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精神错乱”的美欧日央行

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这些央行的政策一错再错

据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曾给“精神错乱”(insanity)下了个定义: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做同一件事,却期待出现不同的结果。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各大央行从未改变过自己的思路,用它们的实际行动证明了爱因斯坦的正确。

许多市场人士担心各大央行为了推动全球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即将耗光弹药。其实不然。日本央行(BoJ)采取了负利率政策,欧洲央行(ECB)扩大了量化宽松(QE)计划,美联储(Fed)决定延缓美元利率正常化,这一切都表明政策制定者仍有充足的火力。

所以,问题并不是各央行做得还不够,而是它们的政策是错的,而且这些错误的政策阻碍了全球经济恢复平衡。投资者尤其应该担心的是,政策制定者们没能从2008-09年危机后全球经济的欠佳表现中学到以下三大教训。

首先,如果一个经济体已经债台高筑,解决之道不是往上面堆积更多债务。因此欧洲央行向欧元区银行付息以鼓励它们增加放贷的做法——根据其新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是失策之举。欧洲央行在量化宽松上是正确的,但同时应利用其身为欧元区银行监督者所获得的新权力,推动坏账加速核销。意大利银行贷款有近20%为不良贷款。到目前为止,欧洲央行一直指望量化宽松通过削弱欧元来发挥作用。它应该改变策略,利用量化宽松来争取时间,以清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

其次,当全球消费需求因过度储蓄而疲软时,竞争性贬值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好处,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日本央行已为这场汇率大战布下重兵。作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的经济战略,安倍经济学(Abenomics)的初衷是要打出货币宽松、财政刺激和结构改革的组合拳。结果过去两年这一战略却造成日元贬值。单从这一点来判断,安倍经济学或许算得上成功——由于日本央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日元被严重低估,交易员正在争相吸纳日元。

但实际上日本央行的政策就像欧洲央行的一样考虑欠妥。日本最大的经济失衡在于过多的收入流向企业,而企业则坐守金山,既不投资也不返回给股东。日元贬值令这一问题更加严重。汇率贬值通过提高出口收入,推升进口价格,将更多家庭收入转移到企业部门。因此,对于近期日元的回升,日本央行应予以欢迎。

不幸的是,该央行等了太久,以致做不了正确的事情。对日本来说,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金融危机是否会发生,而是金融危机何时会发生。对于一个奋力应对物价下滑的经济体而言,尽管听上去不大可能,但这场危机会以通胀的形式出现。当日本的银行没有了可以卖给日本央行的政府债券、从而迫使央行增加从保险公司和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购买资产的时候,就是危机爆发之时。其结果是广义货币快速扩张,与实体经济增长不匹配。这会让国内投资者感到不安,促使资金向美国国债和其他海外资产转移,从而压低日元。如果危机在未来一两年到来,以世界其他地方的疲弱状况,将无法承受冲击。

第三,危机后的缓慢增长表明,从长远来看,对过去的过度行为进行短暂、有力的调整和清理比旷日持久地试图维持经济现状要好。美联储本应该坚持在2016年加息4次的计划,而不是担忧加息可能损及世界其他地区,或者资产市场可能兴风作浪。积极的国内经济趋势,尤其是强劲的就业市场会证明更高的借贷成本是合理的,这样的乐观讯息会给美国消费者注入信心,使他们愿意把因为油价下降而省下来的钱花出去。

简而言之,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和美联储在本月错失了一个进行亟需的路径修正的绝佳机会。结果是,欧元区和日本依然脆弱,美国也没有最大化利用大有改善的经济基本面,因此全球经济依然极为不平衡,这很危险。今年世界或许又能勉强对付过去,但各大央行未能消除可能使2017年成为灾难性的一年的风险。

本文作者是朗伯德街研究(Lombard Street Research)首席经济学家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