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香港

一位香港85后的从政之路

香港民主党区议员袁海文:金钱对我的满足感有限,而服务社会的那份满足感令我决志从政。如前辈所言,“如果你觉得黑暗,不参与才真正令政治更黑暗”。

香港是一个金钱挂帅的社会,许多人说钱不是万能,但没有钱就是万万不能。许多朋友问我,我在理大修读双学位课程,取得特许财经分析师资格后,理应走进商业社会发展,专心赚一桶金,成为中环的上班一族,可稳稳定定地生活。金钱与理想,两者抉择,坦白说,我不敢轻言只选择理想,但金钱对我的满足感有限,足够便可。相反,服务社会及见证工作成果的那份满足感,令我决志从政,走出小区实战。

从政的启蒙

一个好的社会政策,是能够保护社会不同阶层的。从读书时期开始,我已有所体会。虽然我出身平凡,并非富裕的家庭,升中时,有幸派第一志愿的拔萃男书院(下称“男拔”)。而当时男拔仍未转作直资学校(香港的中学分为三类,一种为政府资助的中学,一种为直资中学,即政府按照学生人头津贴一部分,余下的部分则由学校或学费补贴,第三种为私立中学,没有收取政府任何资助,全由学费支持学校运作),我们无需交学费,纵使家境普通的学生,也不会因负担不来而无法入读。但当我将毕业时,母校却申请转为直资中学,当时我们一众旧生极力反对,因为我们都担心一些来自基层家庭的学生,从此会因无法缴交昂贵的学费而失去入读的机会, 亦有不少旧生担心母校变成贵族学校。

男拔读书期间,我深深记得男拔教我们的精神为“Best of the Best”(最好中的最好),而所说的“最好”不是以金钱多寡、身份尊贵与否或所拥有地位来衡量,所说的是诚信,是身体力行地去付出、奉献社会。最终我们无法改变学校变成直资的命运,但也令我加深了一种想法,我们希望社会变得更好,必须身体力行、义无反顾地为小区“搏尽”,哪怕是一次、两次不成功,甚至十次、二十次。

除此,记得读大学期间,我曾去法国交流,当时需要搭火车前往目的地,恰巧遇上法国火车工人的工潮,他们正捍卫自己的退休保障权益,人们都义无反顾走出来,令我深受打动,也为我立志从政种下了根。

去年香港经历雨伞运动,争取普选之路遥遥无期,不少年轻人都感到很灰心。坦白讲,这问题曾在我心中盘旋,什么都争取不到,从政者不是很灰心吗?

我却从两位民主党的前辈身上,解开了这种想法,也是我决定加入民主党的原因。一位是何俊仁,一位是刘慧卿,他们均在政治上有不少坚持,立场坚定,默默为香港付出。这一代的政治人物,均将人民利益放于首位,我见证着他们无私奉献,从不计较,深受感动。何俊仁曾说,许多人觉得政治很黑暗,他却认为“如果你觉得黑暗,不参与才真正令政治变得更黑暗,所以呼吁有想法、有承担的年轻人,如果希望社会变得更好,一定要起而从政”。也因为这份感动,我决定加入民主党,走上从政之路。

从政不可放弃原则

为了参与政治,我决定由区政做起。虽然现时香港的区议会多属咨询架构,但政府的政策,还是无法逃避地区咨询,从地区上监察政府如何使用公帑、更改土地用途等议题,一样重要,正在不知不觉间影响市民的生活,议会仍有其存在价值,区议员最重要也是在监察政府,为市民发声。我不知道我的声音有多大,但我知道,我的声音是为市民而发。去年11月区议会选举,我有幸胜出,成为区议员,前辈的教导及自己为何选择从政的原因,无论何时,我都会铭记,“以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无论高墙是多么正确,鸡蛋是多么地错误,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注:出自日本知名小说家村上春树获颁耶路撒冷文学奖时的演说。)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