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顾随大师的蜕变

老愚:顾随本是一位纯粹文人,沉浸于自己的精神世界而自喜。他不意被卷入革命洪流,急速完成了世界观的转变。

顾随先生,六十四岁病逝,时为1960年。三十年后,因学生叶嘉莹课堂笔记而闻名遐迩,其学生、红学家周汝昌称其为“真正的诗人”、“深邃的学者”、“极出色的大师级的哲人巨匠”。在他百年诞辰前夕(2006年),中华书局曾出版了一本《顾随年谱》,有人在序言里赞顾随“甘于边缘、安于寂寞的一生,是现代知识分子‘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生动写照”。浏览完此书,我的感受却是,先生若寿终于1949年,此说成立。

1952年,顾随为迎合毛泽东的简化字运动,提出了自己的汉字发展观:“简体乃汉字发展史上之正统,因其为大众的、人民的、亦即民主的。若楷字,乃是封建的,贵族的,专制的,即反民主的。凡据楷书以驳简体字者,皆胡说也。”此时的顾随,运用阶级斗争观念已经得心应手,革命的逻辑便是他的逻辑,他这些自以为是的见解,皆奉旨硬造之物。

以文学教育名世的顾随先生,尤以诗词鉴赏著称,其弟子叶嘉莹赞曰:“讲课纯以感发为主,全任神行,一空依傍。”他谈文学可谓知人:“文学是自我中心,由自我中心至自我扩大至自我消灭,这就是美,这就是诗。”“一切文学的创作皆是‘心的探讨’。”而在1953年,五十七岁的他,却如此赞美几本官方意识形态宣教品:“《真正的人》《绞刑架下的报告》及新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真乃震古烁今、发人意气之作也。”由欣赏真性情的人性作品一变而为激赏教人做革命螺丝钉的教材,其中的逻辑令人费解。

被张中行称为“‘半是儒家半释家’,真挚是儒,超脱是释”的顾随,早年服膺释家:“初祖西来,禅宗崛起,直指本心,不立文字,其曲弥高,其和弥寡。”他还精辟地论述了禅即创造的道理。然而,到了1953年,他对释迦摩尼与马克思竟做出了如下比较:“人生人世之矛盾,古圣先贤皆已见及于此。而认识得最清楚、斗争得最出力者,当为释迦摩尼氏。其对于矛盾之理论,精湛处几与马克思齐肩。然其结论为唯心,为悲观,此与马克思之为唯物、为乐观者,乃大异其趣,所以不行也。”结语轻佻而决绝,令人诧异。

此种变化,其来有自。

1949年政权易帜之际,他五十三岁,正当知天命之时。

北平和平易手,顾随的命运随之而变:他被选入辅仁大学中国教员会,成为二十五名执行委员之一;他受邀参加当局召集的文化名流聚会,虔诚而兴奋地投入革命队伍。

他在日记里记录自己阅读革命书籍的情形:

购买《解放区教育论文集》“拟令之惠作参考也”;

购买《整风文献》,“其中有毛主席《反对党八股》一文,实为精警”;

购买艾思奇《大众哲学》;

借《解放区短篇小说集》一册,“其中有数篇颇刚健朴素,不谓之进步不可也”;

阅《精神分析学》与《辩证唯物论》,颇觉开卷有益;

读卡达耶夫《团队之子》;

他这样评价斯大林文化专制政策总管日丹诺夫的《苏联哲学问题》:“文笔明晰,思想正确。”

他称《斯大林传》:“说理之明晰与夫笔下感情色彩之鲜明,尤使人读之不忍释卷也。”还称此书与《苏联哲学问题》“真乃启蒙之书,此后宜时时浏览,以期深解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