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商学院

面向音乐家的MBA

亨利商学院从2012年起开办音乐MBA课程,向音乐及创意产业从业者传授商业技巧,专业课包括流媒体和艺术家版税。

鼓手巴瑞•范泽尔(Barry van Zyl)除了在舞台上为安妮•蓝妮克丝(Annie Lennox)、罗伯特•普兰特(Robert Plant)等明星敲击节奏外,余暇时通常为电视写配乐。不过在2016年一次巡演期间,范泽尔在业余时间埋头研读商业教科书,并为一篇有关企业战略的5000词论文写草稿。

在跟随约翰尼•克莱格乐队(Johnny Clegg Band)前往美国进行50场巡演之前,范泽尔参加了一个MBA课程。即使在毕业后,他依然叹服于自己竟然能将鼓槌和教学案例研究结合起来。他说:“作为一名艺术家,我知道我必须重塑自己,但我没想到这意味着上商学院。”

范泽尔是为数不多的念完亨利商学院(Henley Business School) MBA课程的演艺人员之一,该课程专为创意产业从业者设计。他从亨利商学院非洲校区负责人乔恩•福斯特-佩德利(Jon Foster-Pedley)那儿听说了这门课,乔恩曾向范泽尔提供约翰内斯堡校区的空间,让他筹办研讨会。

亨利商学院发现了一个商机:向音乐和创意产业从业者传授商业技巧,并于2012年推出了相关MBA课程。据亨利商学院院长约翰•博德(John Board)表示,该学院意识到课程安排必须灵活,因为像范泽尔这样的艺术家很难使自己的演出日程安排适合传统的课程表。

他说:“该行业由小型企业家主导,他们在发展业务的同时,很难挤出时间完成MBA课程。”

亨利商学院每年招收约40名MBA学员,其中有10人来自音乐和创意艺术领域。这些学员接受相关主题的额外培训,比如流媒体音乐和艺术家版税的经济学。

范泽尔在亨利商学院读了两年半,在前半段时间里,范泽尔没有将自己入读商学院这一秘密告诉演出伙伴和音乐界人脉。

他曾数次想要放弃。他说:“我不知道我给自己惹上了什么麻烦。”但随着他获得信心,他欣然接受了商业教育的传统好处,例如使用校友网络帮助自己成立Slaves to the Rhythm——一家为爱好音乐的高管设立的培训公司。

他现在教的那些商界人士对他感到很惊奇,他问了他们很多有关办公室工作的问题,而他们问了他很多有关音乐家生活的问题。

他说:“我分析、处理和管理数据的能力提高了,与人交谈时也有自信了,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约翰•古斯(Johann Gouws)在美国完成了亨利商学院的音乐MBA课程。他在完成课程之前迁居田纳西州,在面向乐器教学的专业出版公司Alfred Music找了份工作。

相较伦敦音乐界的同行,古斯的美国同事较多是MBA毕业生,但没有一人拥有专业资格。

Alfred去年被教育软件公司Peaksware收购后,古斯被提拔为国际销售副总裁,他认为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他的专业学习。

他说:“作为MBA课程的一部分,我曾写过关于流媒体服务及其对独立音乐家影响的文章。这有帮助。”

斯坦•德怀特(Stan Dwight)也是亨利商学院音乐MBA毕业生。他原本是英国音乐公司Chrysalis的财务总监,2011年该公司被BMG Rights Management收购后,他被裁员,随后他申请了该课程。

他在商学院就读期间承担了财务总监和顾问的工作以帮助支付学费,并在毕业后扩大了业务。德怀特更喜欢重回音乐出版界从事全职工作,但行业整合后就业机会比较有限。

并不是每个人都认为把目光收窄到一个行业——比如音乐——是个好主意。

巴维克•特里维迪(Bhavik Trivedi)的公司Critical Square每年为100多名学生提供商学院咨询,他表示对于那些寻求拓宽就业机会的人来说,专业化不应成为决定因素。

他说音乐行业就业机会有限,专注于该行业有“过度专业化”之嫌。他建议那些年近30、想要进入音乐行业的年轻人去学习普通MBA课程,然后到这个行业积累经验。

特里维迪表示,专业化可能对那些已经到了职业生涯中段、想转行到音乐产业工作的人有用。最重要的是,人们应该根据总体声誉来选择一所学校。

他说:“商学院最重要的是知名度,它将确保你跻身于下一轮升职候选者之列。”

译者/阮纹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