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10日 07:22 AM
春节酒店价格暴涨合理吗?

今年春节,我去了一趟西昌。没有选择初二出门,而是相对人少的初四,从成都出发。网上搜,无房可定。找熟悉西昌的朋友帮忙,告诉我们股东内部价,一个标间1500元,而平时是450元。

面对这样的情形,相信有不少人和我一样心里不爽。不爽并非心疼多花了钱,而是愤怒这些人就是借“春节出游”在“敲竹杠”,人被迫去接受一件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情,心里的感受和被强暴并无二致。

出发之前,我曾询问一个老导游:“去西昌,住哪里比较合适?”

她气不打一处地说:“哪里都不合适,房价都要翻几倍,去凑什么热闹?”

中国有很多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看着都觉得不合适,但却鲜有人站出来说出自己的看法。德国人卢安克说:中国人喜欢做“成功”的事情,而对自己喜欢的、和有密切关系的事情,总爱用“没办法”来推脱责任。

如何去西昌,我想了个折衷的办法,从成都出发,第一天,走一半路程,住在石棉县,希望酒店的房价能够公道点。400多元定的房间,到了后发现是一个路边店。离开的时候老板说,平时多过来玩,只收100元左右,还含早餐。

和酒店的人聊天,有人说,淡季的时候,游客少,旺季不涨价,我们就活不下来;也有人说,现在是市场经济,价格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订房的人多,我们就涨价,订房的人少我们就降价,这有什么错?

“小长假”刚开始的时候,对于“假期酒店涨价”,不少人都表达过自己的愤怒。当时有不少经济学家出来辩护说:“假期涨价”是市场供需关系决定的价格,酒店的行为不算价格欺诈,与贪婪也没有半点关系。“小长假”酒店房间价格暴涨,确实让人不舒服,特别是对那些平时没有机会出游的工薪阶层而言,简直就是“灾难”。但是,这些经济学家认为:“通过价格的提高,可以刺激酒店提供更好的服务,促进酒店服务业的发展。”

十多年的“小长假”过去了,酒店的服务水平和硬件设施并没有如这些经济学家所言有了提高,反而在“小长假”涨价期间,酒店的服务水平还比平时更低。由于信息的不对等,很多人并不知道酒店以前的价格,更不知道这个酒店以前的服务标准,当“小长假”期间,供应一方变得强势的时候,他们就对提供的一切都可以随意“缺斤短两”。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小长假”并非是一个自由的市场运行结果,而是一个行政设计的“群体消费”行为。

在正常的市场经济中,酒店价格高的时候,消费者可以选择酒店价格低的时候出行,这才是真正根据价格来决定供求关系。而“小长假”是通过行政命令设计出来的“群体消费”,消费者被迫在“小长假”中购买高价格的酒店服务,而没有选择的自由。离开这个时间段,很多消费者根本没有出行的机会,更谈不上去酒店订房。

“小长假”期间酒店价格暴涨并不是在自由市场经济中由“供求关系”决定价格,而是酒店利用行政设计的“群体消费”随意定价的结果。本来政府有责任通过法律法规来管制这种随意涨价行为,然而政府却更多地在考虑如何让社会公众消费,增加GDP,增加财税收入,而缺少对弱势群体利益的考量。从社会公平公正的角度看,政府的强力介入,并非是对市场经济的破坏,而恰好是对行政设计下的“群体消费窗口”造成的市场供求关系扭曲的矫正,以保护低收入人群在“小长假”期间外出旅游的权利。

金钱可以解决市场供给的问题,但金钱很多时候不能解决社会公平公正的问题。对被扭曲了的社会供求关系的矫正,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该做的事情。在一个良善的社会中,政府的首要责任不是促进经济的繁荣,增加GDP的总量,而是应该从社会总体福利、公民自由和培育公民德性三个方面,去维护与促进社会公平公正。社会公平公正就像是一部道德宪章,是社会健康运营的基石。

政府是不是干预“小长假”期间酒店涨价的问题,实际上是对人与人之间是应该以诚相待还是尔虞我诈的表态。政府是不是去纠正“公共假期政策”给市场供求关系带来的扭曲,检验政府是否按照公平公正的原则去组织一个社会运转,履行其基本责任。

回望30多年的改革开放政策,当初起码有两个明确的目标:一,增加市场供给,提高社会的整体福利;二,促进个人的自由,让普通人有更多谋生机会,而是不是计划经济下,人们自由工作的权利、消费者对商品自由定价的权利都没有,而被强加了无奈的选择。

从这两个目标来看,“假期酒店”的价格提升并没有带来酒店服务水平的提高,反而增加了很多低收入人群“小长假”外出旅游的经济负担。对于有钱人而言,花费比平时高一倍的价格,春节小长假期间在海南岛住酒店,只是心里不悦而已;然而对与那些刚刚工作的年轻人或收入微薄的工薪阶层来说,价格的上涨就是逼迫他们放弃外出旅游的机会,而享受不到“小长假”带来的社会福利。毫无疑问,高价格的情形,对低收入者而言,就是一种痛苦和磨难。

过去,大家对“假期酒店”的愤怒更多是道德层面的反应,而没有考虑的社会总体福利和人们自由选择的权利。所以,当我们对那些趁机提高酒店房间价格的行为感到愤怒,并希望他们受到规诫时,很容易被人用“规则高于道德”的社会契约论来反对,我们认同,道德和愤怒都不能干涉法律。

对于呼吁政府通过法律法规来控制假期酒店价格暴涨,很多人反应并不积极。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洗脑”之下,很多人已经默认忽视社会道德的发展策略。他们相信,中国是一个不发达的国家,应当允许这样的“互害”交易存在。有的时候,他们甚至相信贪婪者的暴富,即允许一部分人通过不当手段富裕起来,可以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到经济活动中创造价值。先改变社会经济状态,扩大社会福利供给,再来补救社会结构与社会道德,这是他们心中的发展路径。

回望30年经济发展所以经历的一切,诸如对“笑贫不笑娼”这些说法进行道德讨论,我们的感受将是无限的尴尬。“小长假”作为一项刺激经济繁荣的政策,本身并不涉及到对社会公众好恶的判断。假设我们这个社会每个人都喜欢赚更多的钱,同样也会带来更多的消费。但是,如果赚钱和消费都不是个人自由的选择,而是在一种不合理的、无序的、肆行无忌的状态下进行的,那么,一个人对于被迫消费“假期高房价”的愤怒,就可能转化为他在自己熟悉的领域的另外一种形态的欺诈,比如我们常见的农民不吃打农药的菜,酒厂工人不敢喝自己勾兑的酒,这就是中国式的社会互害模式。

对于每一人都被国家“计划”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家,社会公众自主建立秩序的能力已经“后天”被废,只谈利益,没有道德,没有惩罚之下,很多时候彼此只能选择通过互害去争夺有限资源。我弄地沟油给你,你弄毒奶粉给他,他再用“苏丹红”害我,我再种毒蔬菜给你吃,你再修烂房子给他住,在没有社会道德约束的行为中,每个人都在想让自己占便宜,事实上,最后谁也占不了便宜。即便是一切都“特供”的“肉食者”,他们也会被这个“按下葫芦起了瓢”的社会搞得精疲力尽,苦不堪言,高呼“民风不纯,为官不易”。

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策略”之下,大家对“假期高房价”的熟视无睹,历经30年的发展。这一切,虽然改变了这个社会的福利供给,却也改变了这个社会对公平公正的认知,同时,他也让我们丧失了培育一个良好社会所依赖的德性——心态、性情和品质。

在任何一个自由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存在不同的价值观是合理的,没有人能正确判断什么事情是善,什么事情是恶。一个国家的法律的确不应介入社会道德问题,但是,对那些利用“行政政策”带来的优势强行涨价的行为,确有必要进行管制。

对“让一部分先富起来”和“假期酒店”的讨论,必然涉及到要发展还是要尊严的社会逻辑。这个棘手问题的具体表现是,人具备什么样的德性是值得尊重和奖励的?在致力于推动社会繁荣和自由的同时,我们必须要考虑社会的公平与公正。

时至今日,如果我们还不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那么就很容易陷入或者已经陷入到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描述的社会:“在这种社会中,人们相互之间再没有种姓、阶级、行会、家庭的任何联系,他们一心关注的只是自己的个人利益,他们只考虑自己,蜷缩于狭隘的个人主义之中,公益品德完全被窒息。专制制度非但不与这种倾向作斗争,反而使之畅行无阻;因为专制制度夺走了公民身上一切共同的感情,一切相互的需求,一切和睦相处的必要,一切共同行动的机会;专制制度用一堵墙把人们禁闭在私人生活中。”

我之所以选择这句话结尾,是因为公平公正涉及公民的德性和信念的选择,最终会影响到我们私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仅是我们,还包括我们后代的生活质量。

(注:作者是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曾用名“才让多吉”。作者微信公众号是crdj2277。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mail.com)

读者评论
xiajingjing1984 2017-02-14 01:39:51
two wrongs do not make one right
hzh045 2017-02-13 10:49:36
人为控制节日期间房价显然违背经济学基本原理,结果是节日前无房可订,因为人们会在第一时间秒杀低价房源,形成价格扭曲和资源错位分配。金融时报选稿水准在下降啊。
shihongguang 2017-02-12 22:04:10
主要是酒店业的商业理念太落后,盈利能力差,缺乏反向思维,比较好的做法足平时360天要盈利,节假日做营销不涨价来扩大影响力。
sue.su@outlook.com 2017-02-12 18:35:17
在国外旅游的时候,booking等网站上的价格也是逢假必涨,这样说太片面了,能整点有高度和客观的报道么
chubing465@hotmail.com 2017-02-12 13:07:09
这都能抱怨真是无语 全世界都知道欧美地区圣诞新年期间,暑假期间,酒店价格超级贵,出不起就别出门呗,居然还要政府强行调控酒店价格。还写篇长篇大论来博眼球,what a huge loser.
相关文章
中国经济型酒店的海外生意 一场尴尬的全家“春节游” 出境旅游成中国中产阶层春节“传统” 2017:“私人岛”旅游年
热门文章
1. 朝鲜发声回应争议政治事件 2. 中国学校为何向西方学习创造力教育? 3. 金正男尸检检出神经毒剂VX 4. 特朗普政府会“正常化”吗? 5. 莫迪的大胆废钞实验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