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格罗夫

重温安迪•格罗夫的“硅谷精神”

FT专栏作家加普:安迪•格罗夫让“战略转折点”概念流行开来。他的理念提醒着每家硅谷企业:咫尺之遥就有对手虎视眈眈,因此唯有永不松懈、永不停下发展的步伐。

与其说硅谷是一个地名,不如说它代表着一种精神。它并非一道单一的峡谷——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矗立在帕罗奥图(Palo Alto)、库比蒂诺(Cupertino)和芒廷维尤(Mountain View)周围的山丘并不具有构成峡谷的高度。自从飞兆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摩托罗拉(Motorola)、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英特尔(Intel)之类的公司崛起以来,硅谷如今的主要产业也不再依托于硅这种生产半导体的原材料。

硅谷不懈创新的精神从以下事实中可见一斑:谷歌(Google,现为Alphabet旗下子公司)和Facebook都已是硅谷最知名的公司。它们都不属于硅行业。谷歌1998年才创立,而更为“年轻”的Facebook,是2004年由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其朋友们在位于美国另一端的哈佛大学的宿舍里创立的。

硅谷历史上一个影响深远的时刻出现在1985年,彼时英特尔徘徊在安迪•格罗夫(Andy Grove)——两位创始人罗伯特•诺伊斯(Robert Noyce)和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手下的首席雇员——所称的“死亡之谷”,他的意思是指一家公司被对手打败的时期。格罗夫后来成为英特尔的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他于3月21日辞世,享年79岁。

“我望着窗外远处大美洲主题公园里旋转着的摩天轮,转向戈登(时任英特尔首席执行官)问‘如果我们下台了,公司再任命一个新CEO,你觉得他会怎么办?’” 格罗夫在他1996年出版的有关管理的书《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中这样写道。

“戈登不假思索地回答,‘他会放弃存储器业务(存储芯片是英特尔的立命之本,而当时市场却已是日本厂商的天下)。’我呆呆地注视着他,然后说,‘那我们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书名本身即明白表达出格罗夫意欲传达的信条。与戴维•帕卡德(David Packard)所著讲述惠普公司立世哲学的《惠普之道》(The HP Way)一样,这本书也蕴含着硅谷管理哲学的精髓。

惠普在硅谷首创了宽松的、参与式的组织文化,而英特尔则代表着硅谷公司身上那种强烈、不懈的竞争意识。格罗夫使“战略转折点”的概念流行开来,这是指企业发展历程中“其根基将要发生改变”的时点。正因咫尺之遥就有人对你虎视眈眈,企业唯有永不松懈、永不停下发展的步伐。

雅虎,一家成立于互联网时代的公司,目前就处于死亡之谷。现任CEO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为谷歌前高管,她试图化解雅虎的战略窘境而未能成功。积极型对冲基金斯塔博德(Starboard Value)近日要求撤换雅虎整个董事会。

相反,Facebook就干得非常漂亮,其在全球有16亿个月活跃用户,凭借在互联网和移动客户端上的广告优势,去年Facebook实现了接近180亿美元的收入。在社交网络领域,Facebook的地位相当于20世纪90年代微处理器领域的英特尔:绝对统治。Facebook位于帕罗奥图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外围的园区总部,明显借鉴了惠普。一条沃尔特•迪士尼(Walt Disney)风格的栈道经过主楼旁,员工们可以在栈道上散步晒太阳,从餐车上取冰淇淋和食品,再骑车去上班。其建筑的设计者为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即毕尔巴鄂古根汉美术馆(Museo Guggenheim Bilbao)的建筑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