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智库

应对特朗普挑战,中国要有“力量自信”

吕祥:特朗普的行事方式给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都提出了极大的挑战,但中国在力量上有足够的自信来应对。

奥巴马时期老百姓看不到的问题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的讲话中引用的狄更斯的名言。如果现在问美国人这是一个好时代还是坏时代,70%的美国人会说这是最坏的时代。我们生活在一个矛盾的世界。我觉得其实矛盾恰恰是一个最好的机遇。世界所有事物是在矛盾中发展的,没有矛盾就不会发展。

2015年11月在美国考察期间我们预计特朗普上台的希望非常大,至少能赢得共和党初选。他当选的原因我简短做一点解释。奥巴马最近民调的支持率有60%,这是对卸任总统非常高的评价。很讽刺的是,这么高的评价没有给他的遗产带来任何影响。奥巴马从内政到外交不会给下届政府留下太多遗产,以下问题老百姓反而看不到。

第一是债务问题。奥巴马执政这些年,美国的国家债务整整增加了1倍,从10万亿增加到近20万亿,比小布什当年多出1倍。这个数字非常恐怖。稍微懂一点经济学的人都知道,美国基于债务的财政、基于债务的经济是绝对不可持续的。

第二是中产阶级收入下滑。虽然奥巴马时期失业率从9%多降到5%,下降了很多,但美国所谓“不充分就业”这个现象非常值得研究。

然后是新技术的发展和传统工业的矛盾。华尔街不能笼统地说,而应分两块。一块是巴菲特、布隆伯格华尔街硅谷联盟,另一块是仍然支持石油、煤炭、炼钢的特朗普代表的这批人。这次看到的最重要的矛盾就是传统工业集团和新技术集团的矛盾。硅谷所有代表人物这次都不支持特朗普。苹果公司传统上给共和党大会、民主党大会各捐100万美元,而这次只给民主党捐款,没有给共和党捐款,这种态度是很明显的。

还有在地区性上也是很恐怖的差异。选举图从东往西看,所谓蓝区就是两岸的星星点点,这个是非常明显的地区差异。

美国总统竞选的两个重要看点

这次竞选的最根本、最重要的看点有两点。第一是民主党的分化。民主党分为传统的自由派和进步主义。进步主义的代表是桑德斯。桑德斯的参选和进步主义对民主党是摧毁性的,他拉走了年轻人,这些年轻人未必支持特朗普,这是民主党赢下306票非常关键的因素。桑德斯这次竞选中没有提他之前一篇专访中提到的“阶级斗争”这个词汇,希望研究美国的人以后要重视到这个方面。桑德斯代表美国一个未来最大的潜流,现在还不是特朗普。

第二是在共和党方面要关注传统工业集团的集合。这次他们的合流是导致特朗普崛起并能够获胜的最重要的因素。这里有一个国内媒体没有太注意的因素——科氏集团(Koch Industries),我们对他们的重视还不够。

特朗普的政策核心可称为“供给侧释放”

特朗普的政策核心,套用我们“供给侧改革”的话,就叫“供给侧释放”,也就是要释放美国在供给侧的能力。这跟我们有点背道而驰。中国现在供给侧改革主要是限制产能和发展高新产业。特朗普认为美国工业能力被限制了,是释放工业产能的时候。释放的不仅是传统的制造业,包括大量的煤、页岩气和页岩油。美国试图做全国最大的页岩气出口国,这些都是供给侧的释放。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