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雾霾

北京再遇严重雾霾

近几周的污染重新引发疑问:今年早些时候看到的空气改善是由于经济因素,还是源于自上而下的政令?

给北京带来坏名声的雾霾上周日卷土重来,尽管周边城市采取了大刀阔斧的措施来减少中国北方冬季的持续污染。

重度雾霾已成为执政的共产党的政治责任,并推动中国参与巴黎气候变化协定,限制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的排放。

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发布的空气监测指数上周六晚突破600点,这个水平通常被称为“糟糕得令人发疯”,因为指数设计师最初认为该市的污染不可能超过500点。自2010年首次使用这个表述以来,该指数已在多个冬季突破这一水平,迫使美国使馆改用比较冷静的“危险”一词。

北京英国学校(British School of Beijing)取消了一个圣诞活动,即使这个活动安排在室内举行。空气污染已经成为旅居北京的外国人如此在意的问题,以至于国际学校在室内空气质量上展开竞争。

最新的雾霾是在有关部门已经采取一揽子不惜一切代价的措施的背景下降临的。北京新市长蔡奇最近放宽了该市2020年的改善空气质量目标,此前他的前任曾开玩笑说,要是实现不了2017年空气治理目标就提头来见。现在看来2017年的目标不太可能实现。

“主要原因是周围省份的污染转移,由于走回头路的刺激政策,那些省份的钢铁和其他重工业活动有所复苏,”为绿色和平(Greenpeace)追踪中国空气污染的柳力(Lauri Myllyvirta)表示。

环绕北京的工业大省河北境内的各个城市正忙于回应。河北省会、今年被点名为华北平原“污染最严重城市”的石家庄,上月勒令所有钢铁和水泥厂关闭,并限制其他工厂的运营。至少有三家公开上市的制药厂宣布它们将暂时停产。

2015年被评为雾霾最严重城市的工业重镇保定,已命令所有汽车只能隔天上路,这使市民们愤怒。

过去几个星期的污染已重新点燃这样一个问题:今年早些时候看到的空气改善是由于经济因素,还是源于北京发出的自上而下的政令?

自9月以来污染突然加剧之前,北京市民度过了一个异常清新的春天和夏天。距离北京不远的中国钢铁工业中心唐山的钢铁厂在今年春天关闭,以便为一个园艺展览保障清新空气。其结果是长江流域的钢铁厂加大马力生产,而上海的雾霾出现相应增加。

从8月份开始煤炭价格大幅上涨,经济活动恢复元气使得许多此前暂时关闭的工厂重新开工。

与此同时,一个异常潮湿的秋天和东部海域的低气压天气系统将南方钢铁厂排放的污染物推回华北平原。

张祺(Archie Zhang)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