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2016美国大选

特朗普重用军人引起警惕

特朗普任用多名军人引发人们对新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警告,这可能让军方变得更加政治化、政策变得更加军事化。

作为一个曾自诩“比将军们还了解”伊斯兰国(ISIS)的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似乎渴望得到军方人士的意见。

他可能提名约翰•凯利(John Kelly)执掌国土安全部(DHS),这将是他为自己的国家安全团队选择的第三位退役将军。之前他已选了“疯狗”(Mad Dog)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担任国防部长、有争议的情报官员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担任国家安全顾问。

他还提名西点军校(West Point)毕业的退役陆军上尉麦克•庞贝(Mike Pompeo)执掌中央情报局(CIA),并且正在考虑让退役将军戴维•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担任国务卿,让国家安全局(NSA)局长、海军上将迈克尔•罗杰斯(Admiral Michael Rogers)担任国家情报总监(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掌管美国的整个情报体系。

特朗普对军方人物的倚重,引发了许多人士对其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的警告——军方可能变得更加政治化,而政府政策可能变得更加军事化。

在国会,共和党议员已经在为促成一项豁免条款、使马蒂斯能够出任国防部长铺路子。根据一条实行了几十年的法律,军官必须退役满7年后才能被任命为国防部长,这是为了确保文官对军队的控制。一些民主党议员希望阻止任何试图绕过这条法律的努力。

批评者中最疾言厉色的当数肯尼斯•罗思(Kenneth Roth),这位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执行主任在Twitter上警告称,这个内阁“开始像军政府了”。但很多人的确认为这些任命可能削弱把文官和军方分隔开所必需的政治缓冲区。

“很多将军脱颖而出,这是因为他们能够做的事不同寻常,”退役军官、在华盛顿的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任职的菲利普•卡特(Phillip Carter)称,“但有一个危险是,这种安排会使得处理不同政策问题的方式变得军事化。”

考虑到军队是美国最受尊敬的机构,如此多的将军进入特朗普政府或许并不令人意外。美国选民对15年来自己国家所参与的战争表现出憎恨情绪,但是他们崇拜那些曾经参战的老兵。

特朗普曾就读纽约军事学院(New York Military Academy),在竞选期间,他一方面对乔治•巴顿(George S. Patton)、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等已故将军崇拜不已,一方面又对当今的指挥官们大加抨击,说他们是废柴。

在内阁中任命众多军方人物,第一个风险是会对现役军人造成影响。一些指挥官谋求退役后进入新政府中担任高级职位,他们在提出建议时,可能会不由自主地迎合政治人物的观点,以博取对方好感。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邓普西(Martin Dempsey)在今年夏天对退役军官日益参与政治活动的情况发出警告,其中包括弗林和当时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前海军陆战队上将约翰•艾伦(John Allen)。

“我担心……快退役的谋求政治职位的军人,”科里•斯卡克(Kori Schake)表示,这位斯坦福大学的学者与马蒂斯将军合著了一本有关文武关系的书。

第二个潜在问题是,在将军们占据重要地位的特朗普政府,军事途径可能被视为很多问题的解决办法,其他解决办法可能被忽视。在军事预算远超其他政府部门的情况下,在危机中以五角大楼马首是瞻的倾向可能变得更加突出。把负责边境安全及一系列其他国内安全问题的国土安全部交给一位退役将军来执掌,其中的象征意义让一些人感到不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