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革命创伤:亚妮父辈的苦难史

老愚:亚妮父母因革命浪潮相识相爱,但文化大革命让他们备受折磨,最终沦为革命的敌人,过着政治贱民的日子。

【编者按】本文是老愚上期专栏《<女儿亚妮>:一个简单的奇女子》一文的续篇。题图为亚妮父母结婚证,由本文作者老愚提供。

亚妮为她父亲遗稿《女儿亚妮》一书所写的序言,讲述的是革命父辈的人生故事,有近两万字,并配有多幅珍贵的老照片。

她从母亲嘴里了解到的这段私人史,因其真实可信,可以供读者了解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社会状况,就显得弥足珍贵。她父母能从那样的时代挺过来,并享有安适的晚年,真是个奇迹。那代革命者大都经历了如此悲惨的生命历程,他们那颗屡次被摧残的心,或许到死都难以平静。

她的父母因中共掀起的革命浪潮而相识相爱,并最终结为夫妻。他们积极投身革命,革命也给了他们丰厚的回报:带花园的洋房,有保姆的生活,以及与职位相应的政治待遇。最重要的是,他们感觉自己是新中国的主人。春天易逝,转眼便是难熬的苦夏。接踵而至的革命运动,尤其是持续多年的文化大革命,让他们备受折磨,最终沦为革命的敌人,过着政治贱民的日子。风高浪急,但两人相濡以沫,勉力度过了艰难、漫长的岁月。

身陷囹圄的何守先身患绝症,只能靠中药维系生命。忠贞的妻子不离不弃,悉心照顾,坚韧的意志,达观的性格,他最终活了八十四岁,妻子王水花至今身体硬朗。亚妮写道:“父亲要走了,她几天几夜泪不能止,我听见她对我哥哥说:‘我天天拉着他的手,我天天给他准备药,到那头谁照顾他……’父亲要走了,她还拉着父亲的手,‘如果有来世,我们还是一家人啊。’我拉过母亲的手,帮她擦去满脸的泪:‘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还做你们的女儿!’”

我们不妨解析一下这一对革命夫妻的人生。

他们出身皆为富家,何守先出生在浙西南山区一个家境殷实的富农家庭,祖父是满清秀才;王水花的父亲是木匠,手艺无人能及,家境富庶。

他之所以参加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与其父亲的革命倾向有关。抗战时期,他父亲身为国民政府乡长,“暗地里却变卖地产,给共产党武装输送枪支和物资”。初中毕业时,何守先已是响当当的“秀才相”了,当他考上萧山湘湖师范后,接触到中共地下党外围组织,加之阅读了大量新文艺书籍,尤其是巴金、曹禺等鼓动反抗与叛逆的作家作品,革命的热情就此被激发起来。一个温文尔雅、多才多艺的少年,骤然成为鼓动学生闹事的捣蛋生,他还公然在墙报上写文章谩骂国民政府,即将被学校开除,走投无路之际,在中共地下党接应下,他投奔新四军三五支队,成为职业革命者。这几乎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被民主、自由之类口号感召的激进青年,毅然决然抛弃自己的出身,加入到摧毁合法政府的洪流中,他们尽情享受着破坏旧世界的快感,却懒得辨析即将到来的新世界的面目:毁坏人性伦理的革命,终究会把中国带向何方?倾情参加的革命,将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人生?

没有革命,王水花就不会认识何守先。她的哥哥因参加三五支队被枪杀,家境由此败落,她被迫去宁波资本家开设的纱厂打工。她聪明、善良、勤快,即将被提拔为工头,穿上红边围裙,此时,宁波落入解放军手里,何守先以军代表的身份进驻纱厂,就这样,两个人相遇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