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旅游

春节酒店价格暴涨合理吗?

周健:春节酒店价格暴涨并没有带来服务水平的提高,反而增加了很多低收入人群“小长假”外出旅游的经济负担。

今年春节,我去了一趟西昌。没有选择初二出门,而是相对人少的初四,从成都出发。网上搜,无房可定。找熟悉西昌的朋友帮忙,告诉我们股东内部价,一个标间1500元,而平时是450元。

面对这样的情形,相信有不少人和我一样心里不爽。不爽并非心疼多花了钱,而是愤怒这些人就是借“春节出游”在“敲竹杠”,人被迫去接受一件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情,心里的感受和被强暴并无二致。

出发之前,我曾询问一个老导游:“去西昌,住哪里比较合适?”

她气不打一处地说:“哪里都不合适,房价都要翻几倍,去凑什么热闹?”

中国有很多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看着都觉得不合适,但却鲜有人站出来说出自己的看法。德国人卢安克说:中国人喜欢做“成功”的事情,而对自己喜欢的、和有密切关系的事情,总爱用“没办法”来推脱责任。

如何去西昌,我想了个折衷的办法,从成都出发,第一天,走一半路程,住在石棉县,希望酒店的房价能够公道点。400多元定的房间,到了后发现是一个路边店。离开的时候老板说,平时多过来玩,只收100元左右,还含早餐。

和酒店的人聊天,有人说,淡季的时候,游客少,旺季不涨价,我们就活不下来;也有人说,现在是市场经济,价格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订房的人多,我们就涨价,订房的人少我们就降价,这有什么错?

“小长假”刚开始的时候,对于“假期酒店涨价”,不少人都表达过自己的愤怒。当时有不少经济学家出来辩护说:“假期涨价”是市场供需关系决定的价格,酒店的行为不算价格欺诈,与贪婪也没有半点关系。“小长假”酒店房间价格暴涨,确实让人不舒服,特别是对那些平时没有机会出游的工薪阶层而言,简直就是“灾难”。但是,这些经济学家认为:“通过价格的提高,可以刺激酒店提供更好的服务,促进酒店服务业的发展。”

十多年的“小长假”过去了,酒店的服务水平和硬件设施并没有如这些经济学家所言有了提高,反而在“小长假”涨价期间,酒店的服务水平还比平时更低。由于信息的不对等,很多人并不知道酒店以前的价格,更不知道这个酒店以前的服务标准,当“小长假”期间,供应一方变得强势的时候,他们就对提供的一切都可以随意“缺斤短两”。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小长假”并非是一个自由的市场运行结果,而是一个行政设计的“群体消费”行为。

在正常的市场经济中,酒店价格高的时候,消费者可以选择酒店价格低的时候出行,这才是真正根据价格来决定供求关系。而“小长假”是通过行政命令设计出来的“群体消费”,消费者被迫在“小长假”中购买高价格的酒店服务,而没有选择的自由。离开这个时间段,很多消费者根本没有出行的机会,更谈不上去酒店订房。

“小长假”期间酒店价格暴涨并不是在自由市场经济中由“供求关系”决定价格,而是酒店利用行政设计的“群体消费”随意定价的结果。本来政府有责任通过法律法规来管制这种随意涨价行为,然而政府却更多地在考虑如何让社会公众消费,增加GDP,增加财税收入,而缺少对弱势群体利益的考量。从社会公平公正的角度看,政府的强力介入,并非是对市场经济的破坏,而恰好是对行政设计下的“群体消费窗口”造成的市场供求关系扭曲的矫正,以保护低收入人群在“小长假”期间外出旅游的权利。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