜锣湾书店等。这些全都没有让人满意的结果,伤口没有痊愈过,不满的情绪却不断升温,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仿佛失效,大家都在尝试寻找不同的出路或路线,迎来的是没有最激只有更激的抗争。然而武力抗争不但让社会焦点转至骚乱和暴力,亦不能凝聚争取民主的温和力量,大家看到的只是仇恨,即使是同情这次骚乱示威者的人,又有多少将来会付出代价,走出来参与武力抗争?

但无论怎样,最有能力解决当下困局的还是政府及一众建制派。这次无论示威者的暴力如何被谴责,政府的支持度并没有因而增加。五十年前,天星小轮加价引发了1966年九龙骚动,其后更引发六七暴动。民建联资深立法会议员谭耀宗认为,虽然现在与当年不同,但当年港英政府用高压手段,激发民族情绪仇恨。而亲身经历六七暴动的另一民建联资深立法会议员叶国谦指出,虽然六七暴动与旺角骚乱不能比较,但当时也见到示威者被警察追打。很多争取民主的市民,现在正在经历当年左派所经历的事情。政府高高在上,完全不回应民意,警察则用暴力对待示威者和记者。

但不同的是,当年发生骚乱和暴动后,港英政府认真对待,成立由大法官主持的调查委员会查究原因,得到报告后重新检讨,不单靠强硬手段,也同时采取怀柔政策,更大刀阔斧推出各项公共政策,如九年免费教育、增加公共房屋及成立廉政公署等时至今日香港人仍然非常肯定的德政。但今日政府和特首梁振英的处理手法,除了定性是暴乱,表示绝不能姑息暴徒外,却不见态度或行动上有丝毫更改,反而更多的是斗争式回应,这让关心和爱护香港的人感到非常无奈和无助。

将来的民主路何去何从?我作为议员,一直深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才是健康社会的出路,我亦会于我的社区工作中奋力坚持。当下正迎来二月底立法会新界东补选,新界东有近一百万登记选民,是对香港前路如何走的大型民调。这次参加补选的候选人包括了香港政治团体的不同光谱:民建联所代表的传统保守建制路线,公民党所代表的传统泛民和平理性非暴力路线,及本土民主前线所代表的激进武力抗争的路线等。除了公民党能否为传统泛民守住议席外,过往没有出来投票的市民会否出来投票,及激进武力路线的得票等亦会很受关注。

补选过后,紧接着是今年九月的立法会选举及明年三月的特首选举。这段时间,相信北京和香港政府的态度不单不会改变,更希望夺取议席,让非建制派失去否决权。两极化的格局只会越来越厉害,亦可能出现更激烈的行为和冲突,民心和民主运动有变得支离破碎的风险。若真如此,输的是大多数香港市民和社会,赢的是一小群充满权力欲的野心家。

(本文作者于香港2015年区议会选举[深水埗荔枝角中选区]胜出,为香港民主党历年最年轻司库,特许财经分析师。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责任编辑邮箱: haolin.liu@ftchinese.com)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