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产业政策大讨论:产业政策、宏观政策与制度变革

唐世平:中国经济增长需要宏观政策、制度基础和产业政策的共同支撑,对此应有清醒认识,不能厚此薄彼。

【编者按】张维迎林毅夫产业政策之争举国关注,令人回想起两年前由杨小凯追思会引发的大讨论。(参见《杨小凯专题》)这场争论不仅关于学术,也关于当下,更关于中国经济向何处去。FT中文网近期组织专题讨论,期待理性争鸣。编辑事宜,联系徐瑾jin.xu@ftchinese.com

林毅夫和张维迎关于产业政策的辩论对于走到关键节点的中国经济是非常必要的。由此引出的许多思想碰撞对于中国决策者在未来几年内的决策确实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次辩论所引出的重要话题和思想确实有可能决定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是否能够相对平稳地持续,还是遭遇重大挫折。

但是,在这场辩论中,参与者很多时候其实是在各说各话,并没有真正的对话。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三个不同但又紧密相连的大问题经常是被混在一起讨论。本文试图澄清这三个大问题之间的相互联系和不同,以期为更加深入的讨论提供一个对话的平台,并减少学界和政界对这三个大问题之间的区别以及相互联系的种种误读。这三个不同但又相互联系的大问题是:产业政策、宏观(经济)政策,以及制度变革。

三大问题:区别与联系

这三者之间的区别先可以用一个表格来简洁地展示(表中的“水平”和“垂直”是指某一类政策的影响的维度)

比如,某些产业的产能过剩只是产业问题。因此,去产能只是一个产业政策水平上的问题,不是一个宏观经济政策的问题。而中国目前是需要紧缩政府投资,还是继续通过增加政府投资来拉动经济,这是个宏观经济政策问题。最后,中国的长期经济增长是要更依赖民营经济还是继续“做大做强”国有企业,这是个制度问题。

但是,这三个大问题确实并不是相互独立的,而是有着紧密联系的。

首先,产业政策的成败确实受制于宏观经济政策和制度约束。相比来说,宏观经济政策和制度变革则较少受制于产业政策。

其次,宏观经济政策受制于制度体系。比如,因为中国的特定制度安排,中央政府压缩政府主导投资的实际效果经常会大打折扣。

最后,制度变革肯定是决定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最核心基础。

而因为对上述三个大问题之间的区别和联系没有明晰的认识,多位参与林毅夫与张维迎关于产业政策的辩论人士都是各说各话。

比如,张维迎对产业政策的全盘否定基本上是从制度变革为出发点的。他认为,中国经济的主要瓶颈是计划经济思维,而他将产业政策等同于计划经济。这等于是混淆了制度变革和产业政策。

而在一篇非常有见地的文章中,路风主要是从批评当前的宏观经济政策为切入点来批评某些对产业政策的质疑。他关于要坚持资本投入的讨论避开了资本投入是否主要由政府主导还是由民间资本主导(且不说政府是否还有足够的财力继续)这个核心问题。此外,他也完全没有涉及中国经济增长所面临的制度约束。

林毅夫则基本只聚焦于产业政策,几乎完全避开宏观经济政策和制度变革。这样的讨论尽管有益,但是却不能解决中国经济面临的诸多深层次问题。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