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俄罗斯

寡头能拯救俄罗斯吗?

巴特勒:面对俄罗斯的困境,当年扶持叶利钦上台的寡头也许需要再次干预政治,既维护自身利益,也拯救国家。

20年前,一小群俄罗斯商人拯救了这个国家,使之避免回到共产党统治。在总统选举中,身体和政治上虚弱的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差点被根纳季•久加诺夫(Gennady Zyuganov,俄罗斯联邦共产党领导人——译者注)打败。在第一轮投票中,叶利钦领先3个百分点。在第二轮决定性的投票中,寡头们提供的资金和组织使他领先了逾13个百分点。如今,在非常不同的时代背景下,寡头们或许需要再次干预。

俄罗斯目前正处于危险之中。实际收入在短短一年里下滑了10%。卢布下跌了37%;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数据,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缩水3.7%。家庭收入和投资急剧下滑。这种趋势延续到了2016年。忘了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狠话以及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军事活动吧。昔日的超级大国现在成了衰落之国。

过去两年,很多国家都遭受了能源价格下跌的影响,但是没有几个国家比俄罗斯受到的打击更严重。原因在于它对石油和天然气部门压倒性的依赖,来自该部门的财政收入支撑了国家预算的一半。除油价下滑的影响外,天然气销售规模缩减和价格下跌如同雪上加霜。欧洲是俄罗斯主要的出口市场,天然气需求下滑(过去十年减少了20%)再加上全球范围供应过剩,使得过去三年天然气价格下降了65%。

除这些外部因素外,还有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遭到的孤立和制裁。此类措施或许并没有促使克里姆林宫重审政策,但是它们对俄罗斯经济造成了日益消极的影响。新的外来投资极少,而在俄罗斯亟需的新技术领域完全不存在。已经落地的跨国企业保持低姿态,企盼形势会有所改变。但是它们不急于加大投资。

在油价和天然气价格相对坚挺的帮助下,在过去17年的大部分时间掌握大权的普京,如今只能依赖于危险的民族主义言论、以及把西方(特别是美国)列为便利的敌对力量的决心。在叙利亚延续毫无必要的恶性冲突没有实际作用。俄罗斯的利益——包括其在叙利亚地中海海岸的海军基地——可以在和平协议的条款下轻松得到保护。但是普京需要延续叙利亚的冲突来坐稳自己的权力宝座。

寡头们为何要冒险迫使克里姆林宫换人?答案是为了自身利益——就像1996年一样。随着俄罗斯经济下滑,一些寡头已经遭受了大量财富损失。尽管多数寡头成功地把家人和大部分资本转移至伦敦或巴黎,但是很多人在俄罗斯仍然拥有大量的实体和经济资产。这些资产容易受到经济信心崩塌的影响,也可能会被走投无路的政府没收。一些人甚至担心莫斯科方面的触角会伸向境外,强迫他们返还已经转移的一部分资金。

很多寡头还有名誉上的顾虑。身为俄罗斯人的标签无助于得到信任或热情接受。来自俄罗斯的投资已经吃了一些闭门羹。在美国总统竞选第二场辩论中,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谈到了寻找更多手段强迫莫斯科改变的必要性。这些手段的性质只可能是经济的,它们会直接影响寡头及其商业利益,在极端情况下还包括他们在美国自由旅行的权利。就像美国“强盗资本家”在19世纪末学到的那样,一旦你赚了钱——无论以何种方式——你就会对维护法治有强烈兴趣,以保护你的资产。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